【得体】春日暖(2)

酥三:

纳妾风波(上)


纳妾风波(下)


屋里的烛火闪烁着,璎珞睁开眼,傅恒的声音隐约从窗外传来,冷静、克制,带着浓烈的,只有彼此明了的爱意。


见她醒了,琥珀迎上去,“少夫人要再吃些夜宵吗?我这就吩咐小厨房去做。”


“少爷他,外面散了吗?”璎珞起身,望着门口,唇色依旧苍白。


“外面早就散了,少夫人您不知道,少爷他今日在所有人面前维护您呢?”琥珀端着茶送了过来,面带笑意。


璎珞抿口茶,状若无意,“那少爷,去哪里了?”


“奴才不知,许是有什么事情还需要处理。”


“那我睡的时候,他进来过吗?”璎珞脸上的笑意淡了些,隐约明明有人在睡梦中掖她的被,琥珀却答,“少夫人,外面散了之后少爷就没进来过。您,您今日睡不安稳,奴才,奴才斗胆为少夫人整理了床铺。”琥珀跪着,头埋的深深的。


璎珞看着她,又羞又气,不知道眼睛应该看着何处,“既然今天他学那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那,那就让他今日去书房睡,不许进房。”


“奴才明白了。”


 


傅恒再去福晋房中的时候,夜还未深,福晋在灯下看着佛经,手上的佛珠不停的转着。她抬眼看着傅恒,“来啦?”说罢,对着他挥挥手,“知道啦,回去吧。”


说罢,服侍的嬷嬷从一旁穿出,手里端着一方印鉴,“这是你那边的私印,转交给璎珞吧。你那边的账目等璎珞生产之后再给她。”


傅恒突然不晓得说什么了,“额娘,璎珞她……”


福晋放下了手中的经文,抬头仔细看着傅恒,郑重的说,“她这样的性子,配得上我们富察家。告诉她,我很满意。”傅恒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福晋重新又捡起手边的经文,“走吧。”


傅恒呆呆的走了出去,丈二摸不着头脑。


嬷嬷低头笑,“福晋果然心疼少爷。”


“璎珞她,很对我的脾气。若有一日春和他也去了,富察家一门靠着白骨垒成的泼天富贵,就需要这样有血性的女主人。”


“那纳妾呢?”


“日子还长,不急啦。”


 


快就寝时,璎珞想了又想,抿了抿下唇,吩咐琥珀,“那个拦他时,也不用太尽力,他是少爷,若是真的不想睡书房,你只是个服侍的人,也不用太……”


琥珀忙忍住笑意,“奴才明白,奴才知道少夫人怜惜奴才,奴才一定不负少夫人所托,让少爷今日定然进不去这个门。”


抬起眼,只见璎珞的枕头已经飞了过来,“出去!”


琥珀笑着吹了灯,房间里一片漆黑,璎珞等了半晌,外面似乎传来交谈的声音,忙钻回被窝,闭上眼睛,装作熟睡的模样。


木门打开又关闭,蹑手蹑脚地有人走近,璎珞忙攥紧了拳头,突然听见了花盆底碰到东西的声响。她睁开眼,果然,是琥珀。


“少夫人,您还没睡吗?”


“少爷呢?被你拦的死死的啦?”嘴角撅着,眼睛瞪着琥珀,满脸的不高兴。


“没有没有,少爷回来时候问了少夫人,奴才就转述了一下少夫人的话,少爷也就没再说。”琥珀偷偷看着璎珞,只见璎珞咬着下唇,忙说“都怪奴婢,都怪奴婢。”


“不怪你,不怪你,怪我自己这张破嘴。”璎珞抓了一下头。


“那少夫人,要不奴才去叫少爷过来?”


“不必!睡觉!”璎珞转过身,躺下,猛的把被子拉过头,“哼!”


 


已经不知是第几次重复这样的梦魇,满天的大火从长春宫烧着,蔓延到了所有人的身上。皇后娘娘在火光中,化成一片纷飞的蝶,从紫禁城的城墙飞过,停在了延禧宫的宫门。


璎珞颤抖着,害怕着,仿佛宫门里有着令人畏惧的东西,恍惚间,有一双熟悉的手,扯着她,从噩梦中离开。


“少爷,您要不先松开少夫人的手,今天就歇在房间里吧,少夫人早就不生气了。”


傅恒的手被璎珞紧紧攥着,他不说话,轻轻回握,对着琥珀说,“给我搬个凳子吧,别吵醒了她。”


璎珞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床头只余下一方四角方凳,隐约带着傅恒的余温。


琥珀推门进来,见她对着凳子发呆,“少夫人昨日又梦魇了,少爷拉着您的手整整一夜呢,怕吵醒您,就坐在凳子上睡了一夜。”


“每次都这样吗?”璎珞看她。


“少夫人经常梦魇,以前每次梦魇的时候少爷都会拉着您的手,等您好了再睡,只不过您醒来就都不记得了。”


璎珞的手轻轻抚着那方四角凳,想象着昨晚的傅恒,“是吗?”,嘴角翘起,带着得意。


 


小夫妻的吵架传的忒快,不过半天,消息便插上翅膀,传进了长春宫。皇后娘娘摇了摇七阿哥的摇篮,抬手颁了一道旨意,分了两个方向,一个进了富察家,一个去了侍卫所。


侍卫所里,下朝的傅恒正滞着气,当职的海兰察闹他,“你看你这样,请回家一尊菩萨,可歹好好供着,小心啊,你家那尊菩萨拿你出气。”


傅恒把他往一边推推,“你别在我这边晃悠,我眼花。”


“你看看,还说不得了。不说吧,你自己委屈,说了你还心疼。啧啧,真麻烦,真麻烦,女人啊就是麻烦。”海兰察一边喝水,一边盯着傅恒的脸色,“要我说,你当年就应该离小宫女远远的,离她远远的,你现在就没那么多罪了。宫女和侍卫啊不要走的太近,这话没错没错。”


傅恒懒得理他,海兰察见他不回话,一屁股坐在桌边,右手凑到他的胸前,“喂,真生气啦?”说着,学着璎珞的语气,“少爷~您再这样板着脸,小心我拿刀刀戳你胸口哦。”


傅恒忙推开他的手,“你就是把胸口捧到明玉面前,让她拿刀戳个稀巴烂,她也未必肯看你一眼。”说罢,便往门口走。


“你你你!”见他离开,“你要去哪?”


“回!家!”伴着一声门响。


海兰察笑着坐回去,倒了一杯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明玉的声音,“给富察少爷请安,皇后娘娘请您到长春宫用午膳。”海兰察忙站起来想要开门,却见门板被傅恒的身子重重压住,怎么也推不开。


门外传来傅恒的声音,“多谢明玉姑娘,本来应该请姑娘进去喝杯茶的,可是海兰察侍卫刚刚才教训过我,侍卫和宫女应该保持些距离,免得瓜田李下,惹人生疑。”


“他真这样说?”明玉的语气里带着怒气,隐隐有一阵暴风雨。


身后的门板被踢的更凶,傅恒忙将门压的更狠,“海兰察他只是觉得女人麻烦了些,所以才有此言。有劳明玉姑娘带路了。”


说罢,往前大步一走,在门后使劲的海兰察一时没收住,猛地趴在地上,再抬头,明玉已经走远,留下气冲冲的背影。


富察傅恒,咱俩绝交!绝交!


 


长春宫的花开的正好,家宴便摆在了庭院中,傅恒坐在皇后娘娘的对面,一时无言。皇后娘娘看看他,“听说你和璎珞吵架了?”


“没有。”傅恒喝了一口茶。


“额娘也是好心办了坏事,你和璎珞不要生她的气。”


“臣弟知道。”傅恒的嘴巴绷得紧紧的。


“好啦,璎珞一会也会来,你们俩啊,好好吃顿饭,夫妻哪有隔夜仇。”看着弟弟愁眉不展,富察皇后笑笑。


不多时,璎珞的脑袋从长春宫的门口探了出来,还没收回去,就被守在一边的明玉敲了一下脑袋。“什么人,鬼鬼祟祟的!”璎珞忙捂住明玉的嘴,“你就不能小声点。”


说罢,看了一眼院子里的皇后娘娘和傅恒,轻轻的绕到傅恒的背后,对着皇后娘娘行了个礼。皇后娘娘见她又要使坏,配合的不说话,点了点头。


璎珞见状,悄悄的从背后窜出来,捂住傅恒的眼,“猜猜我是谁?”


傅恒犹豫了一下,轻轻扯下她的手,“皇后娘娘面前,不守规矩。”又板起了脸。璎珞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见他没有反应,对着皇后娘娘笑了笑,“璎珞给皇后娘娘请安。”


“好啦,肚子里有孩子还那么不安生,快坐下吧。”


“遵旨~”璎珞笑着,坐在皇后和傅恒之间,身子却紧紧贴着傅恒。


“吃吧,这是家宴,没有那么多规矩。璎珞你看,我让御膳房准备的都是你和傅恒喜欢的吃的,今天多吃点。”见着这两个孩子的置气样子,富察皇后却格外的好心情。


璎珞拉了拉傅恒的袖子,指着傅恒那边,“我想吃那个丸子。”傅恒看了她一眼,不肯动弹。璎珞见他这样,也没办法,消停了一会儿,又拉着他的袖子,另只手扶住自己的肚子,“他想吃丸子了~”


傅恒叹口气,没好气的往她碗里夹了好几个,“够了吧?”


璎珞狗腿地也往他的碗里分了一个,“你也吃,你也吃。”


见他俩这样,富察皇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璎珞在长春宫的时候,分明是个无所不能的小霸王,怎么到了富察家,竟然连筷子都不会用了。”


璎珞眨眨眼,“璎珞不敢欺瞒皇后娘娘,奴才在长春宫也是不怎么会用筷子的。”说着还要胡侃,傅恒忙把自己手里的丸子塞到她的嘴中。


璎珞冲着皇后娘娘笑笑,皇后娘娘摇摇头,对着她的脑袋点了一下“你呀。”


 


转眼就是分别的时候,璎珞拉着皇后娘娘的小手,怎么也不舍得分开,根本顾不得傅恒,傅恒见她不理他,脸色更加不好。皇后娘娘见到,轻轻的扯开璎珞的手,“好啦,该回去啦。”


看着璎珞的身影从门口出去,明玉冲着皇后娘娘笑,娘娘敲着她的脑袋,对着她说,“女大不中留,去吧。”明玉忙追了出去。


出了长春宫门,不过拐角,刚好遇见尔晴,熟悉的人,依旧是当日一同侍奉的模样,温柔体贴,八面玲珑,如今却成了令嫔,高高在上。明玉小声在璎珞耳边嘟囔“尔晴自承宠以来,都未曾踏入过这长春宫,如今竟过来了。仔细算算,皇上似乎好几个月都没传过她呢。”


“咦,你当时不是和她关系很好,怎么不赶快上去打声招呼。”璎珞看着不晓得什么时候跟了上来的明玉,冲着尔晴方向努努嘴。


明玉顺势把傅恒往旁边挤了挤,手挽上璎珞的手,“人家现在高高在上的,我一个小宫女可不敢造次。”璎珞看着傅恒更臭的脸,忙把明玉的手扯了下来,一本正经的说,“我现在可是堂堂一等公夫人,你一个小宫女可不能在我这里造次。”见她一脸嫌弃的模样,明玉哼了一声,又黏糊糊的挽了上来,“不,我就不。”


“本宫本想要进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但听说皇后娘娘正邀请富察大人用家宴,便不敢进去打扰,便在这里候着了。”尔晴冲着璎珞笑着,似是为自己解释。


璎珞忙松开明玉的手,跟在傅恒后面,“给令贵人请安。”再抬头,却见着尔晴目光闪烁,眼睛带着水汽,望着傅恒,含情脉脉。见她这样,璎珞本能往傅恒身边靠了靠,做出一副毫无嫌隙的姿态,手也贴的格外近。不料傅恒顺势抓了她的手,紧紧不肯松开。璎珞愣了一下,忙往外扯,却见他眼角悄悄弯起。


一路上,明玉依旧想挽着璎珞的手,却发现傅恒虽然没有动作,走路的时候却步步封住明玉的路,根本插不进璎珞身边。明玉扁扁嘴,强拉着璎珞,停了下来。璎珞看着她,又看看傅恒,“怎么啦?有什么话?”


明玉害羞的笑笑,顿了顿,“那个,那个,皇后娘娘说,再过两个月,你就快生产了,让我去富察府帮忙,等孩子满月再回来。”


见她害羞的样子,璎珞突然明白了什么,她笑着:”所以你非常高兴,迫不及待的要告诉我这个消息?好啦,我知道啦。“明玉忙说,”没有,不是。“


“那就是你不想过来,也不想离开皇后娘娘,所以让我去求皇后娘娘收回成命?”璎珞看着明玉跳脚的样子,非常开心。


“魏璎珞!都不是。这,这消息能不能你告诉他?”


“他?海兰察?你怎么不自己说?”璎珞好奇。


“女孩子自己说,总觉得有点不太矜持。”明玉低头。


“哈哈,我不要!”璎珞笑着往前走,明玉忙追上去,“你要,你要。”“不要,就不要。”傅恒在后面摇着头,不知道该怎么看着这两个小孩子。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傅恒一个人呆在书房,任璎珞一个人在房中休息。“长生,倒茶。”傅恒口渴,声音刚刚喊出,便有人将茶水奉上,傅恒尝了一口,忙吐了出来,“好烫。”


一抬头,就看见璎珞站在面前,一脸委屈不知所措。


“我忘记放凉了。”


“傅恒你别生气了。”


“你说说话,你不要不理我。”


“我错了,我不该以为你不信我的。”


傅恒依旧低着头处理文书,眼睛却愈发的亮,嘴角的笑意强撑不住,勾起弧度,隐隐地透着心满意足。


璎珞绕过书桌,强拉过他的手,不敢看他。“傅恒,我错了,我知道你很生气。”她犹豫了一下,小心的说,“但你能不能先抱抱我。”她抬头,迎上傅恒的眼,却见他笑着,撑开的双臂将她紧紧裹住,满室寂静,只余下璎珞的后半句话,“我好想你。”


傅恒拥她拥的更紧,我也是。


 

璎珞尝了一口给傅恒备的茶,温度正好,“富察傅恒,你又骗我!“


评论
热度(312)
  1. Yvonne.T酥三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