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璎·得体】墙头红杏(下)

及巳巳巳巳:

http://lynnwww.lofter.com/post/1dd6f87f_ef28770d这里是上篇
_(:3」∠)


ooc预警,文笔渣,渣得不行




【壹】




  今日的魏璎珞很奇怪。






  平常见了傅恒巴不得把爪子往他脸上划,还狡辩这叫撒娇,可偏偏傅恒喜欢璎珞得逞之后那副狡黠的小模样,拿小野猫没法儿。






  而现在两人坐在花园的亭子里,璎珞发上的步摇随风似银铃响,满脸像开了春似的,又红又绿。忽的压细了声音,说觉得以前在紫禁城里待他太疏远,太冷漠,太不近人情,现在要好好让夫君感受女儿家的温柔乡。






  这……这不正常。






  “傅恒,”璎珞眼睛飘忽不定,拿缀了花甸的指甲轻轻往面前人心口戳,“你心可悦我?”






  “璎珞,你若是有什么事,直说便——”






  傅康的脑袋从花丛后露出来了,好时机!






  富察傅恒后面的话都被夫人的吻给吞掉了。






  璎珞皱眉,傅康居然脸红?他不是应该羞愧得跑开?






  傅恒心想,女人接吻的时候表情都是这样吗?






  第一计划失败,璎珞拿准备好的手帕擦干净傅恒脸上深深浅浅的唇脂。傅恒满脸红色的唇印,虽面上没有表情,但眉眼里却是藏不住的喜欢。




【贰】




  待观察了傅康几日,璎珞发现傅康也并非是个死读圣贤书的书呆子。院里有一块他的小花圃,如今又种了槐花。偶尔闲暇之时会到城里医馆帮着大夫诊脉派药,虽是庶子,仕途也谈不上得意,但这人大概也是平常家女子心慕郎君之一吧。






  不知道青莲……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她知道强扭的瓜不仅不甜,还会黏得一手水,揩都揩不干净。但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到底是红娘还是弘历?






  “青莲,我最近有点不舒服,”捂头,皱眉,一气呵成,“帮我去回春堂捡点药可好。”






  青莲点头,“少爷吩咐要奴才照顾好福晋。”






  第一步,完成。






  “对了,这个给你,”璎珞不知从哪儿寻了支以槐花为型的簪子,寻思了一会儿应该别在哪处才看得显眼,一边念叨着,“槐花呢每年孟夏仲夏开花,种在喜光又干冷的地方啊,是最好不过了。”






  等待漫长,璎珞坐在桌前着笔习字,字变得歪歪扭扭,倒是和现下得心情一模一样。






  “福晋,我在回春馆见到傅康少爷了!”青莲提了药,急匆匆跑进来,“少爷看到我头上的槐花簪子,跟我说了好多关于槐花的事儿,方才福晋同我说的我全告诉了少爷,少爷下次还叫我去花园看槐花!”






  璎珞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模样,看着青莲脸上悄然浮起的红晕,对红娘一职倍感兴趣。






【叁】




  凉风习习,傅恒看着璎珞等她吃完最后一块银锭酥。






  一封信从窗下悄悄塞了进来。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璎珞看向窗外,“今晚哪儿有星星?”






   傅恒的眉毛皱到了一块儿,这薄薄的信纸被揉成一团狠狠的扔到一旁,说话却还是温柔,“傻瓜,有人喜欢我家夫人呢。”






  然后魏璎珞被扔到了榻上,嘴角点点残渣被傅恒一点点舔食干净,然后是脖子,再慢慢往下。






  纸老虎羞红了脸,拿被子把脑袋盖住,却掩不住情动时的喘息。






【肆】




  青莲眼睛水汪汪的,直看着璎珞,“我跟傅康少爷说了呀,是福晋跟我说的槐花喜欢什么喜光啊干冷……”






  璎珞心头一颤,倒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别说脚了,现在腰还酸痛着。






  傅恒大清早便被叫去了军机处,走之前给睡得迷糊的璎珞穿上里衣,看着夫人身上满是自己留下的痕迹,便一脸满足进宫去了。






  魏璎珞烦恼着小叔子下一步应该怎么解决,另一个问题却让她几天都没出屋子,待在里头任谁在外面求也不开门。






  直到富察傅恒从宫里回来,硬生生踢开了门,看见自己的小野猫变成了红眼兔子,手里紧紧握着之前缝给傅恒的旧香囊,几句梦话都像是含了泪水。






  “我不许,不许你去送命。”






  这天,傅恒未眠。本想紧紧抱着怀中人,却又怕吵醒了她,便细细端详着夫人的脸,如此,便是一夜。






【伍】




  魏璎珞醒来之时,傅恒已带军出了京城,留下一封信,信上仍有点点泪印。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傅康躲在门后,看着魏璎珞靠在榻上,把信放在心口,似是要感受写信人的最后一点气息,却又无力合上眼。






  后来的日子,府上看见一个和以往不同的魏璎珞,母亲因为伤心过度坏了身子,一府主母的职务全落到了对这些繁杂事务全无一点儿经验的魏璎珞身上。她也不叫苦,早上抱了一堆府内积攒的账本入了傅恒的书房,夜夜歇在里头。






  府上人人都夸有此福晋是富察府之福,连老夫人也是称赞有佳。但只有傅康知道,每每深夜,那个看着夫君留信,无声落泪的女子。






  若得此妻,夫复何求。






  只是他已明白,不论傅恒此次金川之役是生是死,自己也踏不进这份情感里一步。






  三月后,璎珞诊得滑脉,有孕三月,且可能是孪生子,富察府上上下下得了赏银,同时得了来自前线富察大人的家信,吩咐好好照顾福晋。






  璎珞得到的,是另一封信。接到信之前,魏璎珞正翻着《诗经》,一旁的纸上写满了给孩子待取的名儿。






  “璎珞,若我此行无归,我留了给母亲书信,要她放你出府,我不愿你因我被困于一方天地,另寻一个可以让你托付一生的人,可以让你活得自由自在,我便心满意足。现在金川,仍平安,璎珞放心。”






  这信被璎珞扔进一旁的火盆。璎珞重写了封信,叫信使送去。






  几月后,正在帐篷里议事的富察傅恒得到家信,便急忙拆开,一起议事的将士们头一次见富察大人笑得这样开心。






  “如今我肚子里可是有了小傅恒,你啊,这辈子都别想丢下我了。”









————————————




(´╥ω╥`)


诗出苏武《留别妻》
全诗为: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评论
热度(225)
  1. Yvonne.T及巳巳巳巳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