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得体/傅璎】福康安的养成小记

Harris:

一个小夫妻养鹅子的日常。


and 也是一个富察家少爷被耍的日常。 




=========================================




璎珞:“安儿,等会儿你阿玛午睡,我们去把他胡子刮了。”


福康安:“阿玛,额娘说等你午睡要刮你的胡子。”


璎珞:“……”


傅恒:“……”


 


一、


璎珞最近愁容惨淡,坐在摇椅上唉声叹气。


一只手把棋罐里的棋子拨得哗啦啦响。


傅恒坐在案旁看书:“怎么了。”


璎珞叹了好大一口气:“唉,我发现,最近安儿越来越不听我的话了。”


傅恒忍住没噗地笑出声,摇头把兵书合上。


 


“你说的听话,是让他跟着你读半个时辰的书摸两个时辰的鱼,还是教唆他钻到米缸里蹦出来吓我,又或者是趁我午睡时刮我的胡子?”


璎珞很严肃:“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重点是,”璎珞站起身,两手撑着桌子盯着傅恒,“我在他面前没有威信了!”


傅恒:“哈哈哈哈哈哈哈。”


 


璎珞怒指。


“你先别笑!你不明白吗,作为他的额娘,在他面前没有威信,我以后怎么教他做人,他长大以后不听话,出去调戏良家少女,那都是我这个当额娘的错。”


傅恒往旁边挪了挪,宽大的圈椅立马腾出一人的地儿。


他拉着璎珞轻轻一扯,就把人扯到自己身边坐下,一只手牢牢搂着。


 


二、


“璎珞,下个月,安儿就要满五岁了。”


璎珞点头:“嗯。”


“也就是说,他马上要进宫给阿哥们做伴读了。”


璎珞:“嗯。”


“你说,他再这样成天跟着你没个正形,到时候在皇上面前失仪犯错,你这个做额娘的可护不了他。”


璎珞思忖半天,反应过来了。


“你是说我教他教得不好!”


 


傅恒按住怀里要炸毛的小狮子:“你先别急,我问你,上次我让安儿和你一起背的那篇短歌行,安儿都会背了,你呢。”


“我……”


“你学写字那会儿,要不是姐姐天天盯着你,你能学出来吗?”


傅恒拍她脑袋:“你天生就是个好动的性子,聪明是聪明,就是静不下来,好在安儿有你那份聪明,再把他教成你那个性子,要不要我省心了?”


璎珞听得明明白白的:“你就是嫌弃我。”


“我不是。”官至大学士的傅恒大人一脸如在朝堂上般认真,“你现在有我护着,怎么闹都可以,可咱们安儿是男孩,以后谁来一直护他?”


 


一番晓之以情下来,璎珞被傅恒忽悠,不是,说服得服服帖帖的。


 


傅恒牵着她往门口走。


“好了,你看,安儿还是你的心肝宝贝,只是少跟着你上蹿下跳了,你还是他的额娘啊,这点永远都不会变。”


璎珞一只脚都要踏出门槛,突然收了回来。


“不对!”


你跟我讲这些,我是明白,福康安一个四岁小屁孩,他懂什么?


“你用什么办法让安儿倒戈的?他怎么突然完全偏向你?”


傅恒:“咳咳。”


傅恒:“我们安儿这是……从善如流。”


“你骗人!”


已为人母的人,脾气跟当年长春宫的小宫女还是别无二致。


被少夫人这么一吼,富察府后花园悠闲觅食的鸟儿扑棱棱全惊起来了。


 


三、


后院,小少爷的书房里。


福康安掰着指头数:“昨天是绿豆糕,今天是桂花酥,明天是蟹粉酥……”


嘻嘻嘻,阿玛真守信。


 


四、


这天傅恒从衙门回来,前厅后院转了一圈,也没见着璎珞。


他问管家:“少夫人呢?”


管家:“早晨少爷出门后,奴才也一天没见着少夫人。”


傅恒想,前几天才消停了几日,现在是憋不住了,又带着福康安到处瞎跑了?


他急忙问:“小少爷呢?”


管家答:“小少爷在书房看了一天的书呢,午膳都是在书房用的。”


傅恒皱眉,脚步一转往小少爷书房走。


 


刚进后院,就看见一个小身影一见着他,转身就往房里跑。


傅恒:“站住!”


福康安委屈巴巴地住了脚。


“安儿,你在干什么呢?”


福康安撇着嘴,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


傅恒蹲下来,把他抱在怀里:“你见着你额娘了吗?”


小少爷的眼睛更水汪汪了。


傅恒:“不许哭!”


小少爷抽了一口气,眼泪硬生生憋了回去,一张口还是一副哭腔:“阿玛,额娘她……”


 


福康安说,额娘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锁了一整天了。


自己牢牢记着阿玛的叮嘱,整天都在看书,只有用完午膳才出去找了会儿额娘。


没想到他敲了半天门,额娘就是不给进。


福康安的小手抓着傅恒的朝服,抽抽搭搭的:“阿玛,额娘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傅恒用手绢给他擦了鼻涕。


“怎么会呢,你额娘永远都爱你,”他稍微一使力,把福康安抱起来,“走,我们去找你额娘。”


 


五、


璎珞把自己锁在西院的厢房里,傅恒敲了半天门,说不给进就不给进。


还一个劲让傅恒不要管她。


“璎珞,”傅恒轻声唤,“你先把门打开,有什么事跟我说,安儿也在外面等着呢。”


一听见安儿在外面,璎珞立即回:“安儿也在外面?那我更不能出来了,你快把他抱回去。”


小娃娃拽着傅恒的手就要哭。


一边哭一边嘟囔:“额娘真的不喜欢我了……”


傅恒按眉头,一边劝小的,一边哄大的。


“安儿,你是男孩子,不能哭……”


门“吱呀”开了一个小缝。


福康安“哇”地一声扑了上去。


 


一家三口坐在桌边,眼睛红红的福康安一只手拽着阿玛,一只手拽着额娘,就是不撒手。


“我只有这个办法,我也是为了安儿好。”


话讲得很体面,就是不敢抬头来看傅恒的眼睛。


傅恒叹气:“你这是什么办法?”


“你知道,安儿从小到大,脾气早已养成了我这样,上次你说过的话,我回去仔细想想,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安儿只要一跟我待在一起,就免不了被我带偏。”


璎珞的表情在摇晃的烛火下看起来很是诚恳。


“所以我决定,尽量减少我跟安儿待在一起的时间,这样他又能把性子养好,也能多习惯习惯,以后进了宫没我在身边的日子。”


傅恒一个苦笑不得。


这是什么鬼办法?


 


傅恒环视四周,发现这个空了许久的厢房看起来很是沉闷,也没什么玩物,待久了让人气躁。


“你在这儿待了一天?”


“卧房要打扫,我只能在这儿,没关系,为了安儿我忍得住。”


傅恒是舍不得她受委屈的,从年少时期开始就一直如此。


他语气无奈又心疼:“这样待着怎么可以,身子会受不了……”


福康安在旁边软软糯糯地开口:“阿玛,额娘今天连午膳都没用。”


傅恒一下急了。


璎珞只是说:“少吃一顿没什么的,我在长春宫当差的时候,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


 


傅恒刷地站起身,面色都阴了。


“那时候跟现在能比吗,你现在是富察府的少夫人,还能和那时候一样待遇不成?”


他扯着璎珞就往门外走。


“管家!给少夫人备膳。”


璎珞一边被他扯得急急跟上,一边唤:“那安儿……”


“安儿也一起,”傅恒单手把福康安抱起来,“哪有额娘不能见儿子的道理。”


璎珞一脸为难。


傅恒心下早就放弃。


“今后也是一样,他跟着你就跟着你,真的养成了不省心的性子,”他语气坚定又带一分无奈宠溺,“不是还有我这个阿玛吗。”


璎珞看似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提议。


“唉,那好吧……”


 


六、


夜已经凉了,如钩的月儿爬上了树梢,照着富察府里牵着手步履匆匆的一家三口。


心急的老父亲,和一门心思被照得亮堂堂的一对母子。


走在前面的老父亲完全没看到,自己的夫人和儿子在他旁边挤眉弄眼,就差捂嘴笑开。


 


福康安有点后怕,因为谎话没编圆满,幸好自己这个阿玛不甚聪明。


连管家都不知道额娘躲在哪里,他也没想到,怎么自己就知道呢。


不过被额娘夸了,装哭的本事一流,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还有额娘数不尽的玩具,零食,点心。


还说要带自己去江南玩。


福康安乐得在床上直蹬腿。


今天也是富察家小少爷幸福的一天。


 


七、


当然,也是富察家少爷被自己媳妇和儿子耍得团团转的一天。


 


 




评论
热度(252)
  1. Yvonne.THarris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