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生王/闇表] 掌痕

浪跡天涯:

*第一人稱/第三方的角度

*轉生王

*[AIBO/闇表] 烙印


  認識亞圖姆是在很多年前的課堂上。

  亞圖姆話很少,也不太跟其他人往來,但這樣的亞圖姆並不讓人覺得冷冰或是難以接近,他還是相當受人歡迎。

  老實說,一開始我對亞圖姆並沒有好感。

  突如其來出現,成績好、會運動,長得……還可以,女孩子好像都蠻喜歡這一類型的。看了就討厭。(不過是也沒看過亞圖姆跟哪個女孩子走得特別近就是)

  直到亞圖姆那天在課堂上主動詢問我,小組還有沒有缺人,想想要是亞圖姆可以打理好一切,當組員也樂得輕鬆,所以沒想太多就讓亞圖姆加入了。

  那時候才知道,原來自己對亞圖姆誤解可大了。


  亞圖姆話雖然不多,但是思考邏輯很縝密,個性也還算不錯,不是會突然說冷笑話的類型(本來以為會是個冷面笑匠?),相處起來卻是讓人感到很舒服的。

  一開始討厭亞圖姆的事情我沒說,反倒亞圖姆先說了,覺得我一開始就對他充滿敵意,老是用殺氣騰騰的眼神瞪著他(有這麼明顯?),這件事在之後變成了一個互相開玩笑的點,因為熟悉了,知道什麼事情會讓對方生氣或不開心,有些開玩笑的話自然就可以說出口。


  認識了好一陣子,發現了亞圖姆時常會看自己的手心。

  「怎麼了嗎?沾到東西?」

  「沒事。」亞圖姆總是這樣回答,但每次他看著手心的時候,表情總是有著複雜的情緒,看上去也許是悲傷,也許是想念。

  亞圖姆跟古物局的局長……不對,不只是古物局的局長,亞圖姆跟整個伊修達爾家族都很熟的樣子,亞圖姆雖然沒說過他的家庭背景,不過想必也是個厲害的人物,我時常對他開玩笑,說「如果能靠你的關係,畢業後到古物局上班,我媽肯定會高興死。」

  亞圖姆露出一張無可奈何的臉,直接回應「也要看人家要不要用你啊。」

  (雖然不是冷面笑匠,但放冷箭很厲害。果然本質上還是個討厭鬼。)


  不過,其實畢業後我們都在相關的機關上班,獲得的待遇還不錯,亞圖姆和我,維持了比想像中還要更長的朋友關係。

  但有件事情很在意。

  亞圖姆認識伊修達爾家族,漸漸我也和年紀與我們相仿的馬利克熟識,但有些時候亞圖姆會跟馬利克用別種語言交談,為了讓別人不要聽懂一樣,那聽起來像是亞洲國家的語言,我認不出來。


  「欸,你到底都跟馬利克說些什麼?那是什麼語言?」有一天我實在忍不住地問了,沒想到亞圖姆倒是很直爽地回答:「是日語,在說一個日本朋友的事情。」

  「你會說日語啊?太酷了吧,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會的?」

  「以前住過日本,雖然只有一小段時間。」亞圖姆笑了笑,直接省略了後一個問題。「過陣子大概會回日本一趟。」

  「旅遊嗎?我也想去!」

  「啊,也不是不行。不過不太算是旅遊,是要去見朋友。」

  「你去見朋友啊,我去到處走走!」


  明明旅遊是件開心的事情啊,亞圖姆卻總是輕輕皺著眉頭,看起來在思考什麼事情一樣。

  亞圖姆說他要到童實野去。

  完全沒有聽過的地方,在東京還是哪裡?攤開日本的地圖找了老半天也搞不清楚到底在哪個區域,反正亞圖姆會帶路,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我也曾問過亞圖姆這樣會不會打擾到他的行程,當時只是覺得從沒到過日本去,如果有人可以帶去一起旅遊是個不錯的選擇,事後才想到如果亞圖姆覺得有不方便的地方那就不好了。(亞圖姆聽完又放冷箭:「說話不經大腦就是你這種類型的啊。」)

  雖然被反嗆了幾句,不過亞圖姆表示不在意,這趟回去也有些緊張,如果有朋友陪在身邊轉移注意力也還不錯。

  我這才發現亞圖姆總是用「回去」這個動詞。



  亞圖姆在機上跟我說了一些事情,包括我曾經問他老是看著手掌心的原因。

  他說,在日本發生過的事情,其實記憶是有點模糊的,總是很片段,沒辦法想起來前後的原因。馬利克其實是在日本認識的朋友,所以這些年來也常跟馬利克聊天,試著幫助亞圖姆回想一些事情。

  亞圖姆突然停頓了一些時間,最後才緩緩說出了結論。

  「想起來了,這雙手曾經緊握過很重要的人。」


  掌痕就好像記錄著生命的歷程一樣,亞圖姆看著那些痕跡,試著要想起什麼。

  所以這一次要回頭去找那個很重要的人,亞圖姆是這樣說的。



  長途飛行加上時差,下機的時候有些難受,但亞圖姆絲毫沒感覺到一般,搭上車到飯店安置好行李之後就去找朋友。

  亞圖姆對這座城市熟門熟路的,看起來不像已經好幾年沒回來過,只是偶爾會說出「這裡變好多啊」這樣的話,我們停在一家看起來曾經是商店的房屋前,看上去已經沒有在營業了,大門上方殘留著招牌的痕跡,亞圖姆站在那裡猶豫了好一陣子,然後才按下了電鈴。


  我打了個哈欠,站在離亞圖姆不遠的地方,看著這附近的街景,亞圖姆等了一下,大門才被打開。


  我確實看見了他們兩個人臉上的表情,亞圖姆非常緊張,而前來應門的那個人張大了雙眼,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時間好像在那一刻定格了。

  而且,我從未見過如此相似的兩個人,髮型、長相、臉型、身材跟穿衣風格,幾乎就像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他們兩個面對面站著,就像鏡像出來的一個完整的圓。


  亞圖姆先開了口,那依舊是我聽不懂的語言,那個人被亞圖姆呼喊了之後,露出了很好看的笑容。

  他們開始說話,暖和的空氣開始重新流動,亞圖姆輕輕握上了他的手,像是終於找回了遺失已久的寶物一般,我在那個時候想到,或許他們兩個連掌紋都一模一樣吧,疊合於相握的手心之上。


  他們擁抱,我想那就是最完整的答案。

评论
热度(78)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