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为何要亲我

苏瑾萱:

夏末的天气依旧炎热,晌午过后各宫当值的宫女太监们都纷纷找了荫凉地打盹偷懒,唯有树上几只躲过粘杆的知了偶尔发出几声蝉鸣,欢喜着后宫这难得的安静。
乾清宫旁侍卫所内,富察傅恒手握一卷兵书,小声诵读,冷不防却被一双稍嫌冰冷的手捂住了眼睛。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猜猜我是谁~”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拿开覆在眼上的手,无奈转身说道:“璎珞,不要开这样的玩笑,若是被外人瞧见,对你清誉有损。”
自从在长春宫再次遇见璎珞后,他总是拿这样不守礼法的她没办法。出自名门望族的傅恒,打小就被教导要克己复礼,从未有过半步逾矩,成为御前侍卫之后,变得愈发谨言慎行。可偏偏就遇见了胆大妄为,视礼法于无物的魏璎珞。即便他时不时的提醒她,不得体,于礼不合,她却总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回回做出低头受教的模样,下回却不知道又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璎珞闻言低头,后退小步,看似听从傅恒劝诫,实则不然地说道:“这么严重啊?哦,那为什么有人偷偷照顾了我一夜呢?”
傅恒心下咯噔,面上却故作惊诧道:“你说什么?”
“每次,我一过敏就浑身痒痒。叶大夫给我加重了药的剂量,所以都昏昏沉沉的。”璎珞用手挠了挠颈后,用她那双清亮明媚的大眼紧盯傅恒,试探道:“可是每天晚上都有一位田螺公子来我房间,照顾生病的我,那个田螺公子,不是你吗?”
傅恒配合的皱紧双眉,疑惑忧心地问:“你生病了?你哪不舒服吗?”
璎珞看着傅恒脸上担忧的神情十分真挚,狐疑质问:“你不是一直在照顾我吗,怎么会不知道?”
傅恒瞧见她这副模样,心中暗觉好笑,却还是挺直腰板义正言辞的说道:“只要我留宿宫中,必定是在值守,怎么跑去照顾你啊?”
璎珞急了,大声质问:“不是你?那,那会是谁啊?”
难得见璎珞吃瘪的模样,傅恒不禁升起逗弄之心,半身前倾,靠近至璎珞耳边,一字一字的戏谑与她:“该不会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璎珞并未瞧见傅恒嘴角那隐隐露出的笑,只顾低头沉思,等再听见傅恒说的那句你梦里有我的话时,已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了。那夜模糊的感知到有人俯身亲了自己的面颊,如若真不是傅恒,难道是自己因心下期盼而生出的幻觉?真是这样,可就丢死个人了。璎珞只好抬手触碰自己的额头,眼神闪烁,强自镇定的反问道:“怎么会,我怎么会梦到你呢?”
她见傅恒面带期许,为免被其调笑,挥了挥手大声说道:“算了算了,既然不是你,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再不看傅恒,身后似有猛兽追赶般急急往外走,生怕傅恒再说出什么话,更不知如何应对了。
此时正巧海兰察下值回到侍卫所,和魏璎珞打完招呼后,气急败坏的嚷嚷:“我再也不要帮你当值了,连熬了十晚呐!骨头都要散架了!。”
傅恒再怎么使眼色,打手势,都挡不住海兰察这个大嘴巴的抱怨,等海兰察话音落地,璎珞也回转到了他面前,正恶狠狠的盯着他,气冲冲的骂了声无耻,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好嘛,弄巧成拙了,追上去哄着吧。
傅恒好不容易追上璎珞,急急拉住她的手,可是匆忙间却又用力过了猛,拉得璎珞直入了怀里。胸膛猛地被少女的身躯撞上,从未感受过的柔软触感让他唰的一下红了脸,鼻尖传来若有如无的清香,似茉莉清幽,却又更加甘甜沁人。微微低头便瞧见璎珞那早已红透了的耳尖,心情豁然大好起来,连带着觉得这炙热的日头都顺眼了许多。晃神间,璎珞已经挣脱了他的怀抱,正气鼓鼓的瞪着他。
傅恒藏于袖里的手指细细婆娑,那肌肤滑嫩触感似乎仍旧萦绕指尖,回味片刻后他开了口:“璎珞,你别生气啊!”
“明明就是你,悄悄潜入我的房间,还装作不知情。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
“你故意欺负人!看我不告诉皇后娘娘。”璎珞说完,状作要走,却没留神脚下正是台阶,一脚踏空后惊呼一声,眼看就要摔个脚朝天。
傅恒情急之下伸手一揽,揽住了她的纤腰,再用力一带,堪堪将就要和地面亲密接触的璎珞再次拉回到自己的怀里。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脸颊只觉燥热不已,心跳声如同急促鼓音直入耳膜,就连呼吸都无法顺畅。像是回到了衣不解带照顾她的那些个夜晚,再无旁人的算计,小小天地间只有近在咫尺的心上人。什么男女授受不清,什么于礼不和,什么得体从容,统统不用再去顾虑。他只愿能够像那夜一样,能够一亲芳泽,是这样想的,便这样做了。他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带着三分虔诚,七分爱慕,于唇齿之间流连,温柔而又缠绵。
良久过后,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那嫣红诱人的唇,却看见璎珞双眼弥漫了水雾,慌忙放开怀中人,手足无措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无心的。啊,不是,我是有心的。”
璎珞听得他这般言语,噗哧一下笑出声来。傅恒懊悔打了自己脑袋一下,解释道:“我是说,欺瞒你是我无心的。深夜入你房间,于礼不合。可是你病了,需要人照顾,我只能出此下策。”
璎珞见他又恢复了原来那谨守礼数的谦谦君子模样,故意捉弄:“那你那个有心如何解释啊?”
“那夜虽说轻薄了你,却是我心之所向,你知我心意,定然也知我每每见你都在压抑自己想要和你亲近的渴望。正如今日,你就在我怀中,我是个君子,我更是一个男人。虽说你我并未定有婚约,却也顾虑不得这许多。我的心,早已给了你。试问心上人投怀,谁人又能忍得住呢?”傅恒执起璎珞的双手,放在胸前,眼中深情满溢,让璎珞心中一暖,再说不出任何指责的话来。
一缕微风拂过,远远传来清越如泉韵的戏曲声,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
几日后,明玉一脸不耐的来到了侍卫所,扔给了海兰察一个护腰。海兰察纳闷的询问:“这是什么?”
“这是璎珞给你的,说什么感谢你襄助之情。璎珞也真是,要谢你,自己不来,还让我跑这一趟!要不是看在皇后娘娘的面上,我才不理她呢!”说完也不理海兰察如何想,转身便走了。
海兰察看着渐远的身影,再细细掂量了手中的护腰,眼珠子一转,回身便走进侍卫所,大声嚷嚷起来:“富察傅恒,这一回,你收藏的那支七珠鸟铳该给我了!”

评论
热度(321)
  1. 扶酒温长安苏瑾萱 转载了此文字
  2. Yvonne.T苏瑾萱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