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璎同人文——细水长流

不愛吃菠菜的喵:

声明:本人非历史专业学生,故文中关于历史人物的描写均由历史资料所得,如有违背史实处,还望包涵,欢迎指出。
——我是一条正文分割线——
番外十 以退为进
富察府,前院
眼看着快上元节了,璎珞忙里忙外就为着一家人一起过个节,哪成想傅恒临近过节却一天比一天忙,除了去户部衙门,就是去军机处,早出晚归,大半天不见人影。
璎珞站在庭中,指挥着小厮丫鬟们挂灯笼,笑呵呵道:“富叔,您让顺才把大门儿口的俩灯笼换成新的,那还是除夕的时候挂的,额娘看到了要说不吉利了。”管家立马应下,道:“少夫人,老夫人前儿吩咐过了,奴才已让刘师傅赶工了,今儿就能挂上了。”璎珞点点头,又问道:“少爷还未回府?”管家低头回道:“回少夫人的话,奴才没见少爷回来。”
主仆二人又商量了会儿前院的物品摆设,说话间,傅恒踏进府门,璎珞迎上去,道:“少爷回来了?”傅恒微笑着点点头,璎珞见傅恒面色郁郁,猜想他公务上可能遇到了棘手的事儿,遂笑而不语,夫妻俩并肩回书房。
富察府,书房
傅恒一路无话,进了书房后就坐在了椅子上,沉默不语。璎珞见状,并不询问,只端来热茶,轻轻说道:“少爷,路上冷吧?来,喝口热茶,这茶可是用初雪融了的冰水煮的,绣画今儿才从院里挖出罐子取的雪块。”边说着边递上热茶,傅恒接过去,抿了一口。
璎珞站在傅恒身后,柔柔地按着他的肩膀,低声问道:“少爷这几日都闷闷的,可是衙门里出了什么事?”傅恒叹了一口气,道:“户部倒还算顺利,只是军机处……”璎珞闻言,缓了一会儿,换了个手法接着给傅恒按摩,道:“军机处,那就是张廷玉张大人?”张廷玉是三朝元老,资历深厚,且深受康熙雍正两代皇帝的信任,先帝爷驾崩前还允他配享太庙。
傅恒接道:“没错,张大人德高望重,但古板固执。今儿我再次提及改编一事,他言语激动,固步自封,皇上也拿他没办法。”说罢,喝了一口茶,不再说话。
璎珞笑了笑,提笔在宣纸上写了一个字,傅恒一看,乃是“退”字,傅恒眉头一耸,笑着问道:“夫人何意?”
璎珞悠悠解释道:“张大人是汉人,他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凭的是赤胆忠心和满腹才华。更何况,他历经三朝,又深受先帝爷信任,皇上都要让他三分。少爷您年纪轻轻,不光是户部尚书,还是军机之首,即使您有军功有能力,在那些老臣眼里,您依旧是经验不足,又有着外戚身份,他们不服气实属正常。少爷您退一步,才能解决这个结儿。”
傅恒听罢,点点头,道:“我素来敬佩张大人为人,处处以礼相待。奈何他与满人大臣积怨已久,前有讷亲,如今对我也是事事争锋相对……”
璎珞轻声细语道:“那少爷就以退为进,他越紧追着您打,您就越把脸凑上去给他打,他打多了也没什么意思,自然而然就领了您的情儿了。”
傅恒闻言笑道:“你这是什么说法儿,张大人又不是三岁顽童。”璎珞咯咯笑道:“张大人岁数大了,心性也跟稚子差不离,您就多多包涵,毕竟他是前辈,少爷又向来敬重他……”
傅恒被璎珞这么一开解,心里舒坦多了,握住璎珞的手道:“夫人所言极是,为夫受教了。夫人可谓是我的一字之师啊!”
璎珞捂嘴笑道:“少爷这些日子为了公务冷落了我许久,该怎么补偿啊?”傅恒抱住璎珞哄道:“待上元节那日,我给你做个灯笼可好?面上画着你最喜欢的腊梅图。”璎珞双眼放光,欢喜地接道:“少爷可不许骗我!”傅恒笑道:“我何时骗过你?”
皇宫,养心殿
这日议事完,乾隆留傅恒叙话,道:“今儿怎么张廷玉那个倔老头突然开了窍似的,对你的提议竟然没挑刺?”
傅恒笑了笑,道:“回皇上的话,多亏了奴才的一字之师,她劝奴才以退为进,让张大人打够了脸,这才换来张大人的支持。”
皇帝闻言,哈哈大笑,道:“那朕可就好奇了,这个劝你把脸送过去打的一字之师是谁啊?朕要好好赏他!他可帮朕化解了重臣不和的困境呢!”
傅恒低头回道:“不敢求皇上恩赏,奴才回去定会好好谢她。”
皇帝转念一想,已知此人是谁,笑笑道:“后宫不得干政,后宅也最好不要妄议政事。傅恒,朕就赏你这位一字之师绸缎十匹,玉如意一只,望她勤俭持家,孝顺公婆,当好你的贤内助吧!”
傅恒随即跪下谢恩,嘴角不自觉扯起微笑。

评论
热度(156)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