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暗表】为王(16)

萦尧:

庆典(下)


可以随法老和神像一起游行、更有向神明问卜机会的奥帕特节,不仅会有来自埃及各地的民众,这盛大的节日甚至会吸引周边国家的人们也来参加。


这时的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马哈德脚步匆匆的准备走出王宫。尼罗河两岸上聚集的人实在太多,他身为王城戒备队队长必须要维护好城外的治安,汇报完工作之后就得立刻再次出城。


“玛娜。”在走出神殿外的走廊时,马哈德看到了正往王子寝宫的方向跑去的玛娜,无奈的出声叫住她,“王子他们肯定已经走了,你起的太迟了。”


“啊,师父大人。”玛娜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立刻停下了脚步转过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昨天还想着早点起来好跟王子和游戏一起去,没想到竟然睡过头了。”


虽然玛娜鲜少有能早起的时候,不过想到弟子最近对练习魔法的勤奋,马哈德倒也没有对此再说什么,点点头带着她一起往王城门口走,“游行结束的时候,你带着游戏马上去找王子,不要贪玩。”


来参加庆典的人中鱼龙混杂,可能会有盗贼甚至更危险的人混在人群里。王子的身边一定会有神官保护他们,也可以顺便看着他有些调皮的弟子不会乱跑。


“是!师父大人。”习惯了师父严厉中带着关心的话,虽然难得可以出城,可玛娜心里还是比较想跟喜欢的朋友在一起,所以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


已经可以看得到等待在王城门前的贵族与官员们,玛娜与要去城外的师父分别,跑过去找到了站在人群前的亚图姆和游戏。


“王子!游戏!”


平时身居各职的官员与住在王都各地的贵族们,在今天全部都要聚集在这里,与法老王一起前往卡尔纳克神庙迎接神像。游戏正仔细的听着亚图姆低声给他介绍这些人,忽的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抬头看到了向他们跑过来的玛娜。


“玛娜,你差点就要迟到了。”亚图姆无奈道。法老王的仪仗已经在朝这边行进,再晚一点玛娜就赶不上这次游行了。


“嘿嘿,我不小心睡过头啦。”玛娜庆幸的拍拍胸口,还好自己在队伍出发之前赶到了。不然要是错过了游行,肯定会后悔一整年的。


走在最前面的仪仗队伍已经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里,游戏对亚图姆点点头,示意自己没问题,然后跟着玛娜站在了王族的后面,学着其他人的样子躬身行礼,等待着法老王的到来。


脚步声一点一点的接近,士兵们抬着异常精致华丽的金色步辇慢慢走向城门,法老王穿着隆重的庆典服饰端坐在上面的金椅上。神官们全都一脸严肃的分别走在两侧,佩戴着各自象征着身份的千年神器,随时做好应对危险的准备。


阳光已经变得炽热起来,所有人都安静的站在原地。等抬着法老王的步辇经过他们的面前,才直起身跟在仪仗队伍的后面一起走出城门,前往这段路程的第一个目的地。


卡尔纳克神庙位于底比斯东城的北半部,尼罗河的东岸。这座太阳神的崇拜中心, 古埃及最大的神庙所在地,与其他的神庙一样如同一个独立的王国般,不许任何普通人随意踏足。


法老王的队伍正在缓慢前进着,无数的民众虔诚的跟在最末端。他们只有在一年一度的奥帕特节上,才能够靠近神庙的外围,满足他们朝圣的心愿。


去往神庙的路程不算太远,游戏看着一路上神情狂热、用大礼跪拜之后起身跟随的人们,切实的感受到了这个国家对神明与法老王是多么的崇敬和视为信仰。整个队伍里的气氛非常肃穆,就连走在旁边的玛娜也都是一脸凝重的表情。


生于信仰自由的现代世界,确实很难理解这种所有人都对作为神的代表的法老王,近乎疯狂的崇拜。游戏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民众的欢呼声,忍不住往队伍的边缘走,想要看看能不能看到亚图姆。


古埃及阶层分明,只有法老王是站在最顶端的存在。像是此时去迎接神像的队伍里,神官们站在法老王的左右保护,而其他的贵族和官员们只能跟在有一定距离的后面。


所幸王族的人不是很多,游戏努力站直身体,从人群的间隙里找到了走在王族中间的亚图姆。他正随着前面金色的步辇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游戏感觉自己在看到亚图姆的那一瞬间,周围的声音全都消失不见,人群也不见踪影——他清楚的看到在亚图姆的身前,延伸出了一条笔直的,通往那至高无上的王座的路。


他是注定会成为王者的人。


他的心里不光拥有勇往直前、斩碎一切黑暗的勇气,还装着万千的土地与人民。即使将来会遇到无数未知的险阻与挑战,也没有人有能力可以成为这条路上的阻碍。


游戏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人总是会为了想要守护的东西而变强,从前他为了保护亲人与朋友,也为了改变那个怯懦的自己,与亚图姆一起并肩奋战到最后。而在回到三千年前的今天,他也可以为了陪对方一起走向那金字塔的顶端,去努力练习魔法,战胜所有妄图来侵染的黑暗。


不多时,队伍已经到达了这座拥有罕有的近十座门楼、埃及境内最大的神庙。神庙前连接着在后世也非常有名的公羊甬道,空气里也传来一丝浓郁的没药香味。游戏跟着队伍的脚步,走进了雕刻着神明的梯形石质大门。


为了表达对阿蒙神的尊敬,法老王也要从步辇上下来,步行进入供奉着神像的主殿。最中间的神道通往着圣坛,只有法老王与神庙的祭司们可以进去。


大约是这神庙里的气氛太过庄严,在神道外等待着的人们无比安静的用虔诚的目光环视着周围的一切。正处在这来自千年之前的,只能在后世看到残存遗迹的建筑,游戏按捺不住的四处张望,突然感觉到衣服被人拉扯,转头看到了一脸兴奋的玛娜,正拽着自己的袖子无声的指向已经走出圣坛的法老王和祭司。


游戏抬头看去,法老王与同样穿着华贵服装的大祭司走在两边,中间的是由其他祭司们抬着的三条全部由黄金制成的圣船,阿蒙神与其妻儿的神像置放在上面的神龛里。


迎接神像的队伍就此跟随着法老王与神明,一起从卡尔纳克神庙到达此行的终点,走到与斯芬克斯大道相连的卢克索神庙。


这条路约有三公里长,无数的狮身人面像守在路边凝视着游行的人群,整个节日的氛围也在此时达到了顶峰。熙熙攘攘的人们站在道路的两边,翘首以盼着这可以近距离的看到神像和法老王的机会。


为了庆祝这空前盛大的节日,路上还有神庙的官员守在摊子前,为民众发放法老王赐下的面包和啤酒。除了排队想要拿到食物的人们,更多的人伏拜在路边,祈祷着阿蒙神可以聆听到自己的祷告,问卜出他们想要的答案。


阳光毫不留情的照耀在大地上,蒸腾着灼热的空气。人们仿佛不知疲倦的跟在游行队伍的后面,目送着神像终于被送往卢克索神庙,开始了这为期近一个月的盛大狂欢。


而在送完神像之后,除了法老王与祭司还有仪式要做,其他的人可以自行活动,去享受这难得的节日庆典。


“伙伴!玛娜。”


亚图姆向阿卡克南王行礼告别后,带着需要保护他安全的两名神官走出神殿,找到了在神庙门口等待着的游戏和玛娜。


 “王子,我们在这儿!”还记得师父的话,玛娜期待的问向走过来的亚图姆,“您带我们去街上玩吧!”


“嗯。”亚图姆点点头,把手中侍从准备好的斗篷递给他们,“在出去之前,最好把这个穿上。”


沙漠地区常年炎热,为了遮挡阳光和风沙,斗篷几乎是出行必备的东西。游戏了然的把它接过来,遮住了自己与亚图姆过于相似的外貌。而玛娜显然是早已习惯了,赶紧穿上斗篷然后率先走出了神庙。


游戏对站在亚图姆身后的塞特和另一名不曾见过的神官点头问好,然后与亚图姆一起跟在玛娜后面来到了热闹无比的街上。


虽然游行已经结束,但人们还没有从之前狂热的气氛中脱离出来。街上人来人往,道路旁搭着无数的帐篷和美食的摊点,人们和着美妙的音乐为这场盛大的狂欢尽情舞蹈。


“伙伴有什么想买的吗?”看着玛娜兴奋的在各种摊位上流连,亚图姆问向身边的游戏。


“嗯……”游戏想了想,点点头,“如果能遇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就好了,可以买回去做纪念。”王宫里什么都不缺,确实没有什么需要的,潜意识里游戏还有着类似来观光的感觉,觉得可以买点‘纪念品’回去。


“那另一个我呢?”游戏反射般的顺口问了回去,随即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傻话。对方曾拥有过一整个庞大的国家,而且他向来对这些身外之物没什么兴趣,更不可能有什么需要的了。


看着游戏一副想要收回这句话的表情,亚图姆笑了笑,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各种商人的摊子,“说起来,我确实有点想买的东西。”


“诶?真的吗?”游戏不由好奇的问道,“另一个我想要买什么?”


没想到亚图姆也会有这样少见的时候,游戏想要知道对方到底想买什么东西,可亚图姆只扬了扬眉,回了一句“想暂时对伙伴保密”就不再说了。他鲜少有这样外露的符合年纪的情绪,一直以来在大家面前的都是非常稳重的样子。看着亚图姆脸上带着隐藏秘密之后的有点得意的笑容,游戏不再追问下去,没忍住也跟着一起笑起来。


太好了。


不会再有对未知过去的迷茫,也不会再有早已注定结局的宿命。这些沉重的负担就像一层厚重的壳,早已把另一个自己紧紧的封闭起来,迫使尚且还是少年的他迅速的蜕变为如今的模样。


而现在他们面对的是一片崭新的未来,他希望亚图姆可以放松一些,哪怕只是一天也好。看着对方真的饶有兴致的寻找想要买的东西,游戏感觉自己已经克制不住不断上扬的嘴角,微笑着等待亚图姆从摊位上回来。


真的是…太好了。

评论
热度(52)
  1. Yvonne.T萦尧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