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件套】要来一杯结契兄弟的交杯酒吗(40)

艾唯森:

纯原著背景,从斑爷死前一念之差开始硬掰


有从“朋友”到爱人的转变,略慢热


主宇智波五件套


前文链接:卷一    34    35    36    37    38    39




远离电脑前的一更,未修




————————————




  柱间叹了口气,解铃还需系铃人,斑和扉间的问题,大概只能泉奈去解决了。




  斑叠着袖口,打绳结的时候发现腰带和对襟部分被扯坏了,忍者倒是不在意衣物损伤,只是昨天还好好的,今天这点破碎会非常引人注目。




  柱间也发现了这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你等我给你去取一套新的。”




  斑道:“没团扇我不穿。”




  “……整个木叶就你们宇智波这么爱家。”柱间小声嘀喃一句,随后向斑问:“你被收走的忍具包里有衣物卷轴吗?我去问六代找找。”




  “没有,平时都是带土和泉奈收着。”




  柱间看了眼隔壁裹成蛹的带土,说:“省了麻烦卡卡西,我去找泉奈。”




  他把自己的羽织脱下来给斑披上,挡住破损的腰带,就弯身离开了牢门。




  斑随便把柱间的羽织套了套,躺回小床上,地牢中忽然变得格外安静。鉴于隔壁还有个人同样躺着,这种安静是十分不正常的,斑透过木栏杆看着带土被封印的眼睛,一阵烦躁涌上心头,浑身不自在。




  斑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别愣愣的看着我”




  带土心道:【瞎扯什么我眼睛被封印着呢……】




  斑:“虽然你闭着眼睛,但我就是知道你欲言又止的盯着我看,烦死了。”




  带土:……




  斑:“如果你想问的是我和柱间的关系,嗯没错,我们原来就是这样,和解那天我们就上了床。”




  斑在心里安慰自己,让带土这小子知道过去也没什么,不过是把第一次省略的部分补上。




  在斑做好了讲十八禁故事的心理准备后,带土嗓音干涩的开口:“……不,我不想问这个,我只是……只是不太能接受,你为什么是下面那个?”




  斑:……




  斑沉默了一会道:“这个问题毫无意义,你为什么总从这么奇怪的角度看世界?”




  带土:【因为槽点太多无从下口……看世界角度最奇怪的明明是你好么!】




  斑想回答‘怎么可能是我一直做下,原来我也压过他’,但是总感觉这句话说出口非常薄弱,好像自己需要狡辩什么似的。




  想到这儿斑也懒得解释,用不耐烦的语调干脆认下了:“没什么原因,答案就是我开心,我乐意,你闭嘴。”




  带土:【我就说了一句话……不对,我从头到尾就没想说话好么!明明是你让我问的!】




  ————————————




  泉奈跟着扉间在木叶逛了大半天,黄昏时分去了老字号的点心铺,坐在靠窗的位置吃着甜品。




  吃完一块和果子,泉奈擦了擦嘴角对扉间道:“木叶真热闹,不过你和柱间的千手宅建的太偏。”




  “偏一些安静,我们毕竟不是这时代的人。宇智波的旧族地也很偏僻,一会带你去看看。”说到这扉间一时感慨,“世事无常,千手家没落的更早一些,没有族地了。”




  泉奈认同道:“都是虚的,世事无常。”他和扉间从小被教养的模式几乎相同,没有嫡长的特权,也没有兄长们的天才与肆意,被灌入骨血的不过是辅佐族长,家族为重。




  如今再醒来,前生宛如一场大梦,什么都不存在了。




  两个人随意的聊着,旁边两三桌吃饭的人却不像他们这么悠闲淡然,大家交头接耳热火朝天,谈得都是同一件事:


  “诶,你听说了吗,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带土没死!”


  “我得到巡逻班的内部消息,昨晚戒严,几位火影和鸣人都出村去了,现在那两位被羁押在重危监狱,六火大人一直在开会。”


  “天啊,那两个战全忍界的宇智波现在就在木叶?还好鸣人和历代大人们都在,不然我会被吓死!”


  “据说是宇智波佐助带回的情报……”


 


      那人说道一半忽然禁了声,偷偷瞄了瞄窗口坐着的泉奈。木叶里没人知道“泉奈”,都把他认错成佐助。




  井野陪着丁次来买零食,看到了窗边的泉奈惊讶道:“佐助君,你回来啦。”




  两人走了过来,丁次道:“二代大人好,咦佐助,你留长发了。”




  距离近了井野觉得有些微妙,盯着“佐助”没再开口。




  泉奈并没否认,觉得挺好玩的打声招呼:“嗨~”




  “咦咦咦——你谁啊!”井野后退一步满脸惊恐的指着泉奈。




  “哈哈哈小佐助跟朋友也很冷淡吗?你们好,我叫宇智波泉奈。”




  “你是……”丁次犹豫的说,“佐助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吗?”




  泉奈眼睛转了转,笑眯眯的答道:“是哦,我和佐助也刚相认,我比他大哦。”




  看着长发的、温柔的、笑眯眯的“佐助”,井野和丁次一起违和的打个激灵,天啦,这太难适应了。




    扉间没有拆穿泉奈,只是嫌弃的半眯着眼睛。泉奈在他眼中是孩子气的,但绝不会只看到孩子气。




  他们的成长背景是相似的,笑的再阳光也和木叶这些孩子不同。从能拿起武器开始就在战场上厮杀,活下来的孩子都是推开腥臭的死人尸骨一次一次爬出来,不在于年纪,从没有谁真的天真。




  泉奈活着的时候在宇智波族中人气很高,他的外交手段十分高杆,斑不擅长这个,无论外交还是驭下都是泉奈在做。




     当初他若没死,木叶建村一定是另一番格局。




  在扉间走神的时候柱间走了进来,他俩身上都有对方留下的定位记号,想找到彼此十分简单。




     “扉间。”柱间顿了顿,挂起了笑容向泉奈伸出手道:“泉奈。”




     泉奈站起来,与柱间握了握手笑道:“柱间。”




     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在非对立的场合交谈,值得正式的握手言和。




     井野和丁次在一旁听得一愣,心想不愧佐助的兄弟,面对初代目大人也毫不客气,直呼名字。




     扉间道:“找我什么事?”




     “我是来找泉奈的,猜测你们会在一起。”柱间向泉奈说,“我刚从斑那里出来,他身体不太好,地下有点冷,我来找你拿件厚点的衣服。”




     泉奈愣了一下,“哦,我卷轴里就有斑哥的衣服。”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忍具包里拿出卷轴,在这种人多的地方递给千手柱间“宇智波的衣服”,泉奈总感觉不太好,索性把卷轴给了他。




     “谢谢,祝你和扉间玩的愉快,再见。”




     “嗯我会的,再见。”




     井野和丁次也趁此告辞,泉奈从窗口意味深长的看着柱间的背影,转身坐到扉间旁边,贴着他耳朵小声问:“地下冷这个借口骗骗外人还行,哥哥的身体到没到怕冷的程度我最清楚,你哥什么问题?”




     扉间:“……”




     “哥哥超影级的实力,身体虚弱也不至于怕冷,所以……”泉奈拉着长音,敏锐的发现了什么,“你哥和我哥,是不是有一腿?”




     扉间缓缓的发出了一个音:“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泉奈表情变了几变,那两个人从小你情我意的,性格又双双的大胆不羁,这件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他最后勾着一边嘴角笑着,心疼一般拍了拍扉间的肩膀:“那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评论
热度(445)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