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成长日记 01

一寸狂心:

*战后叔鸣佐带娃(面码),日常甜饼偶尔打怪


*随缘更






我叫面码,今年6岁,姓什么还没决定。我老爹鸣人是七代目火影,我爸佐助是最厉害的忍者。最喜欢吃的东西是烤馒头,最大的理想是打败佐助,成为世界第一的忍者。




心烦的事是打扫房间和喝牛奶。我老爹逼我喝牛奶,说不喝会长不高。烦死了,世界上怎么会有牛奶那么难喝的东西。我老爹说不喝牛奶就多吃两份青菜,好吧,那还是喝牛奶。




他开始心不在焉地看日历,我就知道又快到那个日子了。


我放下还剩一口的牛奶,问他:“你是不是想我爸了?”


老爹坐在沙发上缠右手的绷带:“是啊,非常想他,想立刻去他身边。”




今天是10号,我爸一定会回来的日子。




佐助以前出门总喜欢弹我额头,但我总觉得会被弹傻,跟他抗议,后来就改成抱抱。老爹说佐助偏心我,以前他要求抱一下都吃闭门羹。我很怀疑他,依我看来明明是佐助偏心老爹比较多,给他的抱抱比较久。




佐助曾经是木叶判忍,一个人闯入过五影大会,五大国都知道他的名字。四战的时候和老爹一起拯救世界,打败了辉夜姬奶奶。


我爸开须佐很酷,拿剑很酷,不过我是不会当面跟他说的。






我下了课就去村口等佐助,老远就看到老爹的影分身。


“哟,面码你来了。”他转过头来和我打招呼,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打开他给我买的三色丸子,让他先咬一口。他弯下腰直接咬了一口最上面的那个丸子。


竟然没消失,那是真身了。




每次他都执意要来接佐助,佐助又不需要他帮忙拎包。他的办公室里成堆的文件,不是盖戳就是签字。




我来是因为我有个东西要给佐助看。




我深吸一口气,在手上凝聚起查克拉。查克拉气旋一般上升的生成球体,这是我的螺旋丸。






我缠着我老爹学螺旋丸很久了,他似乎很高兴。


“面码,我跟你说,要先这样……对对……很好然后再反向用力……”


虽然每天回来很晚了,但他会陪我练螺旋丸。他可以不洗澡就睡觉,但修行是我们的固定节目,吃完饭一定会在花园里练满两小时。


“要赢过佐助,那可要好好修行!”


我已经累死啦,老爹。我躺在花园的草坪上气喘吁吁,他过来捏住我的鼻子。


“再起来练一会儿,就告诉你佐助的一个弱点的说。”他狡黠地笑了笑。


他真的知道我的弱点!




tbc



评论
热度(73)
  1. Yvonne.T一寸狂心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