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期一个月2(699后改编衍生)

填坑的墨香:

2.


鸣人带着昏迷的佐助回了家,会议暂时解散。
鸣人忐忑地等待着中了咒印的佐助苏醒。
现在的佐助、是情人了啊!

漩涡鸣人从来没有和人交往的经历,一下子要和佐助从好朋友跨越到情人这个槛,简直是、叫他坐立不安。
“九喇嘛啊,”鸣人问,“你说佐助对情人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那个小子看起来清心寡欲的,完全想不出来啊。”九尾甩了甩尾巴,“倒是你,记得好好扮演情人的角色哈哈哈,想想你也完全没有经验呢。”

鸣人默默地想着《亲热天堂》的剧情——不,完全没有用吧,我又不会对佐助亲亲抱抱,我们只是假情人啊!


“……鸣人?”清冽的声音传来,佐助睁开了双眼。
鸣人僵硬着脖子转头看他,因为心情太过复杂,他的表情显得有点扭曲了:“佐助你醒了啊哈哈哈哈哈你怎么醒了呢啊你终于醒了啊哈哈哈哈。”完全不知道该对自己的“情人”好友该说什么话的鸣人反复地道。
“……白痴。”佐助下了评价。

——说好的情人呢!
鸣人差点蹦了起来。
但另一方面他又松了口气,佐助还是他认识的佐助,这样相处起来也不会太……尴尬吧?

佐助掀开了被子,坐了起来。

这是鸣人的屋子,显见四周杂乱无比,袜子、各类包装袋、衣服全部洒满地。甚至灰尘也积累了不少。


佐助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然后他用冰凉的眼神砸过去。



“鸣人。”
他说。
“给我去整理房间。”


“咦咦咦!!!?”鸣人下意识地抗议,“为什么啊我说!这是我的——”


“我不允许我们的家这么脏乱。”佐助微微侧过头,黑色的双眸倒映着鸣人的身影,语气平淡。


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家。

只是那么一句话,就仿佛给这个小小的屋子增添了什么东西一样。
鸣人忽然觉得,他也无法忍受这个房子的脏乱了。




”……真是会使唤人啊。“鸣人口中抱怨着去拿工具,但是背对着佐助的他,手不由自主地贴上了胸口。因为心脏不知为何涨涨地。


鸣人没有自觉地露出了温柔的笑。




3.
“鹿丸,”春野樱不由得问向一直辅佐着鸣人的鹿丸,“最近鸣人的情况,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嗯?”鹿丸懒洋洋地接过粉发忍者递上来的卷轴,“很正常啊,居家的男人都这样。”实际上和手鞠成婚之后,鹿丸可以算是完美的好男人了。在工作上他的智力一直是大家所仰赖的,而在生活中——
哪怕再如何忙碌,他都有办法每天按时回家吃饭,虽然懒得说甜言蜜语,却会时时陪伴在手鞠身旁。


春野樱愣了愣,她瞧向了鸣人的方向。


如果说现在和之前有什么差别的话,大概就是现在的佐助是鸣人的“情人”了吧。
——有了佐助之后,鸣人的感觉真的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在火影办公室里再也看不到那些吃完的泡面的垃圾,也不会一直留在办公室里露出充满威严却略显压抑的表情。而且、久违地露出了小时候的孩子气和调皮。明明作为火影之后,鸣人已经很久不再这样不着调了。

——不,明明前阵子才刚刚犯过蠢呢。
但是想想啊,这些年来,在鸣人身上犯的蠢事都是有关佐助的呢。无论是想在他面前耍帅结果出了大丑也好,还是手滑打开了卷轴也好,在佐助的面前,鸣人不再是那个背负着大家的期待、因此而稳重得不得了的火影大人,而是,漩涡鸣人。


实际上,在之前的那场会议,是春野樱时隔许久的吼了一次七代火影。当了火影之后,鸣人仿佛没了以前的“恶习”,很少迟到,哪怕是迟到也是因为昨晚太过疲劳,叫人无法忍心去责骂;也不会胡乱开玩笑,甚至见到有孩子拿火影岩恶作剧也不会像从前那样露出调皮的表情;他很少有健康的三餐和睡眠,忙碌得不得了,叫人忍不住想让他放缓脚步。


“……真是的,这样的话,叫我……”春野樱沉默了片刻,露出了苦笑。这样的话,叫我怎么忍心再去喜欢佐助君啊。

4.

鸣人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变化。
他只是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轻松了很多。明明每天都还在忙碌着火影的工作,而且工作量没有下降但比以前减少了工作时间——总要回家吃饭睡觉的呀!


因为家里有佐助在呢。


5.
鸣人是什么样的人?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比佐助更了解了吧。
尽管这个家伙现在看起来那么强大,拥有许许多多的同伴和大家的认同,但实际上,鸣人的内心还是孤独得不得了。
因为鸣人最爱使用的影分身之术,正是为了掩盖内心的孤独而使用的术。而且,鸣人看上去很热情开朗,但其实因为承受过太多的痛苦反而对于“伤害自己”这种事情有些忍耐过度了。

幼年时不必说,作为被全村人厌恶的妖狐,他不得不背负着所有人的憎恶而活。懵懂的童年里,唯一的温暖大概只有伊鲁卡和佐助了。年纪渐长,鸣人学会了影分身之术,便常年使用这个忍术来战斗——影分身所受到的伤害会积累到本体的身上,而鸣人常常使用数百上千的影分身来应敌。鸣人的许多战斗方法,都是建立在他强大的恢复力上,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受伤不会疼痛。只是受到的疼痛太多,以至于他能够不在意。


因此,在鸣人当上火影之前,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是个虽然平日里爱胡闹很亲切,但本质上很值得依靠的火影。但最终,他却成为了一个可靠的、稳重的七代火影大人。被村人崇拜,却不是和大家一起玩耍的那个鸣人。

佐助却并不觉得意外。正如年少波之国时,鸣人曾经为了训练而独自整夜未归一样,漩涡鸣人其实是一个会压榨自己并且不顾息自己身体的人。
佐助很清楚这样的感觉,他也曾经为了仇恨而不惜一切地压榨自己。然而,他并没有鸣人的恢复力。在某次训练过度而导致身体受伤之后,那年不过七八岁的佐助就知道,他是孤独一个人了。

不会有人担心他过度劳累睡在走廊上会不会着凉,也不会有人将疲倦得走不动的他抱到床上,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发烧感冒……他必须要照顾好自己,这样才能复仇。

他没有家人了。


因此,佐助一点点地学会照顾自己和训练两不误。但鸣人不一样,他有着强大的恢复力,所以哪怕过得再粗糙点也能忍受。



但是,佐助不会让鸣人继续这样下去。
“给我按时回来吃饭。”他冷冷地甩下一句,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咦咦咦!?为什么啊佐助!我以前都在办公室里——”

宇智波佐助丝毫没有打算听七代火影说话的意思:“现在我管了。”
鸣人糯糯不敢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依旧喜欢和佐助时不时抬杠的他,有时候对着佐助会觉得心虚气弱。特别是佐助用这种过于肯定的语气的时候,简直是、完全起不了反对的念头。
明明觉得自己理直气壮、明明认为自己是为了大家的幸福而努力、明明不觉得是否回家吃饭有多么重要,却偏偏开不了口。


因此、七代火影大人每天不得不抛下公务,狂奔到家里然后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
不过对于精力充沛、且拥有着最强之一名号的七代火影而言,这么一点距离实在算不上什么。实际上,火影每天中午的狂奔迅速成为了木叶一景,同小李的绕村跑一样。
“等一下啊,明明我才跑了几天而已啊,为什么会这样!?”
“哈哈哈,因为鸣人你很受欢迎嘛!”小李对着鸣人竖起了大拇指。
漩涡鸣人默默地为自己好不容易纠正了的形象再度被毁而伤心。
然后继续往家里狂奔而去。
“佐助助助——今天求做拉面啊,蔬菜我能不能少吃一点呀!”语气相当活泼欢快,带了些久违的孩子气的小任性。

=======


不知道有没有OOC了=-=鸣佐直接进入了老夫老妻阶段,甚至连纠结情人梗都没有了,貌似也不搞笑【远目


唯一的有点是,大概,还算甜?

评论
热度(370)
  1. Yvonne.T填坑的墨香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