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当过去撞上未来6

填坑的墨香:

前文:序章   1   2  3   4  5  
  
  备注: 
  1.叔鸣佐穿越到过去的故事 
  2.少年鸣佐负责全程撒糖以及HE,叔鸣佐有刀 
  3.叔鸣佐设定为博人传后,放飞自我但不出轨
  4.OOC属于我 
  5.为方便阅读,少年鸣佐称为鸣人、佐助,叔鸣佐称为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6.部分灵感来自FATE
  
  
  自打鸣人跟佐助双双离开之后,卡卡西就很忙。
  “……目前我们还不确定鸣人跟佐助究竟是什么情况。”卡卡西就“四战英雄恋情大爆炸”开了一次又一次的会议,“暂时按照鸣人跟佐助在一起的情况处理。各个村子发来的征询信函的回复暂时不需要给出明确的答复,等到鸣人跟佐助那边的情况确定之后再确定方案……”
  “至于长老会跟各个家族族长那边,我们暂时拖延一阵……”
  直到深夜,卡卡西终于把因为鸣人而造成的混乱给暂时稳定下来。
  
  “……这群人还想插手鸣人跟佐助的事情。”鹿丸拿过文件,懒洋洋地道,“他们是不是都不关注族里的年轻人啊?”现如今,有哪几个年轻一辈不是被鸣人的人格魅力所征服?哪怕这个家伙日常表现得多么不靠谱,可他就是有一种能把大家都变成伙伴的力量。
  鹿丸扪心自问,倘使奈良一族长老以家族的命令指派他对鸣人暗下杀手时,他会不会遵从。答案当然是——怎么可能。反倒是他很有可能集合伙伴把这个奈良一族的毒瘤给去除掉。木叶和奈良一族并不需要这种不懂得审视夺度一心为己争利的傻瓜。
  一贯冷静自持的鹿丸都这样,更别说其他的伙伴了。尤其是日向一族,在鸣人扛着压力和宁次一道终于让日向一族退让,不再使用笼中鸟控制分家之后,他在日向一族分家的地位简直已远远超越所谓的家主。这是以自身魅力所吸引而来的人,绝非那些凭借手段掌控的人所能比拟。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鸣人跟佐助究竟是什么关系。”卡卡西只头疼这件事。
  而作为木叶头脑之一的鹿丸,此时也给不出任何有用的答案。这非是他们不懂得何为“朋友”,实际上眼前两位是有相当要好的朋友。鹿丸与丁次更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可他们无法理解的是鸣人跟佐助的“友情”。又或者说,打从一开始,这两位的“友情”模式就不在普通人的理解范围内。
  “等下回鸣人来的时候,让他来找我吧。”鹿丸叹了口气,“如果不能快速确定下来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们后续也不好布置任务。现在其他村子都发来信函询问,我们虽然暂时能遮掩过去,但终究不是个事。”
  “……鸣人明天应该会来火影楼,哪怕他不来……”卡卡西话语未尽,但鹿丸已然明白。
  哪怕鸣人不来,漩涡鸣人为了尽快寻找出宇智波佐助的下落,也必然不会缺席。之前情况太过混乱,让漩涡鸣人打哈哈地给避重就轻地模糊过去了,明天可就不能放过他了。
  
  
  ——虽然我确实想找漩涡鸣人谈谈,但也没想到那么快啊。
  卡卡西想。
  他刚刚打开窗户,正要吹吹冷风休息一下,却忽然瞧见一道黑影,直叫他吓了一跳。要知道虽然比不上鸣人与佐助,可卡卡西本身已是一流高手,实力上能强过他的人其实并不太多,但他竟完全没有觉察这道黑影究竟是何时何地出现在办公室外头的阳台上的!
  卡卡西定睛一看,松了口气。
  那是漩涡鸣人。
  
  他的面前摆着几瓶酒,漩涡鸣人正慢悠悠地对月饮酒。
  卡卡西撑着窗户,懒洋洋地打招呼:“哟,你没回家吗?”
  “……嗯,心里闷。”漩涡鸣人说,他给另一杯空着的酒杯倒了酒,“卡卡西老师,要喝一杯吗?”
  “……”卡卡西弯了弯眼睛,“鸣人你长大了啊,居然会请老师喝酒了。”他推开门,走到漩涡鸣人身边坐下。
  漩涡鸣人笑了笑,依旧自斟自饮。
  “在担心佐助?”卡卡西问,“还是看到我们这里的鸣人跟佐助相处得好,就忍不住想快点找到你认识的佐助?”
  漩涡鸣人眸色微深,那是他的心脏在作痛的表现。可他却只疲惫地笑,将所有痛苦给咽在喉咙。他早已过了只要难受就大喊大叫的年纪。
  “担心佐助……一直在担心啊。但我也相信以那家伙的能力不可能真的出事……他可是与我不相上下的人。”漩涡鸣人说。谈及宇智波佐助的实力,他以朋友为傲。
  “根据技术部门提供的资料,大约两三天的时间就能解读出佐助所在的方位了。”卡卡西道。
  
  
  漩涡鸣人刚倒了一杯酒,正想拿起酒杯。闻言,他一个失神竟碰翻了杯子,酒水倾倒而出。
  他看着在地上四处蔓延的酒水,怔怔出神。
  “那我……很快就要见到佐助了吗?”
  
  卡卡西望他:“你不想见佐助?”
  
  
  漩涡鸣人缓缓闭上眼。
  “我很想佐助,这几年一直都很想。可是……我忽然不敢见他。”
  
  
  卡卡西点头:“近乡情怯,人之常情。”
  
  漩涡鸣人没有反驳。
  他只是把酒瓶直接拿起,对嘴喝。一口饮尽,他开口:“卡卡西老师,去救佐助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让这个世界的‘我们’一起去?”
  “这大概办不到。目前能打开通往‘宇智波佐助’所在空间的道路的人,只有‘佐助’。”卡卡西说,“如果‘佐助’出动了,以目前来看很难劝‘鸣人’不要跟过去。”
  
  
  “……是吗。”漩涡鸣人这样回答。
  
  “他们两个人去有什么问题吗?”卡卡西问。
  
  
  
  漩涡鸣人没有正面回答。他仰头望月,那月亮皎洁明亮,可望而不可及。
  ——“太阳是一种虽然明亮耀眼,却无法碰触的存在。”宇智波佐助曾经说过的话在耳边响起。
  “月亮啊,是一种美丽却遥远到无法接近的存在。”漩涡鸣人忽然说道。
  “卡卡西老师,我想让佐助看到这个世界的‘我们’。”漩涡鸣人接着道,“可我又害怕他看见。你知道吗?”
  
  那隐隐约约的预感在此时此刻突然验证。
  “你们……”卡卡西顿住,他抬起手轻轻拍了拍漩涡鸣人的肩膀。
  
  
  “鸣人跟佐助现在的情况,你也不好继续住在鸣人家里。”卡卡西说。
  漩涡鸣人很感激卡卡西的理解与不点破。他已背负着重担独独行走了那么多年,他已很少也不愿再他人面前暴露内心的痛苦与无措。哪怕那个人是过去的自己,哪怕那个人是过去的佐助。能与他一道背负伤痛的,能让他毫无顾忌地露出伤口的,只有那个曾与他并肩而行的宇智波佐助。
  
  
  
  “诶?为什么要搬走啊?”鸣人很不理解漩涡鸣人的做法。再说了——如果漩涡鸣人搬走了,他跟佐助不就是要分床睡了吗?昨晚才确定了关系,漩涡鸣人很兴奋地想要再跟佐助来一场“卧谈会”呢!
  他很早就知道关系好的人会一起睡觉一起谈天谈地,可他一直就没机会跟佐助这样谈过心!
  “毕竟打扰你们这么久了——”漩涡鸣人一时间想不到好的理由,干巴巴地道。
  鸣人迷茫:“打扰?不是说这两天就能找到佐助——你的佐助的位置了吗?就这么几天时间,不打扰啊!”
  说到这里,鸣人还十分感激:“啊,还有未来的我,真的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跟佐助也不会那么快就知道彼此的心意了!原来这不是友情而是爱情啊!”第一次恋爱的鸣人,显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鸣人。”佐助打断了鸣人的喋喋不休,他显然看不惯漩涡鸣人强行展露出平静的模样。
  “让他走。”佐助说道。
  
  他与漩涡鸣人对视。
  分明比如今的佐助大了那么多岁月,可在那锐利如刀的目光之下,漩涡鸣人竟还是狼狈地率先移开了视线。
  
  佐助不做声。
  
  “诶?佐助?”鸣人愣愣地问。
  “既然他想走就让他走。”佐助这样说,“反正也不过是一两天的时间。”
  “不是这个啊。”鸣人有点脸红,他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正与他的手交握。
  佐助这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何时握上了鸣人的手。
  他干咳一声,耳尖泛红。
  
  
  “……果然还是让我走吧。”漩涡鸣人生无可恋。
  
  
  
  有点不好意思地目送漩涡鸣人离开,鸣人凑到佐助耳边:“是不是……我们让他想起了他的佐助还没找回来啊?”
  “嗯。”佐助点头。
  鸣人也叹了口气:“如果我是他,我也会难过。不过好在很快就能帮未来的我找到未来的佐助了!这下能皆大欢喜了我说!”
  “……嗯。”佐助应声。
  “希望能无惊无险地把他的佐助带回来。”鸣人说,“我很感谢未来的我啊,如果不是他各种暗示明示,我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明白过来我们的感情是什么。佐助你也是啊,作为忍校第一名,居然完全没有怀疑的认定这就是友情!一不小心我们就要错过很多很多年了啊!”
  佐助眸色幽深:“是,我也很感谢他。”
  他微微转头,看向鸣人:“也很庆幸……没有错过。”他说得认真,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清,可那句话却又让这表情染上了几分深情。
  让人情不自禁。
  或者只有鸣人一人情不自禁。
  “你这家伙,太会说情话了。”鸣人喃喃着,缓缓靠近佐助。却忽然感觉到腹下一痛。
  
  “佐助你干什么啊我说!”鸣人跳了起来。
  揍了情人一拳的宇智波依旧高傲:“呵呵,我当年质疑过很多次这感情的问题,是你跟我说这叫朋友的。我信错了人。”一个转身,披风扬起。
  “啊,等等我啊佐助!这不能怪我啊!我以前既没交过朋友也没谈过恋爱啊!”
  “佐助——”
  “佐助助助助——”
  
  
=====


新年新气象,打开写字软件本来想码其他的,但控制不住洪荒之力最终还是写了这篇。emmmm还有人记得这个坑吗

评论
热度(285)
  1. 非正常填坑的墨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好收集
    填坑的墨香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