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纵与狂花(ABO文)(一)

素寒霜:


不太清楚ABO的设定,百度了一下似乎也不太记得了,写着写着肯定会有私设之类的…

(笑)






纵与狂花

 

 “鸣人。”小樱凑到鸣人的颈边闻了闻,有淡淡的香皂气息,却连一点信息素的味道都没有,一般来说,alpha觉醒的最早,像她自己,在佐助离开的那夜忽然觉醒,信息素猛涨,身体开始剧烈变化,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是个alpha了,而佐助则更早,在…那夜,觉醒成了alpha,天资卓绝,虽然她认为鸣人也是alpha,但是身边的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觉醒了,连懒散的鹿丸都在某一天觉醒成了O,鸣人却还是毫无变化,O觉醒最晚,如果一直都没有觉醒,那么就会是个beta,她有点不能想象那样阳光那样耀眼的鸣人是个各方面都很平庸的beta,绿眸闪过一丝担心,有点为难的开口,“你还是没有觉醒。”
 鸣人抓了抓灿金色的脑袋,笑得阳光又灿烂,“没事啦,也许过段时间我就觉醒了呢?我可是A啊。”
 小樱闻言也笑了笑,说:“大器晚成么?也有可能啊。”
 小樱想了想,“伊鲁卡老师觉醒的很晚,他觉醒成为omega的时候比你现在还大一点呢。”
 “诶?”鸣人瞪大了眼睛,发出了赞叹声,“那卡卡西老师呢?”
 小樱轻叹了一口气,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摊了摊手,“至今是迷。”
 鸣人失望的撇嘴,标志性的猫须都耷拉了一点,“佐助那家伙,可是我们之中最早觉醒的啊…”
 小樱拍了拍鸣人的肩膀,“有什么关系呢,大家都觉得你会觉醒成A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我们都有耐心等你。”



 佐助走后的三年里,鸣人一直没有觉醒,可是天性乐观的他觉得就算以后是beta也没什么大不了,他是漩涡鸣人啊,难道是B就不是鸣人了吗?
 可是还是略略有点失落,如果是B的话,就很难站在跟那家伙比肩的地方了吧,他可是赌了咒发了誓要带回佐助的,啊,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只要努力,他就不会输给任何人,他对佐助的心意,更不会输给任何人,他可是注定要与佐助并肩的男人啊。
 


 在听到佐助在蛇窟的消息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就要前去,真正面见了那个三年来一直放在心里的那个人。
 那个人比三年前高了很多,神情也淡漠了很多,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肤色,乌黑的眼瞳姣好的嘴唇还是一如往昔,带着他们都熟悉的感觉。
 鸣人感觉不到佐助身为A的强大的信息素,但小樱和佐井却觉得有些难以呼吸,佐助身上的alpha信息素的压制味道太浓了,而且也太过强大,忍住想后退的欲望,静静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佐助轻轻一跃,衣角扬起,瞬间来到鸣人面前,鸣人一怔,佐助便以拥抱的姿态轻轻揽住了鸣人的肩膀,声音极低,音调有些微微扬起,“三年了,还是没有觉醒吗?真是吊车尾的。”
 鸣人微微扭头,淬不及防就看到了佐助线条优美的下颚,白皙的耳垂,还有耳边垂下乌黑的发。
 他呼吸一滞,鼻尖似乎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木质香味,清新有带些微微的苦涩,硬要鸣人形容的话,他觉得这个味道可以用佐助的名字来概括。
 佐助鼻尖也闻到了一点类似香草又略有些甜的香味,有点阳光,佐助猛地扭头,这吊车尾,不会是现在觉醒了吧?!真不愧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从小到大都没变。

 佐助觉得有点头痛,他的信息素告诉他,他揽住的这个人是个omega,并且正在觉醒。
 小樱和佐井都闻到了鸣人的味道,忍不住面面相觑,小樱心里简直惊涛骇浪,浪头一阵高过一阵,直拍的她有些发晕。

 鸣人闻着佐助身上传来的若有似无的味道,觉得简直是太好闻了,他想再闻一点多闻一点,再凑近一点,最好双手揽住佐助的脖子,把脸埋进佐助的颈项,那样大概味道会更强烈吧?
 这样羞耻的想法闪过一瞬,鸣人便觉得颈侧有些微微的发痒,大概是佐助的头发搔到那里吧,下意识的伸手去抓挠那里,却摸到了一个陌生的凸起。
 在鸣人碰到颈侧的瞬间,一股浓郁的类似香草却无比清甜的香味溢了出来。

评论
热度(223)
  1. Yvonne.T素寒霜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