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徒然恋曲[短篇合集]——第二十八曲——

水中都市:

第二十八曲


さよなら また会える こうして二人 いつの日だって 瞳を閉じれば思い出せるよ I love you だからもう二度と振り向かない キミがそばにいるから キミを愛してる

[说了再见之后 还能再次遇见 这样的两人 只要闭上眼睛就会回想起 I love you 所以不会再次回首过往 因为有你陪在我的身边 我永远爱着你]

——EGOIST《キミソラキセキ》より


◆架空+飞行员黄濑×幼师黑子+HE


七年后的再度相逢


Ⅰ.


汗水沿着脸颊滑落,空气中弥漫的暑气让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明明还不到中午,温度却已经达到了35度了。


在烈日的照耀下,黄濑凉太却依然保持着完美的笑容。


就算是兼职,也不能敷衍。这是黄濑凉太的准则。


“休息十五分钟!”


听到这句话,黄濑立刻在树荫下坐了下来。


“辛苦了。”经纪人小姐递给他一瓶水。


“谢谢。”黄濑拧开瓶盖灌了几口水。


喉结滚动着,即使是普通的动作也奇妙地吸引着别人的目光。


俊美的外貌,高挑的个子,优秀的体格——黄濑凉太就是这样一个吸引着别人目光的男人。


“我说你啊,明明都有工作了干嘛还非要跑来兼职。”经纪人小姐说道。


黄濑扬手很随意地把空水瓶扔进了垃圾桶。他笑着说道:“因为我闲不下来啊。”


当然并不是真心话。


经纪人小姐自从黄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但对他这种显而易见的谎言也没说什么。


“反正只要你觉得好我倒也无所谓,不过你也要适当的休息。”经纪人小姐说道:“要是哪天我接到机长兼模特的黄濑凉太过劳死的消息,我可是会诅咒你一辈子。”


“那时候我不是都已经死了吗?”黄濑笑了笑,眼睛在周围扫了一圈后说道:“水剩的不多了,我去买水吧。”


“不用了,这事儿轮不到你去。”


“没关系的。”黄濑站起来摆了摆手:“正好活动一下,而且便利超市里不是有空调吗?”



黄濑沿着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道路向前走着。


记得这里似乎是帝光中学附近吧?


那些时光似乎已经过于遥远。


高中毕业后,大家都开始了新生活。有人继续上了大学,有人直接开始了工作,彼此的联系减少了许多。虽然偶尔还会联系,但见面的机会更是少得可怜。


而黄濑则是去了国外,现在已经是独当一面的飞行员了。


不过在休息的时候,他又继续了初高中时的兼职——平面模特。


他并不缺钱,也不缺示好的对象。


如果把时间的缝隙都塞满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再想起那个人了呢?


黄濑向马路对面走去,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他蓦然顿住了。


便利超市旁边的树荫下,他绝对不会认错的那一抹水色——


黑子哲也。


为什么?


就算知道黑子就在东京他也没想到这么突然就遇见了。


黄濑连该怎么走路都忘记了。


他突然被一股力量拉到了马路对面,黄濑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看着出现在面前的黑子。


几十秒后有一辆货车行驶了过去。


“黄濑君是想要出车祸吗?”黑子看向黄濑,眼眸中满是责备,“刚才看见你的时候还觉得你变得比以前稳重了,看来是我的错觉。”


“抱歉。”黄濑说完后便露出了笑容:“我是因为突然看见小黑子了感觉很吃惊啦!”


跟以前并无不同的对话,却让人很是怀念。


黑子没有接话,只是平静地看着手中只剩下一根棍的冰棒。


黑子手里拿着的冰棒在刚才的冲击下全部掉落在了地上,在散发着炙热温度的马路上凄惨地化为了一滩水。


“小黑子,我这就去再买一根!”黄濑说着就向店内走去。


“没关系的,黄濑君。”黑子拉住他的衣角,“我还有钱。”


“久别重逢就当是见面礼好了。”黄濑转过身看着他。


“那好吧。”黑子虽然并不赞同,但也就随他的好意了。


“黄濑君是在这边工作吗?”黑子跟在黄濑身后问道。


“嗯。”扑面而来的凉爽让黄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小黑子怎么知道的?”


“我听说你在工作之余还兼职了模特。”黑子一边在冰箱中翻找着一边说道:“做两份工作不会很辛苦吗?”


“还好啦。我如果不做模特不是很可惜吗?”黄濑用着跟刚才不同的说辞。


反正无论什么理由,都只是借口而已。


真正的原因,怎么能让他知道呢?关于这份背德的心情。


黑子没有回答。


“小黑子为什么会在这边?”黄濑转移了话题。


“前几天园里的孩子问起了篮球,有些怀念就趁着周末打算到帝光看看。”黑子说道。


黄濑把钱递给收银员。“小黑子是在幼稚园当老师吧?”


黑子点了点头。


想象着黑子被一群小孩子包围的场景,黄濑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微笑。


“小黑子要不要来参观我的工作?等会儿我也想要去帝光回忆一下。”黄濑把塑料袋里的冰棒又递给了黑子。


“那样会给黄濑君添麻烦吧?”黑子撕开了包装,冰棒在接触到热空气的瞬间便冒出了丝丝的白气。


“不麻烦!”黄濑说道,“啊,好热啊!”


店外的温度感觉更热了。


“那就承黄濑君的好意了。”黑子微微笑了一下,“跟黄濑君一起去帝光感觉也不错。”


黄濑别过了脸。


即使已经有七年未见,但果然还是……


喜欢他啊。


Ⅱ.


黑子注视着不远处那个闪闪发亮的人。


黄濑君还是一如既往地耀眼呢,也许现在更加耀眼了也说不定。


“很少见凉太会带朋友来拍摄现场呢。”经纪人小姐坐在黑子身边说道。


“是吗。”


黑子记得初中的时候曾经被黄濑拉到拍摄现场一次,那次好像是偶然路过……


“我有一个跟凉太差不多大的弟弟,不过他现在在国外,看到凉太就会想起那个小鬼呢。”经纪人小姐笑着说道:“看你们关系不错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提醒他多注意休息。”


黑子静静地听着。


“明明像他这个年龄应该谈场恋爱出去游玩什么的,可他还把时间用来兼职。热心工作是好,但也倒有个度……”


经纪人小姐真的很关心黄濑君呢。


黄濑君,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简直就像是要用尽全力把所有的光芒都燃烧殆尽一般。


“我会提醒他的。”黑子说道。


如果太阳是失却了光芒,那天空会变成什么样呢?


“小黑子,让你久等了!”黄濑向这边跑了过来。


“我并不介意。”黑子说着又咬了一口冰棒。


“啊,小黑子你还在吃冰棒啊?”黄濑说道。


“因为很热。”黑子诚实地回答。


“那也不能这么吃啊,如果吃坏肚子了该怎么办……唔!”


黑子把剩下的冰棒塞进了黄濑的嘴里后说道:“我才没有这么弱。”


香草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甜甜的,凉凉的气息。


“黄濑君,再不走的话就丢下你了。”向前面走去的黑子回过身来。


“等等我啊!”


黄濑把冰棒咬碎,拿起自己的东西便跟了上去。


话说刚才的那个,算是间接接吻吧?



帝光中学,一个承载了他们最初梦想的地方。时隔多年再次来到这里,两人不由得感慨万千。


一起奔跑过的砖红色的跑道;


一起吐槽过的学校食堂;


一起睡过午觉的天台。


曾经在教室里无聊地向窗外看去,夕阳曾在这里停留过,给所有的一切描摹上温暖的色调。


最后是,初相识的篮球馆。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发生在昨日,却又带着无形的隔阂。


“真让人怀念。”黄濑的手指划过篮球馆带着些许斑驳的大门,“现在我们都已经变成无趣的大人了。”


“黄濑君,我们来打球吧。”黑子突然说道。


“诶?”


黄濑闻言惊讶地回过了头,却望进了黑子泛着光亮的眼眸里。


“没问题!”



两人向管理员说明情况后,拿到钥匙打开了门。


宽敞的室内篮球馆一如当年,静静的展现在他们面前。


黄濑把包放在凳子上说道:“小黑子,要不要来one on one?”


“黄濑君是在讽刺我吗?”黑子抱起篮球看着黄濑。


“不是那个意思啦!”


“跟我one on one也没什么意思吧?”黑子说道:“毕竟除了传球外我……”


“跟小黑子打球我觉得很开心哦!”黄濑打断他的话。


黑子注视着那双拥有最耀眼光芒的眼睛。


“很开心。”他又重复了一遍。


黑子弯了弯嘴角:“那黄濑君,等下可不要后悔。”


黄濑的眼眸里闪烁着自信的光,他松开领带把它扔到了一边。


“小黑子,尽管来吧!”


篮球的触感。


鞋底在地板上摩擦发出的声音。


自毛孔中流出的汗水。


仿佛还是那般,单纯地喜欢着篮球的岁月。


“小黑子一点都没有退步呢!”


“黄濑君才是。”


两人筋疲力尽地躺在了地板上。


“偶尔这么尽兴一下也不错呢。”黑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


却并没有得到回答。


他曲起胳膊看向黄濑的方向,发现那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沉入了梦乡。


果然还是很累了吧。


黑子向周围看了看,发现了一件不知道谁随手扔在一边的球衣。


无法得知它的主人是谁,他向那件球衣说了声“对不起”之后,把它盖在了黄濑身上。


浅橙色的夕阳透过窗户照射在篮球馆内,残留着余热的光芒中,细小的灰尘在轻轻漂浮着。


黑子伸出手指轻轻触碰着黄濑的脸颊。


“今天真是谢谢你,黄濑君。跟你一起打篮球我也觉得十分开心。”


他轻轻地说道。


“还有,能再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像是回应着他的话语一般,黄濑在睡梦中弯起了一抹弧度。


Ⅲ.


飞机在蓝天之上平稳地翱翔着。


黄濑密切地注视着面前的仪表盘。


成为飞行员的原因,黄濑其实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如果可以的话,想要在这片蓝天上自由地舒展双翼。


上个周末,他跟黑子重逢了。


还一起在帝光中学的篮球馆内打了篮球。


还是跟以前相同的相处模式,仅仅只是这样,便高兴得像是飘起来一般。


兀自按捺的感情也如同泉水从心底倾泻而出。


他喜欢着那个人很久了。


他回想起还是少年时期的黑子哲也。那样奇特的技能,那样坚定地眼神。


他们是曾经的队友,彼此尊敬的对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黄濑对黑子的喜欢变了质,但他也只是把这份心情埋藏在心底。


也许时间久了就会忘记了吧——


但他的估计却陷入了完全的错误。


果然还是不行呢。


只是看到他,这份鼓动便犹如鼓点跳跃着。


黄濑苦笑了一下,把思绪集中在工作上。


飞机安全地降落在机场上。


办好所有事情后黄濑拖着行李向机场外走去。白色的制服勾勒出他强健的身材,再配上他帅气的外表——一路依然收获了不少目光。


黄濑对这些倒没怎么在意,不如说他早就习惯了。


外面的阳光令人目眩,黄濑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现在还是上午,接下来三天他都是休息,而且最近也没有模特的工作。


该怎么度过这难得的悠闲时光呢?


黄濑向天空望去。那是一片不夹杂任何杂质的澄澈。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了转眼珠。


今天是个好天气呢。



黄濑现在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看着被一群小孩子包围的黑子,黄濑不禁感慨黑子真是有耐心,要是自己的话一定会被这些小鬼给烦死的。


小黑子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啊,帅气的大哥哥!”


一个小女孩发现了站在门口的黄濑,兴奋地叫道。


黑子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目光落在了正摆着手的黄濑身上。


“黄濑君?你怎么在这里?”


穿着围裙的黑子让黄濑有一种新鲜感。


“嗯,稍微有点事。”


自从上次问到了黑子的工作地点后,他就一直想来这个地方看看。


“小黑子,等下有空吗?”


“就快放学了,黄濑君请等一等。”


“没问题。”


黄濑在一旁安静地注视着黑子和孩子们。


总觉得这样的小黑子在上学的期间很少见到呢,笑容也比平时多了一些——真糟糕,黄濑都觉得自己要开始嫉妒起这群小鬼头了。


孩子们陆陆续续被家长接走,当然,在此期间黄濑也受到了不少关注。


“抱歉,让你久等了,黄濑君。”整理好东西后黑子脱下围裙放好,“我们走吧。”


夕阳的余晖在地平线上燃烧着,天空泛起了一丝墨蓝色。


“说起来,黄濑君找我有什么事呢?”两人并排走着,黑子微微侧过身问道。


“我们先去吃饭吧,之后再带小黑子去一个地方。”黄濑的心情闲得很好,语气也上扬了几分。


“什么地方?”黑子不禁有些好奇。


“等下再说才会有惊喜啊!”黄濑笑着说道。


他也没期待着什么惊喜……这么想着,黑子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吃过晚饭后,黑子便被黄濑塞进了车子里。


“所以说我们的目的地到底是什么地方?”黑子问道。


黄濑却只是“嘿嘿”地笑了两声,没有回答。


黑子看着他的侧脸。


如果不是在车上的话真想给他一击加速传球啊。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来爬山啊?”看着面前不算高的山丘,黑子不禁满腹疑问。


没想到黄濑的最终目的居然是要一起爬山……黑子实在是不能理解他的意图。


“再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黄濑一脸神秘,“小黑子,要是你觉得累的话我可以背你……啊!”


他的腹部受到了重击。


黑子没有看他便向前方走去了。


黄濑背起背包,笑着跟了上去。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有不知名的虫儿在轻轻地鸣唱着。


快到山顶的时候,黄濑突然蒙住了黑子的眼睛。


“黄濑君?”


“小黑子,先不要睁开眼睛。”黄濑的声音传来。


不知道黄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黑子也只好照做了。


“可以了。”黄濑拿开了手。


黑子眨了几下眼睛向前看去。


闪烁着光芒的繁星点缀在墨蓝色的天空之上,宛如一幅惊世的画卷在眼前铺陈开来。


“这是以前我偶尔发现的,就想如果能和小黑子一起来看就好了。”黄濑笑着说道。


黑子看向他,那双灿黄色的眼眸在星空下闪烁着明亮的光。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有些不正常。


“谢谢,黄濑君。”黑子注视着璀璨的星空说道。


黄濑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拉住了黑子的手。


并没有遭到拒绝。


他弯起嘴角,向那片星空望去。


Ⅳ.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人措手不及。


正窝在床上翻着手机的黑子听到外面的雨声后立刻掀开被子冲到外面,把院子里的盆栽都搬回了屋里。


这些年黑子发展出了另一个兴趣,那就是种花。虽然被朋友嘲笑为老年人的兴趣,但黑子也没放在心上。


看到自己精心照料的种子开出美丽的花朵时,心情不是会很好吗。


抢救完盆栽后,整个人差不多也湿透了。黑子撩起自己额前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他随手拿了几件换洗衣物就走进了浴室。


泡了个澡出来后,黑子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看着放置在一边的盆栽们。颜色各异的花朵们绽放着美丽的色泽,他的注意力突然被几棵黄色的花朵给夺去了。


他蹲了下来,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那黄色的花瓣,之上残留的雨珠轻盈地滑落在地板上,濡湿了他的指尖。


这个花瓣的颜色,很像黄濑君头发的颜色呢。


黑子想起前不久和黄濑一起看过的那片星空。


真是绚丽的景色。但是,他的心思大部分都在那个人身上。


黄濑凉太。


黑子觉得自己也许是喜欢他的。


之所以用“也许”来形容,是因为黑子对于“喜欢”这种情感并不是很清楚的缘故。


在分别后的七年里,黑子对这种暧昧不清的感情也曾经多次质问过自己,但却依然无法得出一个肯定或是否定的答案。


本以为就会怀抱着这样模糊的感情一直走下去,黄濑却再一次闯入到了他的生活中。


还是一如既往的麻烦啊。


黑子却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铃铃铃……”


突然传来的音乐声吓了他一大跳,随即他便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黑子站了起来,驱使着自己有些发麻的双腿走到床边,拿起了被扔在一边的手机。


是黄濑君的来电。


黑子的心中莫名地用上了一股喜悦的感情。


他接通了电话。


“喂?”


“那个,是黑子君吗?”电话里传来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黑子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请问你是?”


“我是凉太的经纪人,你还记得我吧?”


原来是经纪人小姐!


可是经纪人小姐为什么要给自己打电话呢?而且用的还是黄濑君的手机。


“虽然很突然,但是你能来凉太的家里一趟吗?”


“……黄濑君怎么了吗?”黑子有些不好的预感。


“凉太在拍摄现场晕倒了,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他叫了你的名字,我想是不是把你叫来比较好……”


“我马上就过去。”黑子挂断了电话。


黄濑君真的是个大麻烦。


黑子无暇顾及还下着的大雨,关上门便冲进了雨帘。


而且还是个大笨蛋。



“黑子君,没关系吧?”


经纪人小姐看着浑身湿透的黑子担心地说:“抱歉,让你在这种天气里还……”


“没关系的。”黑子打断了她接下去的话,“黄濑君怎么样了?”


“医生说是睡眠不足,打了点滴之后脸色看起来好了一些,只是睡得还不怎么安稳。”


黑子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注视着他苍白的脸,面容之上的黑眼圈看起来很是明显。


他轻轻碰触了一下那人的头发,就像是在家里碰触着那些黄色的花儿一般。


等他好过来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黄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过比起早上来已经小了很多。


“黄濑君。”


黄濑听到这一声熟悉的熟悉的呼唤,转过头便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黑子,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黑子问道。


“我记得今天有个外景,我正在拍摄,然后……”


然后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然后你晕倒了,是经纪人小姐把你送回来并叫了医生。”黑子接着说道,“她现在已经回去了,等你好了之后可要记得去道谢。”


黄濑沉默了。


黑子也没有再说什么,室内的空气显得沉重起来。


“小黑子,你在生气吗?”黄濑坐了起来问道。


虽然黑子看起来跟平时也没什么两样,但黄濑觉得他似乎是在不高兴。


“没错,我很生气。”黑子坐到床边看着他:“黄濑君,请你把兼职辞掉吧。”


黄濑皱了一下眉头:“小黑子,这恐怕不行。”


如果辞去了兼职,空闲的时间便又会像飓风般让自己无处遁形。那些绵延的思念又会如刺般深深压榨着呼吸。


“黄濑君,你是想把时间的缝隙全都填满吗?不给自己一丝放松的时间。再这么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黑子说道。


他当然不是不明白。


黄濑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


“那这样好了。”黑子说道:“你休息的时间,跟我一起度过怎么样?”


黄濑睁大了眼睛,随后便笑着说道:“小黑子,不要给我这么大的幻想啊。”


我会忍不住的。


“并不是幻想。”黑子握住他的手,“我想跟你一同度过。不对,让我跟你一同度过吧。”


在心中涌动的这种情感,果然还是喜欢吧。


黑子终于得出了答案。


黄濑有些颤抖地把他拥进了怀里。


“不许反悔啊。”黄濑沙哑着声音说道。


“黄濑君这么担心的话,”黑子伸出了小指,“来拉钩怎么样?”


“小黑子一副哄幼稚园小孩子的样子。”黄濑弯了弯嘴角,勾住了他的小指,“不过就当一回小孩子好了。”


“黄濑君,下次我们再一起去打篮球吧。”在黄濑身边躺下,黑子这么说道:“然后再一起去看一次那个星空。”


黄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


从此我的时间里,再没有痛苦。因为你的存在,填补了所有荒芜的罅隙。


第二十八曲 終わり


※看星星的那个场景灵感源自于《化物語》第12话。


评论
热度(15)
  1. Yvonne.T焚詩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