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玖·鸣人一家〗明日重逢09

草莓优酪乳:

前文地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诶,古楼兰?”


 


春野樱差点被咖啡呛到,她咳嗽着,看向面前一脸认真的金发青年,有些吃惊道,“你问这个干嘛?这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是关于我父母的事情的说。”鸣人挠挠头,“之前爸爸去找卡卡西老师了,他研究那个卷轴很久,觉得封印卷轴的查克拉跟自己的非常像,而卡卡西老师说他们发现两次封印的术式也一模一样,应该就是同一种封印术。”


 


小樱“啊”了一声,她放下手中的咖啡,脑内飞快地思索着:“那个卷轴上的封印术,是漩涡一族的秘术,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是一种既可以当成封印,也可以变为解印的术,既然如此,玖辛奈夫人是不是可以重新解开封印呢?”


 


“咔酱试过了,没有用啊……”鸣人摇摇头,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方糖,心情低落,“所以最后的结论是,哆酱认为施加封印的是数年后的自己,如果要重新解开封印,除了学会解除封印的忍术外,还必须借助与自己一样的查克拉……”


 


“可是四代目已经……”小樱的话音低落下去,她努力帮忙想着解决的办法,结果却徒劳无功。


 


“嗯。”鸣人郁闷地挂在椅背上,心情很是烦躁:“卡卡西老师说,也许我们可以去楼兰看看,当年他和父亲一同去那里出过任务,那里有个叫啥龙…呃龙啥来着的……”


 


小樱:“……龙脉?”


 


“哦对对,龙脉!”鸣人一拍手,但他也只激动了这一下,很快又趴到了桌子上,“据说当时龙脉发生了暴走,是我父亲用飞雷神手里剑封印住的,父亲的查克拉非常强大,将会一直留在封印之中……卡卡西老师认为我们可以去楼兰国查探一番,看看能不能从龙脉的封印中找到办法。”


 


“但是楼兰这个地方……有点奇怪啊。”小樱摸摸下巴,仿佛在回想着十分久远的事情,“那得有六七年了吧,咱们被纲手大人派去抓捕叛逃忍者百足,一路追去了楼兰废墟……我只记得当时突然爆发了一股巨大的能量,它摧毁着四周,又把你和大和队长拖入了一片强光之中……”


 


她说到这里,一双翠绿眼眸转而望向鸣人,叹气道:“等那白光消失,我和佐井冲过去找你们,只看见你们躺在地面上,百足已经不知所踪,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只有你和大和队长知道了,可是……”


 


鸣人眉头紧皱,他知道小樱那句可是后面是什么,可是偏偏他和大和队长完全没有了那段记忆,当年就死活想不起来,脑内一片空白……都过去这么久了,现在再想更是白费功夫。


 


“算啦,就算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得跟爸爸妈妈去一趟楼兰,不能就这么拖着哆酱咔酱在这个时代啊!这也算我能为他们做的事情的说!”鸣人揉着脸,试图让自己重新恢复精神,一口气把咖啡喝掉——然后被苦的直吐舌头,“这玩意儿也太难喝了吧樱酱!下次能不能给我果汁啊。”


 


小樱哼哼一声,用力敲了下他的头:“咖啡因可是很能提神的,对你这种睡眠不足没精打采的笨蛋来说最有效了。”


 


她开玩笑般「揍」完同伴,又正经地替他担心起来:“你确定要带着你的父母一起去楼兰吗,路上会不会有危险?把他们留在木叶也可以吧,我和佐助君都能替你好好保护的。”


 


鸣人笑道:“谢啦樱酱,你和佐助保护他们我当然很放心,但是哆酱和咔酱都说要跟着我一起去……我也不想让他们一直担心。”


 


他眯起眼,豪爽地拍拍胸口:“而且我现在这么厉害,一定可以照顾好爸爸妈妈的说!对不对樱酱!”


 


“是、是,你最厉害喔。”小樱凉凉道,“厉害的你下次跟佐助君打架请找个无人区,再把医院天台轰飞我就让你们俩知道谁才是最厉害的。”


 


“啊哈哈……那只是个意外啊樱酱,我前两天是和佐助在天台聊天来着,然后拌了两句嘴,我们就小打小闹了下,谁想到……”


 


“走走走,你走,赶紧走。”小樱开始轰人,顶烦听他说话,她穿上白大褂,换好高跟鞋,风风火火就要去工作。


 


“等等啊樱酱!今晚的烟火大会,别忘了和卡卡西老师佐助约的时间的说!我先陪爸爸妈妈,然后就去找你们~!”鸣人远远在后面扯着嗓子喊,今天是木叶村一年一度的烟火祭,照例晚上除了各种好吃的好玩的,还有精心准备的烟花,他们七班只在一起看过一次,后来发生了好多好多变故……就不提了,这次是重聚后的第一次,不可能之事变为可能……可得留下个美好的回忆。


 


小樱头也不回地冲他胡乱挥挥手,看似很不耐烦的样子,她搂紧了怀中的文件夹,从走廊转过弯,忍不住笑了起来。


 


*


 


漩涡鸣人家。


 


“这么多衣服,你从哪儿弄来的呀?”


 


玖辛奈看着铺了满满一床的浴衣,觉得自己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多的衣裳,她很怀疑是不是傻儿子把浴衣店给抢了。


 


“这都是老板们送的,我说不要不要了,他们还是一个劲塞给我。”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活动着酸痛的胳膊——时值烟火大会,村子里商家几乎都在抓住机会卖有关的东西,浴衣这种标准装备就更不必说了……他明明是去买衣服的,结果老板们一听他在帮「亲戚小孩」挑浴衣,纷纷跑来直接送给他不要钱……鸣人也很不好意思,但这都是村民的好心好意,也没法真的拒绝,只好托着高高一摞衣服回家了。


 


“没办法,以后多帮大叔大婶们做些事情就好了,如果他们有啥需要帮忙的,我就冲过去,不会让他们白白破费的说。”


 


小玖辛奈见他颇为无奈的表情,抿嘴笑道:“你可比水门还受大家欢迎呢,大叔大婶们也这么喜欢你,这是好事嘛!水门更多是招小姑娘喜欢,他那才叫倒霉呢……哈哈哈。”


 


想当初有个小忍者喜欢上了水门,送的情书被拒绝了,哭着跑回家,小忍者哥哥很生气,跑去找水门打架,被水门一边道歉一边打趴下了,也哭着跑回家了……等妹妹好不容易放弃了,哥哥又开始追着水门不放,死活要拜他当老大……这麻烦一个接一个,惹的是没完没了。


 


“……”小水门脸上一晒,觉得身旁的鸣人眼睛亮晶晶,好像很想听听详细内容似的……他赶紧把这个话题岔过去,“鸣人,咱们先出去,让玖辛奈换衣服吧……玖辛奈,一会儿我们再来找你。”


 


玖辛奈想着过去的事情,嘴角弯弯,她拿起一件苍蓝色的浴衣递给水门,笑眯眯道:“你穿这件,我觉得这件最好看。”


 


“那咔酱你穿这件吧,这件跟蓝色的衣服很配的说!”鸣人也捡起一件衣服,抖落开来,在玖辛奈身上比划着。


 


那是一件嫩粉色的浴衣,像水蜜桃一样,上面还绣着漩涡状的暗纹,可爱之余又不失漂亮,玖辛奈歪了歪头,心里觉得其实自家儿子审美也没跑的那么偏,更加决定要趁自己还在的时候把他的审美拯救回来!


 


鸣人不知道小咔酱在想什么,只看她紧紧抱着衣服露出高兴的笑容,自己就感到特别满足了,他拉着水门的手离开,两个人也去换衣裳,只等夜幕降临,一家人出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还有看烟花~


 


*


 


夏日的夜晚少了些白天的闷热,习习晚风拂面,带来些许凉爽。


 


木叶村渐渐热闹了起来,穿着浴衣的忍者们走出家门,三三两两结伴而行,轻快的交谈声、欢笑声萦绕在每个人的身畔。


 


鸣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年幼的双亲身后,攥着他那鼓鼓囊囊的青蛙钱袋,一旦瞧见玖辛奈或者水门对什么感兴趣,便直接眼疾手快地把钱递过去,以至于他们一家人没逛完一条街,便收获了一堆战利品。


 


“鸣人,我就是看看,看看而已!你快别买啦……”玖辛奈左手拿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糖,右手又被鸣人递过来一盒小丸子,她觉得再这么一个摊位一个摊位挨个买下去,鸣人的小青蛙钱袋就要被掏空了。


 


鸣人却乐在其中,他一转身的功夫又买了一个面具,画的是一只橘红色的小狐狸,耳朵稍尖尖的,瞧着是惟妙惟肖。


 


“嘿嘿,可爱吗?”他给自己戴上面具,笑嘻嘻地给哆酱咔酱做鬼脸,“像不像狐狸!”


 


因为玖辛奈不许他再剃板寸,所以这个时候他的头发重新长长了一点,毛茸茸的一颗金色脑袋,配上面具,还真的像只很可爱的大狐狸。


 


“可爱可爱!我们的鸣人最可爱了!”玖辛奈见他把面具半掀起来,露出亮晶晶的一双蓝眼睛,笑嘻嘻地望向自己,登时心中就软化了,扑到鸣人身上揉毛,满大街这么多青年忍者,果然还是她和水门的孩子最!帅!呢!


 


“爸爸和妈妈也有的说~”鸣人从身后又变出两个面具,比他戴的那个稍小一点,也都是狐狸形状,一只是金色的,一只是红色的。


 


“我小时候很喜欢这种小玩意儿,面具什么的,想想就很酷啊。”鸣人絮絮叨叨着,他一跟父母在一起就开启了话唠模式,自己说啊说的也不嫌烦,像是要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琐事都讲一遍似的,不过他讲的全都是开心的事情,不是那么好的回忆都一带而过,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水门一边安静地听鸣人的谈话,一边接过他递来的面具,斜斜地别在脸侧,华丽的面具遮住金色的头发,当真好看极了。他本来就长得俊秀,身上又带着一种温雅的气质,在熙熙攘攘的街上,格外引人注目。


 


“幸好让哆酱画上了猫须当伪装,不然感觉好危险啊……”


 


鸣人感受到周围不断投来的目光,心里默默想着,不作声地往水门身前挪了挪步子,替他挡住了很多隔空飞来的探究与好奇。


 


爸爸只能给妈妈看,不能给你们看的说


 


小四玖并不知道鸣人在脑内什么,他们正蹲在一个摊位前,一个挽起袖子努力捞金鱼,另一个则认真地帮忙指导着。


 


“可恶,怎么又让它逃了,只差一点点了……”玖辛奈盯着自己手里的小铁圈,上面的纸已经破了,滴滴答答淌着水滴。


 


一条红白相间的小金鱼摇头摆尾,在一池的鱼中它个头最大,因而也最不好捞上来,但这恰恰激起了玖辛奈的好胜心,一连破了三个纸网也不愿放弃。


 


刚才明明已经将小金鱼舀了上来,只差一点点就能把它倒进小盒子里了,结果就在最后一秒,小金鱼仗着它的重量坠破了只网,重新跳进水池中,顺带还溅了玖辛奈一脸的水花。


 


她正无限懊恼着,忽然觉得手上一热,转头望去,只见水门的手正放在自己手背上,他拍了拍玖辛奈,是很温和的安抚。


 


“没关系,我帮你捞上来。”他低声道。


 


玖辛奈的手里还握着那个纸网……铁丝的柄明明是凉的,可是她的手心却蓦地有些发烫,热度顺着手心一路往上,很快烧到了耳后根。


 


她没有抽出自己的手,只把头别过去,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不用你帮的,我要自己…自己做到!”


 


水门点点头,想了想:“我有个办法。”


 


他牵住玖辛奈的手,两只小小的手交叠在一起,一同握着那只纸网,小金鱼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又被从水中捞了出来。


 


……


 


鸣人把自己的面具从头上「刷」地拽下去,盖住自己的脸——爸爸可真厉害啊!他躲在面具后面傻笑着,闭上眼睛不好意思去瞧年幼父母的粉红泡泡。


 


于是后来一家三口都脸红红的,玖辛奈把千辛万苦捞起来的金鱼放在一个小玻璃缸里,捧到鸣人面前,笑眯眯:“送给你~!”


 


鸣人小心翼翼的接过小玻璃缸:“咦,咔酱不是很喜欢这条金鱼吗?”


 


“因为我觉得它很像你……小时候?”玖辛奈眨眨眼,她看到过鸣人小时候的照片,那时候他还没有这么瘦瘦高高,是小小的一只,圆下巴大眼睛,特别可爱。


 


小金鱼在玻璃缸里游来游去,胖乎乎的,也是小小一只,圆滚滚,大眼睛,身上的颜色比起大红更偏橘红,非要说的话……还是有几分像小鸣人的。


 


水门则思索道:“我倒觉得它现在最像玖辛奈。”尤其是欢快游动的样子……他忍不住侧过脸笑了起来。


 


玖辛奈听了却很高兴,伸手戳了戳小鱼,又戳了戳自己的面颊,得意道:“鸣人长得像我嘛,小时候肯定也像我,对吧!”


 


鸣人当然猛点头,他手心里小小的一个玻璃缸,玻璃缸里有一尾小小的鱼,但这是他父母一起得到又送给他的,对他来说就像世界那么大。


 


他用一层查克拉把玻璃缸包裹起来,派了个影分身先送回自己的家,再三叮嘱不能摔了砸了,影分身比他放松不到哪儿去,端着玻璃缸只敢一步步走回去,走之前还依依不舍,非得跟水门玖辛奈抱一抱才肯离开。


 


“……”鸣人选择性忽略了一步三回头的影分身,他算了一下时间,估摸着烟火大会就要开始了,便将小水门和小玖辛奈一手一个拢在身侧。


 


“哆酱,咔酱,我们去看烟花吧!”他乐呵呵地提议道,“但是这里人太多了……我有一个很好的地方,没有人打扰嘚吧呦!”


 


在这样热闹的时刻,想要找一个没人打扰又视野开阔的地方实在很难,但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向来不走寻常路,谁都不敢去的地方他却是常客。


 


于是没人知道,这一年的烟火祭,四代目影岩脑袋上多出了几个人……


 



评论
热度(79)
  1. Yvonne.T草莓优酪乳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