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鸣佐子】The First番外一:Beautiful Love

二月七日凛冬:

☆年龄限制请注意


☆The First正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最终章


The First番外一:


Beautiful Love


        甜品店里很暖和,可是坐在店里的樱发少女心里却像是窗外萧瑟的冬天一样寒冷。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是日向雏田,小樱莫名的有了一种时空交错的恍惚感。


        不久前,还是自己坐在这个羞怯的女孩对面,鼓励她勇敢地表达自己的心意。


        自己和雏田都是恋慕着一个对自己来说仿佛遥不可及的一个人,本希望和她一起相互扶持的,眼下她却说出了放弃的话语。在月球执行任务时和鸣人明明看起来那么亲密。


      “为什么?是因为鸣人说他喜欢我吗?”小樱有些急切地发问,这个问题她还是能够回答雏田的。


      “不是的。”雏田摇了摇头,“我希望鸣人君能够幸福。所以,如果他真的喜欢小樱你的话,我那个时候就不会告白了。”


        小樱知道她在说佩恩袭村之时的事情。一直关注着鸣人的她早就察觉到了鸣人的真心。         那么,也就是说现在的放弃意味着,她发现鸣人终于找到了真正喜欢的人?


        小樱有些吃惊地看向雏田,一个人的身影浮现在脑海里。


      “不,怎么会……”少女的眼神动摇了起来,“不可能啊……”


      “小樱。”一双温暖柔软的手覆在了小樱颤抖的双手上,轻轻拢了拢。“我知道放弃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你和我不一样,我从来都是只能远远地偷看鸣人君,但是你却和佐助君成为了队友,离他很近。”


        那些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东西,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但是,其实我的放弃并不是完全为了鸣人君,更多的是为了我自己。”


        然而,有些东西是必须舍弃的。


        “?”小樱有些疑惑地看向雏田。


        雏田温柔而坚定地看着她:“小樱会知道的,我相信你。”




       小樱和雏田从甜品店分别后,漫无目的地走着。她的思绪乱成一团,心里像是堵着一团吸满了水的棉花似的沉沉地坠在那儿。


   “居然走到了这里啊……”小樱踩断了一根枯枝。树枝啪嗒断裂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结果发现自己走到了小时候偷偷搭建的秘密基地。幼年的自己因为突额头而自卑,连朋友都不敢交,所以才建了一个秘密基地自己玩耍。         


       小樱看了看秘密基地——树洞前杂草丛生,被一些枯草断枝挡着,估计里面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定是像自己现在的内心一样狼藉不堪。


       小樱抱着膝盖靠着树坐了下去,把脸埋进了手臂里。树林里到处是枯枝落叶,萧瑟寒冷。


       “果然在这里。”


       “?!”听到声音的小樱猛地抬起头,“井野?”


        “雏田都告诉我了,她说你现在心情一定很不好。”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那还用说吗?小时候一受委屈就跑到这里来,结果长这么大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是啊,我还真是没长进……”小樱说着,又把头低了下去,“井野,我是不是很没用?”


      “什么?”


      “其实,其实我早就发现了……我不管怎么努力,都没办法介入到那两个人之间。他们两个人,一直在想着对方,因为对方变强,为了对方拼命……”小樱攥紧了手指,“可是我不想被丢下啊!不想被他们俩甩在身后!我那么喜欢佐助君……我明明都那么努力了!可是……他为什么都不看我一眼呢……”


        樱发少女说话间带上了哭腔,哽咽着继续说道:“我本来想着,如果,如果雏田能够和鸣人在一起的话……我一定也有继续追逐佐助的勇气……但是她和我说,她放弃了……为什么啊,明明雏田也那么喜欢鸣人啊……”


        小樱抽噎着,断断续续说着话,说给井野听,也说给自己听。


       明明都想好了的,虽然是自己拜托鸣人追回他的,但是只要佐助能回来,自己就可以给他一个家,也许他们还会有个孩子。就算佐助不愿意在村里待着,自己也能够在村里默默等待着他。


        可是这一切的假想,都被事实击破了。


        自己终于还是被他们双双甩在了身后。


      “我真的好没用……”樱发少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种痛苦,甚至比当时在四战战场上佐助在幻术中捅过她的胸口之时的痛楚更难以忍受。


        “小樱你,既自私又任性。”


        “?!”小樱抬起头来,眼角微红。她有些吃惊地看向井野。


        “你自私地恋慕着佐助,却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你又任性地接受着鸣人的好意,不自觉地忽视自己给周围人带来的苦恼。”井野顿了一下,看向小樱。


        樱发少女想起了佐助冰冷的眼神和想着去暗杀佐助时被她下药丢在路边的牙他们。


        连反驳都没有反驳一句。她羞愧地低下了头。


       “但是,谁说你没用了?”


      “我知道小樱,打败了晓组织的傀儡师蝎。我知道的小樱,在战场上召唤出了和纲手师父一样的蛞蝓给大家疗伤。我知道的小樱,告诉我自己亲手打断了辉夜姬的角帮助鸣人和佐助封印了她。”


       小樱抬起了头,睁大了哭红的眼睛看着井野,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我知道的,小樱你也想要守护自己和鸣人佐助之间的联系。”井野蹲了下来,直视着小樱的眼睛。


      “我都知道哟。”


        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啊。所以——


       “我希望小樱你啊,除了佐助,也好好看看大家吧。”


        好好看看你的家人,好好看看你的同伴,好好看看我。


      ”因为,除了爱情,还有其他同样珍贵的东西啊。”


       你的充满爱的一生,不该只有一种情感。


      “除了佐助和鸣人,你的生命中还有很多人啊。你和其他人,也有着重要的羁绊不是吗?”


       如果现在这样的情况让你感到痛苦了的话,那就大踏步走出来吧。


      “井野……”小樱的眼泪涌出了眼眶。是啊,自己也是知道的,那个设想出来她和佐助的未来,不能让佐助幸福,更不会让自己幸福。不仅如此,还会让她错失更多生活中其他的美好事物。


        井野伸出手,微笑着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樱发少女愣了一下,她抬手摸了下自己的额头,然后慢慢垂下来手。但是,樱发少女的手臂并没有收回,而是伸出去紧紧抱住了井野。


        这个幼年时撩起她的刘海让她勇敢地露出自己额头的少女,这个曾经给了她的友情的少女,这个一直在看着自己的少女,现在又给了她走出痛苦的无限勇气。


      “井野……”小樱把脸靠在了井野的肩上,“谢谢你……对不……”


      “我可不想听到道歉的话语哦,如果真觉得抱歉的话,就赶快给我振作起来吧!”井野打断了小樱的话语,用力拍了拍她的背。


        樱发少女低着头,笑了两声,随后紧紧抱着井野,嚎啕大哭起来。


        不断涌出的泪水,带走了少女全部的痛苦、委屈、不甘、歉意……


        去你的宇智波佐助,去你的漩涡鸣人,如果追不上你们,那我就飞起来。


        我春野樱,从今天开始,要成为自己的英雄。


       


      补档


       First Nightの小破车


       


        鸣人站在旅店门口等着佐助,想着自从初夜以来,只要是和佐助落脚在旅店里,晚上就一定会做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情。更糟糕的是,如果白天就打定主意晚上住店的话,自己一整天都心神不定的。结果基本上就是晚上到了店里,佐助前脚走进房间,自己后脚就关上门,把人压在了身下。


        真是食髓知味。


        这样的日子,大概又过了有小半个月吧。


        总感觉好……鸣人不知道该用什么词了,和自己喜欢的人做❤这种事情总不能用“淫荡”来形容吧!


       想起佐助晚上散乱的发丝,迷离的眼神和轻轻颤抖的身体,鸣人赶紧摇了摇头——再怎么说白日宣淫都不好啊!


        正当鸣人胡思乱想着,佐助从旅店大步走了出来:“鸣人,我们回村去!”


      “怎么了吗?!”鸣人见佐助一脸严肃地向自己走来,顿时紧张了起来。


      “忍鹰刚刚带来了卡卡西的信,找到‘阳之卷‘了。”




      “所以……那个‘阳之卷‘是在月亮上?!”鸣人看着端坐在雏田旁边的舍人,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怪不得我和佐助这几个月什么都没发现!”


        木叶村里,几个人聚在日向家大宅的会客厅里围坐在一起,看着放在他们中间的卷轴。


      “是的,舍人君特意将卷轴送过来了。”雏田微笑着看向舍人。


     “‘阳之卷‘和‘阴之卷‘都是我们大筒木一族上古流传下来的秘卷。‘阴之卷’被大筒木羽衣一族所掌握,留在了地球上,而‘阳之卷’则被我族人带到了月球上。如你们所见,‘阴之卷‘拥有将阳刚男子变为阴柔女子的力量,而‘阳之卷‘却恰恰相反。”舍人看向佐助,“在月球上与你交战之时,我就说过了,这两卷是为了防止拥有血继界限的氏族,在族内只剩下一种性别的族人,而无法延续血脉时所需要的禁忌之卷。”


      “那就是说,这个卷轴只有对拥有血继界限的人才有用?”一旁的小樱说话了。


      “没错。宇智波君你只需要像之前查看‘阴之卷‘时一样,运用轮回眼查看‘阳之卷‘就可以了。我和雏田需要回避一下,其他人想待在这里也没问题。”舍人摊开了阳之卷,对大家说道。


      “那我和鸣人就在这里看着。可以吧,鸣人?”


      “啊?好。”鸣人听到小樱的声音有些心虚,自己和佐助离村那天前来送别的小樱差点拍碎自己肩膀的痛感还十分真切。


        看到金发少年心虚的样子,樱发少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了啦鸣人!看到佐助君好好地坐在这里我就放过你啦!佐助君,你开始吧。”


        佐助看了看鸣人,点了点头,开启了写轮眼。


        鸣人认真得看着低着头的佐助的侧脸,想要把女孩子模样的佐助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估计以后也见不到了吧。


        卷轴发出了耀眼光芒,鸣人和小樱不得不用手遮住了眼睛,屋内每一个角落都被照亮了。


        没一会儿,强光暗淡了下去,两个人迫不及待地放下了手。


      “哎——?”鸣人有些吃惊地看着还是女孩子的佐助,有些奇怪。


      “雏田,大筒木君!”小樱急忙拉开了门向着站在院中交谈的两人喊道,“佐助君没有变回来!”


        雏田和舍人闻言,急忙回到屋内一看,佐助还是女性的样貌。


      “的确是有一种情况会使得‘阳之卷‘失效。”舍人突然饶有兴致地笑了一下,然后凑到了雏田耳边说了句什么。


        雏田听着舍人的耳语脸红了起来,然后又凑到了小樱耳边。佐助和鸣人看着三个人的窃窃私语,有些摸不清头绪。


      “佐助君,可以请你站起来一下吗?”雏田走到了佐助面前。


       佐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也站直了身体。


      “白眼。”雏田开启了白眼,清晰的经络从太阳穴延伸到了眼睛附近。她盯着佐助的小腹,然后微红着脸微笑了起来。


        她向小樱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鸣人说道:“可能还是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但是应该没有错了。鸣人君,你要当爸爸了。”


        鸣人愣住了。


      “佐助君怀孕了。”


       “什……?!”作为当事人的佐助,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佐,佐助怀孕了?!”鸣人睁大了眼睛看向雏田,对方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点头。


      “‘阳之卷‘只会在被施术者怀孕时才会失效,恭喜恭喜。”舍人笑着看向呆愣的两人,心情大好。


       “佐助,我……”


       “哗——”鸣人还没来得及和佐助说一句话,人就被佐助掀飞了出去,直接砸倒了会客厅的拉门,掉在了院子里。


        佐助怒气冲冲地冲了出去,小樱见状赶紧拉住了佐助。


      “佐助君冷静啊!不能动气啊会流产的!”


        雏田也跑到了佐助身边:“佐助君!”


      “佐助,对不起,我,我会负责的!”鸣人看着气得头发都炸起来了的佐助,直接跪在了地上,双手伏地,额头磕在了地上。“你要把我怎样都可以!但是,但是孩子……”


       “谁说我不要这个小孩了?”佐助牙关咬得咯吱咯吱响。


       “?!”鸣人抬起头来,震惊地看向佐助。金发少年鼻尖上还粘上泥土,看起来有些呆呆的。


        小樱和雏田看了看佐助和鸣人的样子,又对视了一眼,笑了起来。


      “真的是笨蛋夫夫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樱笑得直不起腰。


        雏田捂住嘴,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总而言之,还是先去一趟医院吧,估算一下预产期什么的。”小樱揉了揉眼睛,轻轻拍了拍佐助的肩膀,“我先去医院等你们,产检要准备好多东西呢!”


        佐助还直直地盯着鸣人。鸣人被他盯得浑身发毛,深怕等人一走,佐助一个千鸟就电他个外焦里嫩。


        雏田和舍人扶起了倒下的门,看着鸣人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


       “佐助……?”金发少年走到廊前,有些胆怯地呼唤了一声恋人的名字,然后轻轻拉住了佐助的手。


       “……”佐助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看向像是被主人训斥了的大型犬一样低头抬眼看着他的的鸣人,开口说道:“去医院吧。”


      “哦!”鸣人听到佐助的话语,顿时像得到了大赦一般,恢复了精神,甚至还有点兴奋,“那我们先走啦!谢谢,雏田,舍人!还有,那个,门,抱歉了!”


      “没事的,鸣人君,快去吧。”雏田点了点头,一旁的看戏的舍人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鸣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拉着佐助离开了。走到日向家大门时,鸣人突然想起了什么,结了个影分身的印,另外三个鸣人飞快地跑开了。


      “干什么?”


      “不干什么!”鸣人突然大声反驳,紧张地捏紧了佐助的手。


       佐助白了他一眼,现在他还真没心思和他拌嘴。鸣人见佐助不再追问,放下了心。


       两个人走到了木叶的街道上,向着医院走去。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被鸣人牵着的手上传来的温度,让佐助有种不真实感。居然怀孕了,居然真的要和这个吊车尾的有个孩子了。


        黑发少女向前方看去,看到了远处影颜山上历代火影的颜像。


        一代火影,二代火影,三代火影,四代火影——鸣人的父亲。


       “家人啊……”佐助悄悄看了眼鸣人。


        鸣人的傻脸有一天也会被刻在上面吧。黑发少女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


        正在这时,鸣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佐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个时候鸣人放出去的三个影分身正向他们跑来,手里抱着——一大束花?!


       “给你!”影分身们气喘吁吁地跑到鸣人身边,把花塞给了他,“加油!”


      ”嘭”的三声,影分身们消失了。佐助觉得莫名其妙,鸣人突然松开了他的手,双手捧着那一大捧花,单膝跪在了他面前。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行人被这个抱着一大束鲜花的金发少年的举动所吸引,纷纷停下了脚步。佐助被鸣人不明所以的举动震惊,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佐助!”鸣人抬着头,湛蓝的眼睛热切而又激动地注视着佐助,“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哦————”围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还有人吹口哨。


      “原来是求婚吗?!”佐助总算反应过来了。真不愧是意外性NO.1的忍者漩涡鸣人,就算是他也没料到这会儿来这一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一向讨厌人多眼杂地方的佐助此时却没有心思注意周边的情况了。他的注意力全都在眼前这个少年身上。


        被自己怀孕的消息刺激到了所以想到了这样的负责方式?


       佐助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种鸣人要和自己求婚的原因,可是在看到跪在他面前的金发少年氤氲着光芒的眼瞳,红透了的脸和紧张地轻轻颤抖的身体,以及被他颤抖的双手捧着的,同样在微微抖动着的那一大束鲜红的玫瑰时,所有念头都被弃之脑后了。


        他接过鸣人手上那一大束花,然后把他拉了起来。鸣人紧张地盯着他,身体还在颤抖着。


       “好。”佐助听到自己这样说。


        人群沸腾了,欢呼声震耳欲聋。


      “佐助!”鸣人太开心了,他抱起佐助转了一个圈,眼角渗出了眼泪。


      “老爸!”他放下佐助,向着影颜山的方向拼命挥手,大喊道,“佐助答应我了!佐助要和我结婚了!老爸你们见过的!佐助很优秀,我们一定会幸福的!记得告诉妈妈啊!”


       喊着喊着,这个金发的大男孩哭了起来,他一把将佐助搂进了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佐助拿着花抱住了鸣人,感受着鸣人颤抖的身体和温暖的体温。


       很久之前失去的“家人”,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再一次回到我身边。


       神明啊,如果以前所遇到的那些苦难,都是为了和这个人相遇而必须经受的痛苦的话——那我就稍稍原谅你一点儿吧。


Beautiful Love ——End.




后记:


        番外一就此完结了,结果面码小宝宝还是没有出现【躺平】下一个番外就有啦,是时候一家三口鸡飞狗跳过日子了!


       正如我在The First完结时的后记里写到的,我在这篇番外的开始就给了小樱的感情走向一个交代。在我的理解里,雏田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子,虽然实力不济但是内心坚定。这从她在中忍考试时拼命对抗宁次时可以看出。因此,她在被关在笼子时意识到了自己“笼中鸟”的境遇,将自己和宁次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之后,觉醒了。在她了解了鸣人对佐助的感情之后,决定停止对鸣人的憧憬,转而将那份支持自己到今天的勇气变为自己的勇气,改变自己的命运。


       而小樱在我的理解里是个外刚内柔的女孩子,她拥有强劲的实力,能够一拳打爆十尾分身,但是心思脆弱细腻,会因为佐助的冷言冷语在战场上泪如雨下。所以,雏田给了她一个重新定位自己的暗示,井野则将她从妄自菲薄的泥淖中拯救了出来。小樱虽然是佐助和鸣人七班的同伴,但是她不应该被绑定在这二人身上。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她更是需要将目光从另外二人身上移开,看向更远的地方,才能完成自身的补完。在井野鼓励下的小樱,终于能够将让她感到痛苦的情感包袱甩开,飞起来,决定成为自己的英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受到,雏田和舍人有戏!安排了这样一场求婚戏码希望大家不要觉得狗血,佐助也算是见过家长了,四代爸爸还夸他了呢!就像鸣人说的,他们一定会幸福的,从今以后,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评论
热度(452)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