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可爱的你(鸣人篇)

二月七日凛冬:

★鸣诞迟刻


★上忍鸣x6岁助


★私设有




可爱的你(上)


“唔哇——”金发少年夸张地张开双臂趴到了晾在伸出阳台栏杆上的棉被上,“真好闻啊......”


他把脸贴在柔软的布料上蹭了一蹭,心满意足地眯起了眼睛。


夏天的阳光太烈,冬天的阳光太弱,春天的阳光又太羞怯,再没有什么比秋天暖洋洋的太阳更招人喜欢的了。


鸣人被晒得打起了瞌睡:“佐助你也过来晒晒太阳嘛,一直看那些卷轴不累吗?”


这次佐助回来已经在村子里停留了几天时间了,比起他以往的来去如风算是久的。想到这里,金发少年嘿嘿笑了一下,这差不多是他的一点小心思。听说佐助这次回来是需要和辉夜姬有关的卷轴,他便破天荒地跑去图书馆把能借来的卷轴和书籍都搬了回来。现在他每天的预备火影课程一上完就跑回家里,看到坐在书堆里的佐助一下子便安心了下来。


该怎么说呢,这种回到家就有人的感觉真是令人开心。


“嗯。”身后的房间里有人应了一声,随即便响起了起身时衣料窸窸窣窣的声音和慢慢靠近的脚步声。


鸣人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回过了头。


“嘭!”


“哎......?!”鸣人呆滞的看着原本该站着佐助的地方出现了另一个人。不,也不能说是另一个人......


“你是谁啊?”一个有些稚嫩的童声响了起来。那里站着的是大概五岁左右的,手里还抱着一只绿色不明生物娃娃的宇智波佐助。






“爸爸和妈妈出任务去了,哥哥也是。”


“骗人!我要回家!”


以上对话重复了大概十几遍之后,鸣人终于败下阵来垂头丧气地闭上了嘴。


怎么办呢,他的确是在骗小孩子了。佐助突然不见了,小佐助突然出现了。他现在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大骗子!我要回家!”佐助瞪着眼睛冲他喊道,紧紧抱着怀里的娃娃。鸣人这才看清那是个绿色的小恐龙。


“爸爸妈妈和哥哥都不要你了,把你送给我了。”鸣人低着头揉乱了一头金发随口说道。正巧他余光瞥到了佐助脚边的卷轴,便伸过手去够。那卷卷轴看起来十分老旧,字迹不清,鸣人翻来覆去打量了一番觉得应该和佐助的失踪有关,于是就小心翼翼卷了起来准备去找卡卡西老师。等他把卷轴收好揣进兜里才反应过来,佐助半天没动静了。


鸣人有些疑惑地抬起头,一下子慌了神。佐助还是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但是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明显蒙上了一层雾气。


他发现鸣人在看他,立刻逞强般的张开了嘴:“大骗子......!他们才不会不要我!呜......你骗人!”


完了完了,快要哭了,玩笑开大了。鸣人看到小孩子这个样子立刻愧疚起来。他爬起来坐到佐助身边搂住了他,说道:“是是是,我是骗子,我骗你的啊,别哭啊,小佐助。”


“呜......我没哭......”佐助抱着娃娃的手臂收紧了,说着没哭,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声音也有些哽咽,“那你让我回家......呜......”


“这......”绕了半天快把人家小朋友欺负哭了,又回到了原本的问题。佐助抬起头死死盯着他,眼睛一眨一眨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金发少年的头发被抓的越来越乱,突然他一拍脑门,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其实呢,爸爸妈妈还有哥哥生病了。”


“?”佐助睁大了眼睛,一脸担忧和不相信。


“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啦,就是腮腺炎,但是会传染,所以就把小佐助送到了我这里。”鸣人迎着佐助的目光,一脸正直的说道。


“腮腺炎是什么?”


“呃,就是痄腮。”鸣人说道,“脸变肿的一种病。”


金发少年说着捏起来自己的脸,把脸蛋儿上的肉向两边拉吐出来舌头,做起了鬼脸:“奏是介个样纸。”


佐助眨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耍宝的大哥哥,被唬的一愣一愣的。但是他还是不信,家里面的人这几天都好好的,根本没人有生病的样子。而且自己明明刚刚还在房间里玩恐龙,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这里,太奇怪了。


他摆出了戒备的姿态,僵硬地坐直了身子。


鸣人发现了他的异样,略一思忖,又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佐助不信的话,我带你去看看爸爸妈妈好吗?”


“真的?”


“真……真的……”鸣人表情痛苦地扭过了头去。欺骗小孩子罪恶感太大了,但是没办法,总得先稳住他。先去卡卡西老师那里问问卷轴的事,再去找小樱借几个医院的床位用影分身术和变身术糊弄过去。


心里打好了这个小算盘,鸣人开口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啊?”


“就现在!”佐助吸溜了一下鼻涕说道。






“嗯……”旗木卡卡西坐在火影办公室里,饶有兴致地看着办公桌前站着的一大一小两个人,眯起来眼睛,“佐助不见了?”


“我在这里。”佐助听到自己的名字立刻应了一声。


“好好,你在,你在。”卡卡西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向鸣人,“就是这个卷轴?”


“是的。”鸣人叹了口气,“佐助好像正在看这个卷轴,结果我一回头他就不见了。”


“我在这里啊!”小佐助拉了拉鸣人的袖口,“你们都在说什么啊?哥哥呢?不是说带我来看他们的吗?”


“呃,这个,马上就带你去。”鸣人干笑了两声,“还有些事情要办,办完了就去。”


“哦。”黑发小男孩不满地嘟起了嘴别过了头。


“噗。”鸣人看着佐助生气的样子忍俊不禁。他想起来小时候见到的佐助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生起气来周围的空气都要结冰,哪里有这样别扭可爱的样子。他伸出手想要摸摸小男孩的头。


“哼。”佐助偏过头躲开了。


“……”金发少年手悬在半空中,尴尬极了。


一旁的卡卡西不动声色地看着两个人的互动,面罩下的笑容快要兜不住了。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鸣人,这个卷轴先留在我这里,你先带着小佐助去看……爸爸妈妈吧。”


“啊,好。”鸣人点了点头,“我们走吧,小佐助。”






在木叶医院和佐助“斗智斗勇”演完了一场戏,竭力阻挡了樱和井野的好奇打探,鸣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带着佐助回到了家。


佐助从医院回来之后有些闷闷不乐。他跟在鸣人身后进了屋子,一进屋就跑到放在榻榻米上的小恐龙那里,抱着娃娃一屁股坐下去,然后一声也不吭了。


“怎么了啊,小佐助?”鸣人心里叫苦不迭,自己折腾了一天累得够呛,现在回到家了还要哄一个五岁大的小祖宗。金发少年叹了一口气,走到佐助旁边坐了下来。


“没什么。”佐助抱着小恐龙,嘴巴压在娃娃身上,呜呜哝哝回了一句。


鸣人差点没在心里翻白眼把自己翻过去,这个宇智波佐助,真是从小到大都不坦率!


“你不开心。”鸣人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孩子的脸。还带着婴儿肥的脸蛋肉嘟嘟的,鸣人戳着觉得手感极好,不知好歹地又捏了一捏。


这次佐助终于有了反应,抬起眼狠狠地瞪了鸣人一下。


“终于肯看我了?”鸣人笑了起来,“到底怎么了啊小佐助?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呢?”


佐助又别过头去,没过一会儿,传来了有点委屈的声音:“哥哥,没有点我的额头......”


“什么?”


“我每次让哥哥陪陪我的时候,如果哥哥没有时间都会点我的额头的!”佐助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哥哥会说等下一次再一起的。”


鸣人听着佐助的话,冷汗都要流了下来。他哪里知道兄弟俩之间还有这样的默契动作?他从卡卡西老师那里要来了佐助父母的照片,琢磨半天,变好了之后还把小半张脸藏在被子里。本以为变成鼬会容易点,结果这里又出了差错。


“呃,那个......”鸣人挠了挠头发,“啊,那是因为痄腮会传染的!”


“会传染?”


“嗯,对!所以鼬哥才没有点小佐助的额头的!”


“真的吗?”佐助听到鸣人的话睁大了眼睛,眨着眼睛看向鸣人。


“真......真的.......”又来啦!鸣人绝望地捂住了眼睛。佐助的眼神清澈天真,现在的他可一点儿也不敢直视。


“好吧。”得到了鸣人回答的佐助又抱住了小恐龙娃娃,但是这下他的心情好像好了很多,表情也生动了起来。鸣人看着他这副样子松了一口气。


“咕——”


好像放松下来的不止鸣人。


佐助捂住了肚子,脸蛋儿红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鸣人夸张地笑了起来,不出所料看到佐助因为窘迫越变越红的脸。


“不许笑!”佐助又露出了凶狠的表情,但是鸣人笑得更厉害了。五岁的佐助哪里有什么“凶狠”的感觉,在鸣人眼里,他现在就像一只因为没有被喂食饿到肚子咕咕叫到处抓人的小奶喵一个样。


“咚——”


“哎哟!”


鸣人捂住了肚子倒在榻榻米上。佐助看他笑得太过,用头可劲儿撞上了鸣人的肚子。把金发少年撞倒之后,他不依不挠地爬到了鸣人身上跨坐着,两只手拉住了鸣人的脸使劲拉扯起来。


“不许笑!大骗子!”佐助气冲冲地说,“狐狸脸!大笨蛋!不许笑了!”


鸣人的脸被佐助拉得变形,他笑得全身都在抖,连带着坐在他身上的佐助也抖了起来。


“不要笑了!”佐助气得两只手一起拍上了鸣人的脸,金发少年这才停下来。


“好好,噗......”鸣人揉了揉笑出来的眼泪,“我不笑了,不笑了,噗......”


佐助气鼓鼓地不想理人。


鸣人讨好似的凑了过去:“小佐助想吃什么呀?”


“......”佐助本不想理他,可是肚子是真的饿了。万一一会儿又叫了起来,又要被大笨蛋笑话,“想吃饭团。”


“饭团?”鸣人抱着手臂思索了一会儿,起身走向冰箱,“我记得......啊,果然没了。”金发少年转过身双手合掌露出了抱歉的神色:“对不起,小佐助,佐助做的饭团,啊,不是,家里剩的饭团没有了。我们一起出去吃拉面可以吗?”


“出去吃拉面?”佐助露出了好奇的神情。


“是啊,一乐的拉面,超级好吃!小佐助吃过没?”


佐助摇了摇头:“很好吃吗?”


“很好吃哟,去不去?”


“嗯!”






鸣人牵着佐助到了走到了街上才发现今晚的木叶街道格外热闹。


“哟,鸣人。小佐助也在啊。”


“咦?卡卡西老师,你下班了?”鸣人回过头,发现了银发的六代火影。卡卡西脱掉了御神袍,一副闲散的中年大叔模样。


“下班了,你们要去吃饭?”卡卡西绕到两人面前,蹲了下来看着被鸣人牵着的小佐助,心情大好,“哎呀佐助这个样子真是少见,比平时可爱多咯!”


卡卡西说着伸出手去摸了摸佐助的头,笑意更浓了。


“哎?等等?为什么不让我摸让卡卡西老师摸?小佐助?”鸣人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佐助。


佐助撇了撇嘴:“因为这个大叔是火影啊。”


“就因为卡卡西老师是火影?!我以后也会成为火影的!现在预备课程都要上完了!”


“被学生喊做大叔真是太打击人了啊......”


同时受到打击的两个人一起开口说话,佐助皱起了眉头:“因为哥哥也想要成为火影,火影一定是很厉害的人。”他顿了一下看向鸣人,“等你成为了火影再说吧。”


“......”鸣人和卡卡西又一起陷入了沉默,佐助提到了某个再也无法实现的事情,这一认知让两人有些难受。


“老师就先走一步了。”卡卡西打破了沉默,“凯还在疗养院等着我喝酒呢。”


“卡卡西老师不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吗?”


“不了。你们去吧。”卡卡西笑眯眯地说道,“那个卷轴我看好了,加上今天你还有七天时间,到你生日那天为止。”


“?”


“发动条件是写轮眼和阳光,被施术者不会记得这期间发生的事。”卡卡西说着转过了身,“消息我来封锁。”


鸣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你好好保护他,其他也不用我多说了吧。”


“那是当然。”


卡卡西挥了挥手走到了人流中。


“鸣人。”佐助拉了拉鸣人的手,“那个大叔说的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鸣人低下头对佐助笑了起来,“你知道我名字?”


“刚刚的大叔,医院的两个阿姨都有喊你,别当我是笨蛋。”


“阿姨......你可别当着他们的面说啊。”鸣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握紧了他的手,“走,吃一乐拉面去了!”




一乐拉面店人也很多,鸣人给自己和佐助各自点了一份拉面,拉着小朋友坐到了门外的小桌子上吃面。


“好吃吗?”鸣人喝了一口汤,心满意足地咂咂嘴问佐助。


“唔。”黑发小男孩好像并没有在意鸣人说的话,他的注意力都被接上来来往往的人吸引了,“鸣人,为什么今天街上这么多人啊?”


“你好歹叫我一声鸣人哥哥啊,真是的......”鸣人吃得很快,面条已经没剩几根了,“马上不就到慰灵祭了嘛,大家都出来买花灯之类的东西了。”


“唔......”佐助低下头扒拉了几口拉面,又抬起头看向鸣人,“我以前也去过慰灵祭,家里的人一起去南贺川放花灯。”


“这样啊。”鸣人从桌上的纸盒里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


“为什么慰灵祭在 10月10号呢?”佐助看向鸣人。


“那是因为很久之前,木叶村曾经被九尾袭击过,当时牺牲了很多人。所以在九尾被封印之后,大家为了纪念死去的人,就在这一天举行慰灵祭。”鸣人说道。他看着街上络绎不绝的行人,垂下了眼帘。


“九尾妖狐我听过,可是好像不是很久之前啊。”佐助歪着头看向鸣人,“那九尾被封印在了哪里?”


“被封印在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体内。”


“婴儿?”佐助有些吃惊,停下了吃面的动作,“为什么要把妖狐封印在婴儿的身体里?他的父母不会担心吗?”


鸣人收回了看向行人的目光,迎上了佐助的目光:“把九尾封印在小婴儿体内的就是他的父母,为此,他们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为什么?”佐助惊呼出声。


“总得有人来做这件事,把九尾封印在自己的孩子体内,村里人就会把这个孩子当做英雄,他的父母当时是这么想的。”金发少年看着佐助,“他们想用这种办法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佐助皱起了眉头,“可是,那个孩子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开心吧......比起成为英雄什么的,还是想要爸爸和妈妈吧......”


男孩子想起了生病了的父母和哥哥,鼻头不争气地酸了起来。他撇过头大口吃面,眼睛被雾气熏得朦胧一片。


鸣人看到佐助的样子,心里也跟着酸楚了一下:“有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办法的啊......那个孩子的爸爸同时也是村子的火影,他的妈妈又是上一任九尾人柱力,在当时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可是......”佐助抬起了头,刚要说话却止住了。他看到金发少年蓝盈盈的眼睛里有亮晶晶的水光。


“鸣人......”黑发男孩跳下凳子,跑到了鸣人身旁,“你怎么了?我的问题让你难过了吗?”


“没有。”鸣人看着凑过来的佐助,把翻涌的回忆强行抛到脑后,捏了捏他的脸,挤出来一个笑容。佐助没有生气,他一脸担忧地看着鸣人:“我不问了。”


他是个小孩子,可是他不是小傻子。他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东西。自己刚刚还怎么骂人家来着?


狐狸脸。


他自责起来,街上到处都是和慰灵祭有关的东西,现在也许早点回家比较好。他拉住了鸣人的手:“走吧,我吃完了。”


鸣人被他拉得一个踉跄:“哎,等等,慢点走。”


佐助拉着鸣人走在街上,像是在有什么要紧事一样走得飞快,可是没一会儿却突然停住了。


“我不认得回你家的路了......”


“噗!”鸣人笑了出来,“哈哈哈哈。”他伸手捞起了小孩子,让他骑在了自己的肩上。


“!”佐助还没反应过来,惊得紧紧抓住了鸣人的衣领。


“坐稳啦,我带你逛逛。”鸣人扛着佐助慢慢走在路上。虽说是为了纪念故去之人举办的祭典,但是时过境迁,人们脸上已经没有了悲怆和凄凉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过节一般的平和和安乐。的确,现在是和平年代,与其伤春悲秋,不如享受当下生活。


佐助注意着鸣人的心情,发现金发少年又恢复了常态,悄悄舒了一口气。他还是喜欢看这个金发的大哥哥笑起来的样子,像太阳一样灿烂又温暖。虽然他和鸣人才见面没有多久,但是他不怕他,不讨厌他,甚至还有点喜欢他。父母和哥哥都不在自己身边,但是却如此安心。


“我要看那个。”


“嘶,别拽我耳朵。”鸣人刚想说怎么这么乖就被肩膀上的人拽着耳朵命令了,“哪个?”


“那边那个橱窗里的。”


“哦,这个啊。”鸣人驮着佐助走到路边一家店的橱窗前,“这是婚礼礼服哎。哦~小佐助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白色的那个,好漂亮。”佐助指着橱窗里雪白的和服说道。


“那个是白无垢,是新娘子穿的。”橱窗里的白无垢典雅端庄,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又增添了几分温柔之感。上好的白色和红色布料搭配在一起辅以细致的做工,十分美好。


“我长大结婚了要穿这个。”


“那可不行,佐助要穿旁边那个黑色的,那才是给男孩子穿的。”鸣人指了指旁边的黑色和服。


“可是,我喜欢白色的。”佐助不满地嘟起了嘴。


鸣人听到佐助这句话忽然回忆起和佐助在蛇窟重逢的那个时候。宇智波佐助白衣猎猎,紫绳缠身,的确好看。


“你穿白色是很好看。”


“嗯?”佐助有些疑惑地低下了头,但是只能看到鸣人一头短短的金发,“那我以后和爸爸结婚吧,可以当爸爸的新娘子穿白无垢。”


“不行哟,爸爸已经和妈妈结婚了。”


“嗯......那就和哥哥结婚!”


“哈哈哈也不可以,你们是亲兄弟啦。”


“你真讨厌!”连续两个设想被否决的佐助生气了,他揪住了鸣人头发用力扯着。


“啊,疼!可是我说的是实话啊!”鸣人急忙伸手去抓佐助的手,“别扯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两个人一路笑着闹着,身影融在了街道里暖黄的灯光中。






和小佐助在一起的日子过得不快也不慢,他把预备课程要看的书都带回了家,每天他看书,小佐助就在一旁自己玩自己的,偶尔他偷看小孩子几眼,还会被义正言辞地教训一顿。小佐助从来不问他家里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也不愿意喊他“鸣人哥哥”,说什么哥哥只有鼬一个。所以他就偏要喊他“小佐助”,一个“小”字就让小孩子气得炸毛。后来带他去小树林里练练手里剑,就被嘲笑不如鼬哥,甚至到最后一起去吃拉面都会被念要多吃蔬菜。


你说他人小鬼大,老人精,可是有时候他又的确是天真无邪,直率可爱。


“鸣人,今天可不可以睡外面?”佐助指了指阳台。


“睡外面?”鸣人从书堆里抬起头,伸了一个懒腰,“为什么?”


“以前,哥哥带我一起谁在院子里的走廊过,晚上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


“可以是可以,不过要多盖几层。”鸣人点了点头。秋天已经到了,虽说初秋不冷,但晚上也怕寒露深重。金发少年走到柜子那儿翻出来了冬天的厚被子,扛到了阳台上摊开晒。他拍打着棉被,看到细小的灰尘飞到了阳光里。


鸣人有些晃神。


“小佐助,明天慰灵祭人太多了,今天我要去慰灵碑那里。”


“那我也去。”佐助站了起来走了过来拉住了鸣人的衣角。自从上次吃拉面的时候看到了鸣人脆弱的样子,他不知怎么产生了一份责任感,但凡听到和慰灵祭有关的事,总是会不动声色地掺一脚。


“好。”鸣人笑了起来。他站在阳光下面,金色的头发有点乱,但是看起来暖洋洋的。佐助看着比自己高了许多的少年熠熠生辉的蓝眼睛,突然觉得脸颊发烫。


他还小,什么都懂,什么都不懂。太阳太晒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脸都晒烫了。




鸣人和佐助吃完中饭一起去了慰灵碑处。下午的阳光很好,照耀着整齐排列着的黑色石碑刻上的一个个名字。他走到了一个合葬墓前,放上了一束向日葵。鸣人蹲下来把墓碑上的浮尘擦掉,转过身坐在墓碑旁边。佐助瞥到了墓碑上的“漩涡”二字没多说话,坐到了鸣人身边。


鸣人看着穿梭在墓碑之间的人们。虽说明天才是慰灵祭,但是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来祭拜了。他抬起头用手遮住了眼睛,从指缝间看着蓝蓝的天空。


忽然间,鸣人感觉到手臂上有柔软的触感。他偏过头,看到了小孩子黑色的发旋。


他想起了上午晒被子时候的晃神。几天前他晒被子时,自己身后的还是少年的佐助。


这个小佐助也是佐助,却是不染尘埃的明镜。他没见过血,没见过死亡。他从小佐助身上窥探到佐助那早已消逝不见的天真。


“鸣人,这里面有酒。”佐助指了指他们带来的小篮子,“是给谁的呢?”


“来,我带你去。”


鸣人一个下午带着佐助转来转去,小篮子里的花没有了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次他们破天荒去吃了烤肉,回到家的时候两个人都撑得不行。


“啊,铺被子铺被子,嗝,今天晚上睡外面。”鸣人撑得打饱嗝,他拖着棉被铺到了阳台的地板上。佐助也跑过来帮忙。


“明天就是慰灵祭了啊。”鸣人一边铺被子一边说话,“明天是我生日哎。”


“嗯?你生......哇!”


佐助话音未落,鸣人突然扑了过来抱住了他。


“你干嘛?重死了!”


金发少年把脑袋埋在佐助的胸口,收紧手臂紧紧箍住了他。佐助挣扎起来,正在他准备扯鸣人的头发时,忽然感到胸口一股温暖的湿意。


“鸣,鸣人......?”佐助着实被吓到了,他推了推鸣人的脑袋,但是胸口的人纹丝不动。


鸣人紧闭着眼睛,但他知道有液体不受他控制地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他感到羞耻,居然从一个孩子身上寻求安慰。


眼前的佐助是五岁,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也是在六岁的某天听闻了木叶某个大家族被灭门的消息。以九尾袭村为契机,自那以后有什么开始逐渐崩坏到不可挽回。


现在的佐助洁白如纸,但是不久之后就会染上鲜红色。他是不同于鸣人所熟知的那个冷冽孤傲的少年,但是他终将变成他。


然而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突然间失控不仅因为如此。从相遇的第一天小佐助问起他慰灵祭的事情时他就憋住了一股劲。他很满足自己被父母所深爱,但是却也极度渴求双亲的陪伴。他人生中第一个生日,却也是父母的忌日。


小佐助说得对,他不想当什么英雄,他想要父母回来。


“鸣人......”佐助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知道鸣人家里只有一个人,在自己来之前是这样,在自己走之后又会变成这样。下午金发少年在刻着“自来也”字样的墓前仰头皱眉把酒一饮而尽的样子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佐助轻轻拍着鸣人的后背。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别人,在家里,他总是被呵护的那一个。男孩学着妈妈哄他睡觉的姿态安抚着无声哭泣的鸣人。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贴着自己胸口的鸣人的悲伤和难过穿透他的皮肤和骨骼传递到了他的心脏上。


佐助觉得心揪了起来,喘不上气。


鸣人蹭了两下,算是回应佐助的安抚。他不应该在小孩子面前失态,但是脑袋里翻滚起来的思绪让他痛苦万分。他想起了自来也,想起了带土,想起了宁次,想起了鼬,想起了长门......


“佐助......”他脱口而出一个名字,突然意识到他抱着的不是他口中的“佐助”。于是强烈的愧疚感和思念一起涌上心头。


他想他了。




“你不要哭了......呜......”佐助咬住了嘴唇,“我把最喜欢的娃娃送给你,让他陪你......”


“娃娃我也有啊。”鸣人嘶哑着嗓子回答,“可是娃娃不会陪我说话啊......”


金发少年努力整理着自己的情绪,不想给小孩子带来负担。


“没办法了。”佐助又开口了,声音里带着点哭腔,“我和你结婚吧。”


“?!”鸣人猛地抬起头来。他的眼眶红红的,小佐助的眼睛也红红的。


蓝色的,蓝色的天空,撞上来漆黑的,漆黑的夜空。


“结,结婚?”鸣人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他居然跟不上五岁小孩的思路了。


“结了婚了就能一直在一起了不是吗?”佐助看到鸣人不再哭了,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坚定起来,“虽然想要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在一起,但是为了能够一直陪你,我和你结婚吧。”


“这样你就可以不用哭了。”


“可,可是......”


“你烦死了!”佐助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你不让我和爸爸结婚,又不让我和哥哥结婚,结果自己因为没有人陪哭成这样,还有什么可是啊!”


“......”鸣人坐直了身子,佐助也坐直了。鸣人看到佐助胸口的衣服湿了一大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脸红了起来。


佐助看到鸣人脸红了起来,自己不知怎么的也觉得脸颊发烫。


奇怪了啊,晚上没有太阳的啊。


“回答呢?”佐助咬牙切齿地问出了这句话,感觉脸上的温度又升了几度。


“我,这个......”鸣人豁出去般闭着眼睛大声应了一声,“好吧!”


“这还差不多。”佐助得意洋洋地点了点头,“那明天结婚吧,好困,我要睡觉。”


鸣人苦笑了一下,莫名觉得有点可惜。他尽职尽责地带着小孩子洗漱,之后两个人缩在了被子里。鸣人躺在被窝里,闻到了被子上的香味还有小孩子身上的奶香味。他仰躺着,果不其然看到了满天繁星。


“鸣人。”佐助喊他。


“怎么了?”鸣人侧过身帮佐助掖了掖被角,看到佐助只露了双眼睛在外面,星星落在了里面。


“你和我结婚以后,要一直笑着才可以。”


鸣人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别误会了!”佐助看到鸣人睁大了眼睛又觉得脸发烫了,这次甚至有些晕晕乎乎,“因为你哭起来丑死了!”


“好。”金发少年由衷露出了笑容。佐助看着他亮亮的蓝眼睛,发现有星星掉了进去。




小孩子算是没心没肺,事情解决之后很快睡着了,全然不顾明天要“结婚”。鸣人听着小孩子平稳的呼吸声却有些睡不着。他小心翼翼又明目张胆地看着佐助恬静的睡颜。金发少年伸出手去轻轻撩起了佐助额前的碎发,然后鬼使神差般凑上前去。


“嘭!”


“!”这一声把鸣人吓得魂飞魄散,屋里的老式挂钟也敲响了,一时间颇有些鸡飞狗跳的味道。


“佐,佐助?”鸣人后撤一大截,看着那双熟悉的异色瞳,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是故意亲......啊,不对,因为小佐助实在太可爱......也不是......我真不是变态......”


“鸣人。”


友人的声音十分镇静,像是月光从刀尖上流淌过一般清冽。鸣人乖乖闭上了嘴。


金发少年缩到了被窝里,看着也裹在被子里的佐助,有些心虚。


“生日快乐。”


“什么?”鸣人睁大了眼睛,这才回忆起刚刚好像听到了挂钟响。


“还有。”


宇智波佐助笑了起来,宛如清风穿堂般的温柔笑意和小佐助那时别扭的话语一起,给鸣人积压在心底那些痛苦和悲伤蒙上了一层轻柔的细雪。


“我爱你。”






PS:可爱的你(佐助篇)将会讲述佐助和6岁鸣人的故事,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527)
  1. wanaxi二月七日凛冬 转载了此文字
  2. 彩色玻璃球二月七日凛冬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