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科学忍具进化史(二)

Apple_Lin:

生子梗,雷,慎。

接699。

科学忍具什么的都是用来助攻的。

(二)
 
其实这个梦一开始还是很正常的。
出现在梦里的是鸣人,他正赤着脚在废弃的木屋里来回走着,地板上的灰尘被他踩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脚印。
那是他前几天选择临时居住的地方,残破的窗棂外边是一大片稻田,说不上有多美,每至深夜从水沟中传来的此起彼伏的蛙声与潮湿闷热的环境让他对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的好印象。
更糟糕的是,他的左臂就是在这时被感染的。
突如其来的炎症是彻夜的高烧,他本以为调用体内的一些查克拉就能稍微缓解,但没想到这样的方法根本无济于事。现下他除了忍耐,再没有其他办法。这个地方离火之国并不远,稍稍掀起斗篷露出半截的手臂,普通人就算不看脸也能立刻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佐助不想因为自己而引起任何无谓的骚动,那么他只能靠他自己。
鸣人不出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异样。这个事实让他头疼,但他没有办法阻止鸣人对自己细致入微的体察。
他二话不说抓住了自己的肩,神情是罕见的正经严肃。
“你这样下去不行,跟我走,我帮你找一个医疗忍者。”
“不用。”佐助听到自己干脆利落的回答。
“你现在额头超烫的啊!如果不立刻接受治疗,你会……你会死的!”
偏过头拒绝了鸣人的手往自己额头的靠近,“我才不会死……鸣人,你以为我是谁?”
“现在还是逞强的时候吗我说!”
“不用……你管。”
听着自己晕倒之前的最后一句话,佐助觉得这个梦境大概就要结束了。
比起梦境,它其实更像是一段真实的回忆,都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选择在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以梦境的形式回放了一遍又一遍。不得不承认,自己在看到鸣人的那一刹那心情算得上是不错,虽然自己绝不可能真的在原地等他回来,但是从鸣人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关切确实让他感到了些许的慰藉。
然而梦境并没有结束。
并且接下来的一切都朝着极其诡异与不可理喻的方向发展。
佐助在下一秒察觉到了自己竟然被包裹在了属于鸣人的九尾查克拉之中。
他居然如此草率地就爆了九尾,似乎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他不断地把自身的查克拉源源不断地输送至了自己的体内。分明是昏厥的状态,佐助此时却清晰感觉到了鸣人的查克拉在自己的体内来回游走时的无比灼热。
伤口在查克拉的包裹下开始愈合,可鸣人觉得还不够,他松开了结印式,转而把双手环至了自己的后背。
佐助只觉得窒息。
简陋的木屋瞬间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支离破碎,眼前的景象唯独剩下流金般的查克拉与隐匿在其后看不真切的鸣人的脸。
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的嘴唇被堵住。
鸣人一定是疯了,那家伙是疯了才会做出这种事。佐助在三秒的迟滞后开始竭力挣扎,什么疼痛全都抛之脑后,唯独想用尽全力把眼前的这个人推开。他使劲抽动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紧紧攥住的右臂,膝盖一记顶向了下腹,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必须要阻止眼前这个人的行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嘴唇的厮磨与吮允轻而易举地掳走了前几秒仍占上风的理智,佐助感觉浑身都在发烫——大概是高烧未退——他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他一边在心里对那个吊车尾的形象千刀万剐,一边却又不得不承受着他的啃噬与舔弄。他下意识觉得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明明两个人只是朋友而已,为什么要做出这种恋人才会有的行为。
抓紧最后一根理智的稻草,他狠狠地咬住了那个正在自己的口腔内肆意掠夺的家伙,在同一时间成功醒了过来。
“呼……”
像是肺部尚存最后一丝气息的溺水者,佐助发现此刻的自己早已透支了呼吸,他全身湿透,额角还在冒着汗,汗珠接二连三地划过了脸侧,积聚在了下巴底下。
意识到那只是一场梦的那一刻,佐助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情。他也许该长吁一口气,毕竟那不是真的,真实世界中的鸣人并没有对他做过这样的事,他们依然只是正常的朋友关系。
但说到底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佐助支身下床,走进了浴室,他看了看镜中满脸汗湿的自己,低头不断地用凉水强迫自己要冷静。
手上的伤口在那一个晚上确实有了不错的恢复,原本开始流脓的地方相继得到了很好的消炎,高烧已经退了,身体没有大碍。很难想象这是晕厥过后的自己自我恢复的表现,他没有任何关于医疗忍术的常识,他没有理由,也没有道理在无意之中给自己疗伤。
醒来的时候身上的衣物确实有着一定程度的凌乱,四肢是酸痛的,虽然这样的迹象并不能说明什么,但考虑到接下来连续两天的畏寒、困倦与胃口变化,佐助很难不往梦中的场景的发展方向去想象。
“鸣人……”
大概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个两个单字当中所包含的复杂情绪,佐助突然胃里泛起一阵恶心,只手攀在盥台,止不住地开始干呕。
 
“鸣人,你……你是认真的?”
春野樱表示自己需要再确认一遍方才鸣人所说的话。
鸣人点点头,表情可谓坚毅,“当然了我说。”
“这不是“当然了”就能下决定的事情好吗?”樱没好气地说,“九尾的查克拉能量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区区一个忍具怎么可能装得下,再说了,村子里哪有什么地方给你爆九尾!”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鸣人托腮思考了数秒,迅速得出了答案:“那就在村子外面找个地方的说!”
迎面而来的是春野樱的爆栗。
“稍微给我有一点火影的样子好吗!我现在可是忙得四条腿都应付不过来了,你还有空过来找我帮你去做这种蠢事!而且说起来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这件事啊你这个笨蛋!”
鸣人抚摸着肿起了鼓包的脑袋,有点委屈,“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啊小樱,因为……佐助他……”
瞬间捕捉到了关键词,樱蓦地睁大了眼睛。
“佐助君他……怎么了?”
“我前天在水之国附近碰到他,感觉……不太好。”
“给我说清楚一点混蛋!”
“啊啊小樱你别揪着我的头发!”鸣人大叫道,心想果然只有佐助的事情会让小樱如此在意,“就是啊,我发现他左手的伤势好像更严重了,虽然我是不懂什么医疗忍术啦,但是感觉佐助那时候的状态好像不是特别好?”
“怎么会……”樱的脸色突然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她分明记得在佐助离开村子那一天前,自己是有亲自去查看过伤势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没有任何感染的可能,她对自己医疗诊断的准确性十分有信心。
“所以啊所以啊。”鸣人接着道,“我打算把九喇嘛的查克拉储存进忍具里,那家伙的查克拉原来真的能用来治疗的啊我说!”
“你之前有试过吗?”
“没有……”
“没有你还说个屁啊!”
“难道不可以就当做是一次医疗试验吗,我觉得……如果我们不做什么,那家伙说不定哪天就死在半路上了。”
春野樱叹了口气。她现在心里依旧满是疑惑,但是眼前的鸣人显然已是心急如焚,她没有亲眼见过佐助的伤势,所以她也没有资格去说些什么,但无论怎么说,樱还是觉得鸣人似乎有点担心过头了。
“虽然我觉得应该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但是我也很担心佐助君的情况,所以,好吧,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两人最终还是按照鸣人的提议在村子外的树林内找到了一个还算得上是空旷的地方。
压缩查克拉的过程比想象中要困难许多,一方面是因为查克拉本身能量巨大,另一方面,樱对这方面的能力仍旧不够娴熟。她努力活用了医疗忍术的原理,通过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精密查克拉控制能力把一团又一团的强大查克拉转成为了高密度的能量体,进而注入忍具班新研发的成果之中。
一切准备就绪,鸣人解除了九尾模式,蹲下身小心翼翼把小巧的忍具绑在了前几天刚飞回来的忍鹰爪上。他事先在忍具里录了音,虽然前几天同样的行为并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但他还是习惯性去这么做了。
忍鹰扑棱着翅膀,很快就消失在了鸣人的视线之中。
而与此同时,与忍鹰的飞行方向完全相反地,再也按捺不住求证真相的急切心情的宇智波佐助,正在飞速地赶往木叶。

tbc.

评论
热度(273)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