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3

folfox4:

这一章依然短小,鸣人依然只在佐助的记忆中。下一章一定出来。


美琴和玖辛奈,都是好妈妈……为什么都要早早领便当呢,泪奔


************************************************************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糊纸格子拉门,熟悉的茶几,甚至能闻到榻榻米散发的蔺草清香,那是他曾经生活过七年的地方;即使明知是幻境,佐助依然近乎贪婪地望着这一切。


似乎还能看到,威严的父亲盘膝坐在茶几边,温柔的母亲正端着茶走来,长子一边应着父亲的训话,一边悄悄向咧着没长几颗牙的嘴爬来的幼弟伸出手。


一晃眼,长子的脸上多了两条法令纹,用积攒的任务金买来海鲜,爬来爬去的幺子也学着哥哥的模样端坐在茶几前,只是,没说几句,就扑到哥哥怀里撅着嘴撒娇。


然后,长子越发成熟而沉默,只有在弟弟跑来时,才会露出一丝那个年纪才有的笑容戳着弟弟的额头;而那个弟弟,总是不断地跑向哥哥,虽然他知道每次都是那句“原谅我,下次吧。”


再然后,这里只剩下灰尘和黑白照片一样的回忆。


一只手轻轻扶着佐助的肩,茶几和榻榻米上的灰尘顿时消失,又恢复成记忆中的干净和温润的色泽,散发着草木的清香。


佐助缓缓抬起脸,他能听到心脏凝重的跳动声,视线从肩膀上的白皙柔软的手往上移,很慢。他在害怕,害怕自己的动作会导致眼前的这一切消失,就像水中粼粼的月亮。


“不会的。”似乎察觉到儿子的恐惧,美琴笑着指着自己的眼睛——仍是鲜红的三勾玉——“你还在我的肚子里的时候,我拜托玖辛奈用漩涡一族的封印术把查克拉封印在这双眼睛里,好让我在未来的某一刻,看到长大的小鼬和佐助。”




“真的要这么做吗美琴?”玖辛奈捧着好友的脸左看右看,“小孩子成长可是很快的,二十年后,你还不老啊!而且你那么漂亮忍术又那么好!二十年后也一定还是个大美女!要是封印了,你以后的瞳术就不会再有进步了。”


“我已经考虑好了,拜托你,玖辛奈!”


向来乐天派的玖辛奈当然无知无觉,可是纤细敏感的宇智波族长夫人已经察觉到,自己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的尸体无论落在谁的手里,他们都会保存她的眼睛,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她的孩子能凭着血脉的牵引,打开这个封印。




在彼方等待了那么久,久到美琴已经忘记了白昼黑夜和春夏秋冬。终于,接触到了熟悉的血液和查克拉;终于,她看到了这个打开封印的男人。


美琴拉起跪坐在地板上的男人,记忆中糯米糕一样软软圆圆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团子,已经比她高大半个头,高挑、纤瘦、充满力量,象一柄锋锐无匹的宝剑。


“佐助……”


纵然时光蹁跹、尘世辗转,二十六年后,她还是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认出了自己的小儿子。


因为,那是一个母亲的本能。


她伸手抚上佐助的脸,高挺的鼻梁遗传自富岳,而乌黑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双眼皮,瑞凤眼和瓜子脸,跟自己和鼬几乎一模一样,但更英气,褪去了记忆中的婴儿肥,线条干净而凌厉。“我呀,一直在想小佐助变成大佐助时是什么样……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帅呢……”


手指描摹着上挑的眉梢,“佐助的万花筒写轮眼,和爸爸、小鼬的都不一样,是直巴写轮眼吗?”她微笑着,拇指貌似不经意地抹去佐助脸上的水痕。


“是的。”曾经和查克拉始祖正面对抗的男人,此时如温驯的小动物,微微俯下身,乖乖任摸。他凝视着美琴,将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烙印在视网膜上。


美琴撩起覆盖着儿子左侧脸的额发,她与他都心照不宣,她已经死了,当附加在写轮眼上的查克拉耗尽的时候,美琴就会彻底消失。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她要把他长大后的模样牢牢镌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这是……”美琴凝视着那只左眼,魅紫的瞳中漾着一圈圈涟漪,似乎要把她吸入其中。


“是轮回眼。”佐助轻轻拉开美琴的手,额发垂下重新覆盖他的左眼,同时,右眼也恢复到平时的黑色。眼前的一切,是美琴的瞳力制造的幻术;对于瞳力远在写轮眼之上的轮回眼,只需要一个对视就能破解。


“这就是传说中的轮回眼吗?”美琴的笑容消失,垂下眼睫。对于其他忍者,轮回眼是忍界至高瞳力的象征,是他们羡慕不已的强大存在;但在亲人,这是经历了常人不能想象的痛苦后留下的伤痕。


从一勾玉到轮回眼,他究竟经受了多少伤痛?又多少次在死亡的边缘徘徊?流下了多少血与泪,才挣扎着活了下来?


“对不起,佐助,”美琴拥住着助的肩,一如她曾经抱着的那个柔软的小团子,“抱歉,在你开眼的时候,爸爸妈妈却没能陪在你身边……让你孤单一个,我……对不起……”


佐助抬手环上美琴的腰背,一如他曾经扑进母亲怀里撒娇,虽然那种情况很少发生。“不是的,妈妈……”


真的不是的。


从一勾玉到轮回眼,每一次都有人陪伴,有时是鼬,有时是鹰小队,但更多的,是鸣人。


‘当我知道你也是孤单一人,一想到我们都一样时,就觉得很安心……’


‘有我必然有你,你的未来我无法想让!’


‘能承受你的憎恨的只有我!能担起这份责任的也只有我!我要和你背负着这憎恨一起死去,到另一个世界相互理解!’


在他坐在湖边看夕阳时,独自修炼时,甚至散步时,总在在眼角的余光里瞥见一个金发的身影。


当他决定坠入黑暗时,也是那个金发的身影把他拉回光明中,追逐、受伤、挨打、下跪……一次又一次,撞得头破血流,却似扑火的飞蛾,苦苦地、执拗地伸出双手。


但凡这世上有一人爱着、牵挂着,便不是孤单。


所以,佐助的嘴角翘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妈妈,我从来都不是孤单一个。”




他刚说完,纸格子门外传来一个元气满满的女声,“我把茶煮好了,美琴!”


美琴松开佐助,纸格子门被拉开,走进一个红色长发的女人,将一个托盘放在茶几上,“尝尝,这回可不是黑暗料理了!”


“佐助,我来介绍一下,这是……”


“漩涡玖辛奈?”佐助脱口而出。


“是玖辛奈阿姨。”


“不对,是玖辛奈姐姐啊我说!”女人握着拳头抗议,“美琴,我才24岁,不要把我和欧巴桑联系在一起的说!”


美琴并没有和她纠缠称呼的问题,招呼佐助坐下,“佐助,这个术是玖辛奈的功劳,所以有她的查克拉在……”


“我明白。”佐助说着,视线移到一边的红发女人身上。圆眼,圆脸,果然和鸣人很像……


忽然那张圆脸凑到眼前,“啊啊,果然美琴的儿子是个漂亮的孩子呢我说!唉,怀鸣人以后他们就不让我再去见美琴了以至于我错过了小佐助的出生日,不过我有做一个小恐龙玩偶拜托水门送过去,就是手工不太好啦我说……


所以说那个看上去和鸣人一样蠢的小恐龙原来是你做的吗?


“我上次看到你的时候……”玖辛奈比划了下,“那么小的一团,白白嫩嫩的我还以为是女孩子还想着正好嫁给我家鸣人的我说……”察觉到佐助脸红了,她坐回到茶几边,挥了下手,“哈哈,我只是开个玩笑,不要介意啦小佐助……”


佐助低下头,头发垂下掩住发热的耳根。这根本不是玩笑……于是他转移话题,“我说?”


“啊,你注意到了?”玖辛奈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就像鸣人每次做的那样,“我一兴奋就会带出口癖,从小就这样,连鸣人也被我遗传了呢我说……”话虽如此,她的脸上却带着点自豪。


很好,我总算知道吊车尾的带坏我儿子的口癖是怎么来的了。


佐助正腹谤着,玖辛奈又凑上来,摸了摸佐助的头发,“啊啊,发质真好,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可惜小鼬太狡猾总是不让我碰……话说黑色的头发真漂亮啊……”


“不,红色的也很可爱。”佐助看着她火焰色的长发,和斗真茶咲一样的颜色——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个金发一个黑发会生出两个红毛了。


“呵呵……”玖辛奈笑得眉眼弯弯,典型的鸣人式的开朗的笑容,“你是第三个赞美我的红头发的男人,真是超级开心啊我说!不过,被小佐助这么帅的男人夸奖,我还是会有点不好意思的我说。”


她转过身,长长的红发遮住她的脸。




那一年,她去探望第二次怀孕的美琴,笑着问好友想要什么礼物,对方却提了一个令她惊讶的要求。


“玖辛奈,我总感觉,我无法陪着这孩子长大了……我真的很想看一眼未来的他,所以,拜托了!”


“嘛嘛说什么啊美琴,好像马上就要死掉了的我说!”


她心里还暗笑美琴怀孕后过于敏感,但是,十个月后——


玖辛奈跪在地上,鲜血不断从她口中涌出,身后的查克拉锁链缠绕着暴戾的九尾,而鸣人就在她面前,她却无法再拥抱他。


“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好想看看……长大后的鸣人啊……”


美琴,我终于明白你那时的心情了……我只是,没想到那时的玩笑……


一语成谶!




并不是伤感的时候,以美琴的瞳力和自己的查克拉,和佐助相处的时间,最多只有三十分钟。


玖辛奈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是明媚的笑容,她把茶杯推向佐助,期待地望着他。


佐助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这茶水是幻术的产物,它可以是任何希望的味道。“很好。”他说。


“哈哈,多谢夸奖!”玖辛奈高兴地双手合十。


“嘛,嘛,跟我说一下村子的现况吧!”玖辛奈说完,察觉到自己有点喧宾夺主,又问美琴,“美琴也一定很想知道吧我说?”


“是的。”美琴端坐着,脸上始终是淡淡的微笑。


玖辛奈急切的神情,亮晶晶的眸子,每当家里那几个有事要求时,就是这副模样。佐助想着,点了点头。


“太好了!”玖辛奈一拍手,“从哪里说好呢我说?对了,团藏死了吗?四战是怎么完结的?带土和卡卡西又是怎么回事?现在村子是第几代火影?火影……是谁?”


“玖辛奈,”美琴打断她的话,摇了摇头,“我说过,宇智波的事,已经过去了……”


“我杀了团藏。”佐助低声回答。


“你……”美琴掩了口,轻轻说,“谢谢,佐助,你做得已经够了……可以放下了……”


“干得好!不愧是小佐助!”玖辛奈重重地一拍佐助的肩,“可惜我在彼方没有遇到,那种家伙,我见一次揍他两次!我一次水门一次!”她恨恨地磨着牙,“美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这不仅仅是你们宇智波一族的问题……如果,宇智波还在,云隐砂隐怎么敢那样嚣张……水门和我,我们拼了性命保护的村子,可不是他们实现野心的工具!”


“村子……很好,”佐助说,“带土帮助我们封印了辉夜,然后卡卡西成了六代目,三年后他就卸任去周游世界。村子把老宅改建成纪念馆,宇智波的事,哥哥的事,还有漩涡和千手的灭亡,都已经公开了;神社还保留着,作为祈福的地方……”


他絮絮地说着,这十几年来,木叶的变化。隐藏的黑暗被曝晒在阳光下,更多更完善更公平的制度成了支持木叶的新的根,保护着每一棵幼苗的成长。


这一次,和在议会答辩或者和大名们打交道时不同,不需要那些缜密的思考和数据,也不需要繁复的礼节和客套,他完全是顺着自己的心情向母亲描述村子的现况。


因为,那是宇智波佐助的家。


如果是十六年前,说他会把木叶当成自己的家,佐助一定会以为自己疯了。


但是,这一切却成了现实。


‘思念你的人所在之处,就是你的家。’


一起战斗,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一起养育孩子,一起改建村子……从什么时候开始?


是晨曦里废墟中,他说着“心好痛”……


是面对压倒性实力的强敌,无比默契地使出威装九尾和光轮疾风……


是桥下千鸟和螺旋丸的交错,他说‘和你背负着这憎恨一起死去’……


是蛇窟里,他面对草雉剑的寒芒说‘连你都拯救不了还怎么当火影’……


是终结谷里他说‘你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羁绊’……


是森林里大桥上一次又一次互相用身体用生命去保护对方……


是教室里阴差阳错地一吻……


是夕阳里互相看不顺眼却又每一天重复的邂逅……


是两位妈妈街上的偶遇……


还是,前一世,再前一世,再再前一世,从因陀罗和阿修罗的远古时代的因缘,随着查克拉的转世,生生世世,不灭的羁绊……


‘佐助,我带你回家。’


“现在的七代目火影,是鸣人。”


“鸣人?”玖辛奈惊呼一声站起来,“他说他会成为木叶的‘橙色火影’,他真的做到了我说!”她用力擦了下眼睛,“佐助,美琴,我知道这很自私,但是,我有一个请求……”


那个并不高大英俊却如阳光般明亮的男孩,她的儿子,从出生就没有尽过母亲责任却仍然安慰她说‘我很幸福’的孩子。虽然一直告诫自己,这是美琴和儿子仅有的能相处的时间,不可以打扰……但是,思念儿子的心情还是占了上风……


“妈妈,”佐助也站起身,右眼转为红色的六芒星,虽然清楚这个幻境随时都会消失,但他还是要做。


不仅是玖辛奈的愿望,也是他自己的愿望——


“有一个人,我想你们见到他,所以,一定要等我把他带来!”



评论
热度(64)
  1. Yvonne.Tfolfox4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