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止步(ABO)-01

怂桑:

说什么小强是我最后一篇火影同人简直是口胡←本人最擅长的抽耳光技能再次发动了


在lofter上潜水了一段时间,翻看了许多博,发现好像在这里恶搞抽风搞笑短小类的特别受欢迎(?)——偏偏是我最不擅长的类型啊摔_(:з」∠)_

小强中某些稍微有点搞的片段已经是我做出的最大尝试了……不许笑!!


其实还有一大堆坑没有填,可是最近就是特别想写ABO的,然后打着鸣佐的名义写宇智波N件套(喂),于是就在今天拼命憋出了这么一章

至于为什么是今天……嗯,因为今天是我22生日QAQ然后昨天刚拔了智齿今天一大早还要去医院挂水啊艸,不能吃肉的日子简直不能更苦逼(心累


这篇文不准备日更,日更绝壁会和小强那篇一样最后把自己逼疯= = 然后应该是短篇,不会很长的嗯嗯嗯

至于小强啥时候更……或许得等我开学吧= =还有一个月别急别急啊哈哈哈哈……


最后默默唠叨一句,一旦接受了设定就越来越萌的止鼬让窝萌得一发不可收拾了肿么破orz


——觉得这里的孩子都会很认真看作者的话,所以一不留神就废话了那么长的艾子

=====================

漩涡鸣人再见到宇智波佐助时,已经距离他们上次分别整整五年。

这么标准的开头似乎是个很狗血的故事。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只因他们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

时隔多年,漩涡鸣人每每想起当年宇智波佐助真实性别曝光时引起的轩然大波仍旧会不自觉苦笑,天生的事,由不得他们的,不是吗?

于是宇智波佐助消失了,从漩涡鸣人的世界里彻彻底底得消失了。

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佐助……”漩涡鸣人想要说些什么,可话语偏就梗在了喉咙口,他望着宇智波佐助从未变过的淡然表情,努力地支吾着,可终究是徒劳。

宇智波佐助并没有给漩涡鸣人太多时间,很快便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腕上腕表的时间,连扫一眼对方都没有就转过了身,背对着漩涡鸣人,“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诶?”漩涡鸣人一愣,匆忙伸出手,“等等啊佐助……”

他还是没能把未酝酿好的话说出口,宇智波佐助已然远去,身形和伸出的手掌一般大小,唯留给鸣人一个挺拔孤高的背影。

同多年前一样。

漩涡鸣人的手缓缓放下,像是为了确认一般使劲揉了揉眼睛。

视线里的身影仍未消失,却不知为何,有些模糊。

他张开嘴“哈哈”干笑了两声,用右手掌遮住双眼。半晌,他拿开手,眼神仍是那么清明,只是眼眶微微发红,他不甚在意地偷偷将手掌中残存的热液在裤腿上拭干,而后望向前方。

——已看不到那人身影。

漩涡鸣人深呼吸了两口气,转身快步跑开,路过一家便利店想都没想就买了两瓶啤酒,再次朝今天的目的地跑去。

他仿佛可以想见,那个令他惧怕了十多年的女Alpha该是举着拳头在等候着他的上门,然而今天情况特殊,漩涡鸣人发觉自己竟没了太多的恐惧感,只想拉着对方尽情倾诉,酒精是必不可少的,即便他随手购入的只是普通的啤酒。

远远能瞧见工作室大门了,漩涡鸣人果不其然见到那个被全工作室称作“魔鬼”的春野樱正抱着双臂靠在门口,眼神锐利地瞪着他来的方向。

……漩涡鸣人还是没骨气地抖了抖,然后一步步走到她面前,举起手中的购物袋,指了指工作室隔壁附带的会客室,“陪我喝会酒,好吗?”

春野樱没料到漩涡鸣人第一句话会是这个,看着对方眼中她不尽熟悉的眼神,鬼使神差地说了声:“好”

她倒是要看看,这家伙要搞什么花样。

漩涡鸣人走进会客室,走到最里的桌子前一把拉开椅子,把手中的酒瓶狠狠砸在了桌子上,接着颓废地坐下,拿出一瓶酒,用牙将瓶盖咬开,立马灌了口酒。

抬起头,瞧见春野樱挑着眉在他对面坐下,漩涡鸣人把另一瓶酒甩给她,“接着,我想你也会需要的。”

春野樱一手握着酒瓶,另一手悄悄抬起,脸上则不动声色,“哦?”

“……”漩涡鸣人偷偷咽了口口水,努力组织好措辞,瞥了眼春野樱方才开口,“我刚才……看见佐助了……”他把玩着瓶盖,语气中稍显落寞。

“谁?”春野樱怔了怔,刚想罚漩涡鸣人又是迟到又是装深沉喝酒而举起的手悄然落下,“你是说……佐助君?宇智波……佐助君?”

漩涡鸣人点了点头,握着酒瓶猛地灌了口后长呼出一口气,“是啊……不会认错的……那个家伙。”

春野樱垂下头,手不知何时紧握成了拳,微微发着颤。

那个名字,在这五年间,是她和漩涡鸣人的绝对禁区,没想那人竟会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再度出现,令二人猝不及防。

*

他们三个原是关系极好的同级生,这样说或许不贴切,严格来说甚至可以用青梅竹马来称呼,两个Alpha,一个Beta。

在这样一个Omega稀缺的年代,唯有Alpha和Beta能够享受公共教育系统,从五岁送入学校起,会一直接受教育直到步入社会。大多数学校会采用三名学生一编制小队的学习生活互帮互助模式,而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及春野樱三人,就是这样一个小队,那时候他们在班上的编号为七,称为七班。

那个时候的宇智波佐助,面对大众的身份只是个普通的Beta,虽然宇智波家族因历史悠久,且以盛产最优质的Alpha及Omega而闻名,可在这普遍出生率低下的今天,有Beta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宇智波佐助就是因此,才没有引起太多特殊的目光。

小学和初中,孩子们的性别意识还并不明显,无论Alpha和Beta亦或是男和女,混在一起洗澡都是常有的事,七班也是这般,他们住在一间宿舍,往往在宿管查寝前因赶不及时间而挤一起图个方便,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直到高中,那个第二性征开始发育的年纪。

Alpha们如同吃了生长素一般拼命拔高发壮,浑身也都散发出一股不言而喻的气势,乃至于气味——那是被称为信息素的东西,成年人通过一个人身上的信息素味道来分辨性别已成了一项基本技能,可在学校中的十五六岁的少年们,可没有这种本事。

Alpha的信息素对各方面都不特殊的Beta会产生威压,他们必须在学校中学会控制,才好顺利步入社会。只是说是说有威压,实际上因Beta的数量繁多及能力平庸,所能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学生们对此并不是很在意,包括七班中作为Alpha的漩涡鸣人及春野樱,也都一如既往大大咧咧地散发着信息素,在校园中如此,回到宿舍后亦如此。

没人告诉过他们,当一个Omega闻到Alpha的信息素时,该会有怎样的变化。

迟钝的二人只是发现宇智波佐助忽然不愿意与他们一起了,甚至于有了类似躲避的行为——除了课堂上坐在一起外,只要出了教学楼,宇智波佐助必定不见人影,连回到宿舍都是将自己锁在单人房间内,与舍友全无交流。漩涡鸣人和春野樱一开始还以为他们俩是做了什么引起了宇智波佐助的不快,变着法子地道歉讨好,可最终因他不变的态度而放弃,尽管关系僵硬的原因依旧不明。久而久之,七班形影不离的三人组,只剩下两人。

那两个Alpha在那会大概是不可能做到理解宇智波佐助的痛苦的,性别决定了一切,除了生理上的,或许还有心理上的。

宇智波佐助当年瞒着父母给自己注射了抑制剂骗过了性别测试,又在兄长的帮助下进入了学校,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人前Beta的形象,也好在周围人年龄都还小,没有露出什么破绽。然而到了性征发育的年纪,Omega的身体与另外两种性别愈发不同起来,他再不敢与两位室友赤诚相对,努力包裹起自己,与人群逐渐脱节开来,那是当时他想到的唯一办法。

Omega对Alpha的信息素尤为敏感,宇智波佐助饶是紧闭房门也能闻到由他的室友们散发出的气味,而后一个人偷偷在房间内痛苦不堪。那时的他离成熟不远了,即将迎来发情期——那个被称作Omega成熟标志的每月一次的特殊日子,宇智波佐助在自身气息上可以通过抑制剂改善,可身体对Alpha信息素的敏感及因发情期即将到来而隐隐对性爱的渴求却只能靠意志力强行压下。

他是一个难得自控力强大的人,自身体发育开始一路顺顺利利,也理所当然认为自己可以独自熬过发情期,于是在那一天到来时,他如往常一样将自己锁在房间内,咬着背角开始发出压抑的痛吟。可他没想到的是,发情期中的Omega所散发出的信息素,抑制剂是难以遮掩的。

当漩涡鸣人和春野樱回到宿舍时,面对的便是满屋子的甜腻气息。Alpha对Omega占有的天性立刻使他们被情欲催红了眼,双双冲到源头——宇智波佐助的房门前拼命敲打,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是下意识的反应,仿佛是身体自动动起来一般。

宇智波佐助早已被折磨得神志不清,震天响的敲门声根本没有听见,而门外的两人最后是撞开的门,在门开出的一瞬间,比客厅中甜腻几倍的气味瞬间充斥进了他们的鼻腔,与此同时,他们看到了躺在床上狼狈不堪的宇智波佐助。

春野樱在生理知识方面要较为广博,看到宇智波佐助此状便立刻明白了过来,也顾不得他是怎样从一个Beta成为的Omega,匆匆与漩涡鸣人说明了解决办法后就准备将宇智波佐助抱去浴室。

没想鸣人拦住了他,蔚蓝的瞳孔里似是恢复了些冷静。他问春野樱,是不是要标记宇智波佐助,永久那种。

他并不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Alpha对Omega的标记这种事,他不会不知道。

春野樱应了一声,也严肃起来,与漩涡鸣人对视一眼,然后说,你来我来?

Alpha和Omega之间的标记只能是双向的一对一,一旦决定了将再无反悔可能,漩涡鸣人不得不慎重。他知道春野樱其实是偷偷喜欢着宇智波佐助的,即使从未明说过,反正他一直是持支持态度的,可真要到了这种顺理成章送人入洞房的时候他又犹豫了起来。

对于宇智波佐助,他说不清自己的感觉,从小一起长大,比起朋友更像是家人,但又有哪里不太一样。对方的信息素还在源源不断地侵入他的感官,他仿佛看到了宇智波佐助那冷然的面孔,然后,他忽地明白了件事。

——如果是宇智波佐助,那么将绝不后悔。

即便漩涡鸣人依旧不明白自己对宇智波佐助的感情,可他想要标记的心情却是毋庸置疑。于是他从春野樱手里接过了半昏迷的宇智波佐助,将其带回了自己的卧室。

那一次,年仅十六岁的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完成了彻底标记。

*

纸总是包不住火的,宇智波佐助发情期后改变的及身上若有若无传出的属于Alpha的气息没多久就被周围的同学察觉到了,那时候他还在与两位室友冷战中,拒绝谈话拒绝接触,既不对自己的情况作声解释,也不对他们为自己隐瞒身份表示感谢,将冷淡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

宇智波佐助身上与他人不同的气息使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围观和指点,饶是漩涡鸣人和春野樱拼命掩饰也没能发挥作用,事情最终还是被捅到了教导主任那里。宇智波佐助被带走重新做了次性别鉴定,这次的结果,清清楚楚地写着那个他最不愿承认的事实。

Omega因其特殊的生理一直以来都是被当做重点保护对象,没人会愿意一个重要的Omega离开家中,其中也包括学校这一地方。没有许可的学校没有权利接收Omega学生,他们私下对宇智波佐助进行劝退,以防被教育局发现,然而还没等私了结束,事情便不知怎么走漏了出去。

法律规定不允许对Omega采取任何暴力手段,所以作为Omega的宇智波佐助在身份曝光后并没有受到什么身体上的欺凌,只是言语上的就无法控制了。在学校中几乎见不到Omega的Alpha和Beta们对那个弱小的性别大多看不起,时不时就成群结队找到他口头侮辱,漩涡鸣人和春野樱无论怎么赶也赶不走,倒是被烙上了一丘之貉的骂名。他们俩倒是不介意,只希望宇智波佐助能尽量少受漫天言论的影响。

事情愈演愈烈,连学校都不得不出动老师干预舆论,宇智波佐助只好留在了宿舍不再出门,室友们那种保护不力的愧疚眼神令他感到不适,他打心底厌恶世人给Omega贴上的软弱的标签。宇智波佐助知道事情必须解决,并且越快越好,学校给出的私了方式,他或许可以考虑。

而后在曝光的第三天,漩涡鸣人和春野樱下课后回到宿舍,看到的便是少了一个人东西略显空荡的空间。

宇智波佐助就这么消失了,没和他们打声招呼就将自己在这生活了十来年的痕迹全部抹去,连给人怀念的余地都没有留下。

后来校园中有传说宇智波佐助是被宇智波家族接回去的,也有传说他再次改变身份转去其他学校的,说法形形色色,可漩涡鸣人和春野樱二人直到大学毕业都没有再见过他。没有了物品依托,他们对宇智波佐助的印象随着时间变长渐渐模糊,从未想过,竟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虽然在漩涡鸣人看来,这一次的见面很是尴尬,他明明有太多当年来不及说的话要说给对方听,却偏偏魔怔似地开不了口。

五年后的他,再不能像五年前一般对宇智波佐助心无杂念了,他彻底成熟了起来,无论从生理上亦或是心理上,对方是他唯一的Omega,这是永不能改变的事实,可他们偏生形同陌路。

漩涡鸣人想着想着就苦笑了起来。

宇智波佐助大约还在怪罪着他,即便当年在他全校学生的质问下,也没有把标记他的是漩涡鸣人这事透露出来。

那时候的漩涡鸣人是感动的,现在的漩涡鸣人是苦涩的。


TBC(嘤嘤嘤第一次打这三个字母好感动QWQ)

================

樱哥是Alpha是满足我樱佐的恶趣味了灭哈哈哈,看我樱哥大屌(艸

评论
热度(240)
  1. Yvonne.T怂桑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