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期一个月9(699后改编衍生 完结 )

填坑的墨香:

 前文: 1  2   3  4  5  6  7  8


无逻辑撒糖文=w=




 24.
  
  “麻烦递一下那份文件。”会议上,正有条有理地讲述着未来计划的鸣人吩咐道。
  
  年轻的辅佐看着助手将面前的文件交给了鸣人,懒洋洋地撑着下巴继续听着。他不可能没有觉察到,今天鸣人表现出来的不同。就像是一个电力被一直消耗的手电筒,突然之间被充满了电一样。虽然放射出来的光芒只是略微的差别,却叫人放心——不必担忧某一日手电因为没有足弓电量而渐渐熄灭。
  想到今天去喊鸣人开会时,火影办公室里的泡面壳子全都不见,其余的泡面也被锁到了柜子里。鹿丸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果不其然,结束了会议之后,鸣人朝大家挥了挥手,然后——
  就如过去的那段时间一样,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跑去。
  
  
  
  “哎呀,看起来七代大人和佐助大人和好了呢。”有人在一旁笑着说。
  其他人也纷纷搭腔:“是啊,佐助大人离开之后,鸣人大人就有些勉强自己的样子呢。”
  “果然还是这样的鸣人大人看起来最帅气了啊!”
  
  
  鹿丸一脸“麻烦”地双手插兜:“果然……就算没有那个,他们的相处方式还是一样嘛……”
  “不过,我还是不掺和进去了。”
  ——我就是这样的鹿丸。
  
  鹿丸冷漠地想。
  
  
  
  25.
  
  夜晚微凉,佐助和鸣人行走在大路上。
  他们看到街上挂起了各式灯笼,不过很显然,这些装饰并没有完全弄好。
  
  “后天就是庆典了啊,七夕。”鸣人指着灯笼说,“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吧!这些超级~漂亮的呢!”
  “七夕应该跟喜欢的人出去。”佐助甚至连视线都没有偏移。
  鸣人吃惊地问:“佐助你有喜欢的人了?”
  佐助冷冷一瞥,一切答案尽在不言中。
  
  “所以说嘛,”鸣人笑嘻嘻地将双手枕在脑后,“我们一起去吧!”
  
  佐助摇了摇头:“后天我会离——”
  

  
  “佐助大人!七代大人!”兴奋的声音传来,一个黑发的小孩子欢快地挥手朝他们打招呼。
  
  “啊,是东野。”鸣人认出了对方,他向佐助介绍,“你之前曾经答应过东野要看他手里剑哦。”
  
  
  “佐助大人!你也要参加灯会吗?”东野一颠一颠地跑过来,“听说今年可以放灯哦!每个人都做了一盏灯,等着后天晚上一起放呢!”
  
  “东野也做了纸灯吗?”鸣人问。
  
  
  “嗯!”东野摸了摸鼻子,“我在纸灯上面写了愿望哦!今年一定能学会佐助大人投掷手里剑的手法!”
  佐助神色冷淡:“我的手法没什么好学。”
  
  东野呆了呆,有些委屈:“……可、可是——”
  
  “嘛,别看佐助这样,其实他对你抱有期待哦!”鸣人急忙插话,他对东野说,“只有你一个人在外面吗?”
  “……嗯,因为、我留在学校练习手里剑……”东野偷偷地看向佐助。
  
  “好!”鸣人蹲下身,“那我们送你回家好了。”
  
  
  “诶!?”东野急忙摆手,“那太麻烦您们了,七代大人!”
  
  “算是佐助刚才让你难过的赔罪嘛~”鸣人背起东野,“走喽~”
  刚开始,东野还有些僵硬,后来就放开了胸怀,和鸣人哈哈哈地笑闹了起来。
  佐助微微叹息,但最终还是跟上了鸣人。
  
  
  把东野在家门口放下,鸣人和他挥手告别。
  “七代大人!”东野小跑到鸣人面前,“七代大人对不起!”
  “诶?”
  东野鞠了个躬:“之前以为你变成大人了,和我们不是一国的了,对不起!”
  “诶诶?”
  东野直起身体,又朝佐助道:“佐助大人……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他又匆匆忙忙地跑回了家。大门打开,温馨的灯光照射到路面上,女主人抱起儿子,温柔地指责着孩子的晚归。
  
  
  “有家,真好啊。”鸣人静静地看着大门关上,一句慨叹脱口而出。
  佐助下意识地转头,他对上了鸣人的双眸。
  鸣人的脸上没有半点忧伤,而是一种混杂着幸福的复杂表情。他用安详且温柔目光,凝视自己。
  
  
  “呐,佐助。”鸣人问,“你幸福吗?”
  “……别问些无聊的问题,鸣人。”
  
  
  
  26.
  
  饭桌上,鸣人手舞足蹈地跟佐助谈起最新的计划。
  
  佐助本来没打算多管,却也不由得越听越入神。他从前的计划,是与鸣人分工协作,他处理外部的威胁,鸣人处理木叶——以及忍界的改革。但是不知不觉中,佐助竟然也参与到了木叶内部事务,要说变化——似乎就是那一个月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知情人员都纷纷喊佐助“另一位七代大人”,他当然明白究竟是谁搞的鬼。
  
  偶尔听到某些话语的时候,佐助会不满地挑起眉梢,偶尔会轻哼一声。但是,他很少发表自己的言论——他早就决定完全信任鸣人了,因此、没有必要用自己的观念去影响鸣人。他们都很清楚——他们之间的理念仍旧千差万别。
  更别说,如果佐助对鸣人的影响力过大,只会让长老团的人更加忌惮鸣人,而鸣人却不是一个会用强大的实力去强行要求别人顺从自己的人。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在政治对抗中,这样的鸣人太容易被抓住弱点。而倘若后退一步,那些如豺狼般的权力追随者很可能一拥而上。
  当然,鸣人的实力足够强大,他或许不够“聪明”,却有独特的智慧,那种无人能预料的“意外性”,绝不会被那些人牵着鼻子走。但是,这样不可避免的会让鸣人的计划受到本不该有的阻碍。这绝非佐助想看到的事情。
  
  因此佐助在与鸣人保持着灵魂的羁绊的同时,亦竭力掌控着他们的距离。
  
  
  鸣人的话语渐渐止息。
  佐助略带了几分不解,去瞧鸣人。实际上,这一次的见面,鸣人的改变越来越明显。无论是这个充满了温馨和幸福的家,还是他略带强势的亲近,又或者是在言行的细节中透出的亲昵感——并非意味着他们从前不亲密,只是那份亲密与现在有着细微的差别。然而,佐助不知道究竟差别在哪里。言语?举动?亦或是眉眼间流露出的感觉?或者是,气氛?
  
  
  “佐助,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鸣人问,“这些事我做得好不好?”
  佐助看向鸣人,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充满着信任:“我相信你。”
  “……”鸣人没有如他预料那样露出笑容,而是略带茫然地看着他,“可是我……想你给出意见。”
  “你能处理好,鸣人。”
  
  “明明之前还帮我处理文件!”鸣人却出乎意料地生气起来。
  
  “……”佐助的眉头动了动,他本来不想插手,但是见到那样的鸣人——
  然而他闭了闭眼,将反驳的话语吞下,只是淡淡地道:“我处理的那些文件,我们之前都谈论过,但是我毕竟很少停留在木叶,或许有些事处理不当。你可以检查一遍。”话是这么说,实际上他很有自信,哪怕很少停留在木叶,情报这一关他还是牢牢把控着。毕竟,目前的情报部门有一大批人归他管。
  
  “我不是这个意思!佐助——”鸣人说,“我只是不想你在我面前克制自己啊我说!”
  
  “……”佐助的眉头渐渐压低,他没有接话,“总之就是这样。明天我会离开木叶,有什么问题今天问我就可——!”
  鸣人抓住佐助的肩膀:“不要逃避我,佐助!”
  
  “啧。”佐助终于也火了,一如12岁那年被鸣人挑衅后的模样。
  他挥开鸣人的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
  “鸣人,”他的眼神饱含着刀锋的寒芒,“今晚,死亡森林。处理好事情后来见我。”
  
  
  
  一流的忍者,在战斗中能相互知晓对方的心意。
  而恰好,他们两个都是一流的忍者。
  
  
  27.
  这一次的战斗,他们都没有动用强大的查克拉,而是拼着体术——当然鸣人的影分身之术不算在内。
  
  
  饶是如此,战斗现场也被他们糟蹋得一片荒芜。
  鸣人和佐助纷纷跌倒在两旁。
  
  夜晚已深,明亮的月光照耀着大地,也照亮了地上的两个人。
  
  
  “呵……哈哈哈哈哈……”鸣人突然大声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你这个大笨蛋……”佐助不满的哼哼。虽说他们都有留手,但是揍人的力道可没有半分削减。
  
  
  “佐助,我啊……很焦急啊。”鸣人说,“因为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
  “……”佐助轻哼一声,“你想太多了,我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比起过去只是为了复仇、为了过去而行动,如今的佐助更着眼于遥远的未来,他不再是过去的幽灵,而是未来目标的执行者。为了既定的目标,而不断奋斗着。
  “你骗不了我的!你明明……没有那么快乐。我才不要你这样!”鸣人反驳。他见过幸福的佐助,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他见过那样的佐助。如果不曾遇见过,他不知道佐助还可以这样轻松愉快的生活,所以——见到现在的佐助,他才会那么焦虑和不安。为什么,佐助没有得到幸福呢?为什么,佐助没有像那一个月里那样,愉快地微笑呢?为什么,佐助还背负着那份沉重呢?
  
  “……你没有资格说我。”佐助本来也不想去管鸣人的生活状态,但既然对方都先一步干涉,那么他也毫不客气了。
  “三餐没有准时吃,不顾惜自己的身体极限,勉强自己去做不适应的事情……”佐助嘲讽,“你也没有好多少啊,鸣人。”仅有的一点,或许是、鸣人有了一个温馨的家吧?可那个家,长期泡在办公室里的鸣人,又能回去几次呢?
  
  
  鸣人坐起身:“所以啊,明明都是担心对方……我们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啊?”
  “因为你是个笨蛋吊车尾。”
  “喂!这之中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吧!”
  
  
  正在这个时候,他们看到远处的村子里,飘起了一点点的白光。
  那是纸灯。
  
  
  “啊,今天是七夕啊。”鸣人这才恍然,今天是他期待已久的日子。
  “……”佐助站起身,“走吧,你不是想看灯会吗?”
  
  
  28.
  
  在他们来到河边的时候,已经飘荡起了数不清的纸灯。
  黄澄澄的光芒照射着大地,倒映在水面上,仿若在整个世界笼罩了一层黄色的薄纱。
  
  “好美啊……”鸣人快步走上前,注视着这美好的光景。
  
  
  “呵……”轻轻的笑声传来,鸣人下意识的回望,他屏住了呼吸。
  
  
  佐助笑了。
  与以往只是清浅地勾起嘴角不同,佐助的笑容带着几分孩子气的调皮,那是抛却了一切沉重,回归到最单纯的笑。亦是那一个月里,成功戏耍鸣人后,佐助会露出的笑容。
  
  轰然一声,鸣人脑中的一条脉络突然通畅了。
  ——佐助他,只有在我身边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只有我才能给他幸福。不是我的话,佐助只会站在河边遥遥凝视着幸福,却不会往前走上一步。
  ——明明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才是。
  
  
  他忽然伸出手,拉住了佐助的手。
  “佐助,我最幸福的日子,就是跟你成为情人的那段日子。”鸣人在一片灯光中,将唇渐渐贴上了佐助的唇,“我爱你,佐助。”
  佐助微微睁大了双眼。
  他下意识地想要抵住鸣人,却被对方牢牢地攥紧了自己的手。
  
  鸣人的唇依旧贴着佐助的双唇。
  
  
  ——那个家……是我们那个时候布置的?
  佐助恍惚间明白了什么。
  
  他微微垂下眼,放松了力道。
  那是赞同的意思。鸣人很清楚。
  宇智波的反应不能看他的言语,要看他的行为。
  
  
  鸣人松开了抓着佐助的手,双手伸到佐助身后,一只手紧紧搂住佐助的腰,一只手紧紧按住他的后脑。
  而佐助缓缓地反手抱住了鸣人的肩膀。
  
  他们于夜晚天际飘满纸灯的河边,深吻。
  (完结)






终于完结,庆祝!撒花!


图片都是动画截图P的,有不符合内容的请忽略【等】


要知道,在723之前就已经P好了结尾图,结果到了现在才完结。不管了,虽然迟了几天但我还要喊:佐助生日快乐=w=

评论
热度(347)
  1. Yvonne.T填坑的墨香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