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助与鸣人【原著向】

仙C瑞拉:

接698
我觉得整篇文就是在讲他们俩的故事,所以我觉得这个标题最合适。
*********三观正
1. 正剧加温馨加欢脱,尽量还原不OOC
2.会出现部分对原著内容的佐鸣向更改(大部分都在回忆中)
3. 在此说明,本文不会出现结婚情节,在我看来佐鸣二人之间的羁绊无法用任何词语去概括去描述,那是种灵魂上的羁绊,最能够接近描述它的一个词我觉得是Soul mate,超越时间,超越概念,超越性别,超越一切,不需要亲情甚至爱情去框架他们,不会有甜腻情节,你不说,我不说,但我会在你身边正如我知道你也会在身边一样。就是这样。
*** PS:小樱是好人。

预章

四战过后,各大国忙着重建,佐助也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帮着鸣人进行战后重建工作,运送物资,修建建筑,被帮助的人们纷纷表示感谢,但即使表面上感激不尽,内心却依然对宇智波佐助心存恐惧和猜忌,这个闻风丧胆的叛忍真的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了吗?这个可怕的家伙真的值得信任吗?这些想法都表现在他们不经意间的微表情上,同时也都被鸣人看在眼里,并且他知道佐助也是同样。

重建工作完毕后,佐助选择游历,选择赎罪,而鸣人留在村子里,为接手火影工作做准备。

二人分别后很少见面,有时佐助回来几天,也没有刻意见面,依旧各忙各的,但你若说他们之间的感情淡了,小樱一定会摇摇头说你是大笨蛋没眼力见。

每次佐助回到木叶村,最积极的就是小樱,对这个自己暗恋了很久的心上人,她总是无法隐藏自己深深的爱意。可每次小樱激动地问要不要告诉鸣人,要不要叫鸣人出来大家一次聚餐,佐助总是神秘一笑摆手说不用。而当小樱忍不住告诉鸣人时,鸣人总会先是一愣,然后呲牙笑着说,“我知道得把哟。”

就好像,鸣人早已知道对方的到来,并且佐助对此也深信不疑。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不论发生什么情况,两个人默契地就像有心灵感应一样,令人不解却又无比羡慕。

佐助不在村子,却守护着村子,鸣人不在佐助身边,却也默默在为消除村子对佐助的猜疑而忙碌着。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却都是在为真正和平的到来而努力着。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必须面对一个冷冰冰的事实






Chapter 1.

“哈??中忍考试?!”鸣人差点以为自己中了月读。中忍考试这都什么年代的事了,而且提到中忍考试就想到大蛇丸,鸣人对中忍考试这四个字印象巨差。

“嗯,就是这样。”卡卡西双手重叠垫着下巴,笑眯眯地说。

“喂卡卡西老师,我都是大英雄了得把哟,中忍考试什么的就算了吧……”

“少在那里得意忘形了!!”小樱的拳头毫不留情地砸下来。

“毕竟同期中只有你们还是下忍了,所以他们就帮你报上去了。”卡卡西摆摆手,都是志乃他们那帮淘气鬼的鬼点子,没办法,他这个当老师的也只能跟着淘气咯,况且一直是个下忍也确实不是办法。

“那帮家伙……”鸣人一头黑线表示交友不慎,能退货吗。

“哎呀,你不会是怕考试过不了吧,对了我差点忘了,你可是当初交白卷的人呐~”小樱向鸣人投去不屑的目光,阴阳怪气地说道,果然,这个办法屡试不爽,鸣人马上就上钩。

“你说谁过不了啊!!!哼!!不就是个中忍考试吗!!我鸣人大爷对付起来轻轻松松!”

小樱和卡卡西相视一笑,竖起大拇指,暗中称赞了一波:激将法,奏效。

“那么就这么定了,中忍考试就在下周,好好准备吧。”卡卡西看着正大嚷着“那种考试我才不需要准备得把哟!”,露出会心的微笑,看着已经褪去稚嫩的鸣人,卡卡西知道他已经和当初那个臭小鬼不一样了,但有时候她又觉得,其实鸣人一直都是那个臭小鬼,从来都没变过。

“说起来,佐助也还是下忍吧,他也要参加这次考试吗?”小樱脸上不禁一阵泛红。

“嗯,已经通知佐助了,参加这次考试对消除关于佐助那些不好的传闻也有帮助,嘛,尽管他不是很在意这些。”

“不过……他真的会来吗?”小樱双手不自觉攥紧,她的语气非常没有底气,自己暗恋这个人暗恋了十多年,但说到底,自己对佐助其实从来都不了解。

“放心得把哟!”鸣人铿锵有力地打断了对话,消除了他们心中疑虑。

“那家伙绝对会来的。”鸣人呲牙露出他标准的阳光的微笑,小樱一听,瞬间安心了下来,不知怎么,她就是觉得既然鸣人说他会来,那他就一定会来。或许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太阳一般热度的少年,这个照亮了佐助的黑暗的少年,是最了解佐助的那个人吧。

鸣人离开后,卡卡西看出小樱有些心事。

“没关系吗?你和佐助。”

小樱看向卡卡西,“诶?”

“你从小就喜欢着佐助吧。”卡卡西没有多说,他知道粉发的女孩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嗯。一直,一直都喜欢着呢,可是我是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因为我也曾在他陷入黑暗的时候放弃了他。”

卡卡西沉默着等着她的下文。

“更何况,”小樱看向鸣人离开的方向,露出会心一笑。

“那个照亮他的人,不正好好的在他身边呢吗。”

卡卡西看着说出这番话的小樱,若有所思了一会儿。

“说的也是呢。”

离开火影塔,已经是傍晚了,小樱沐浴着夕阳,走在第七班无数次走过的那条路上,路边走过去的一家家店铺,就好像他们走过的曾经的一幕幕。

是啊,自己也曾放弃过那个人呢,正如其他所有人一样。

小樱非常确定,自己是喜欢着佐助的,非常非常喜欢。只是这份喜欢,在佐助血淋淋的背叛面前,也失去了它的颜色,变得微不足道,不过如此。

自己没有资格对佐助说喜欢。小樱知道,在自己放弃佐助的那一刻,自己就没有资格了。

不知不觉走到火影岩附近,小樱止住脚步,望着那个总是被鸣人涂鸦的乱七八糟的颜岩,不禁笑了出来,随后又慢慢露出了一个欣慰的微笑。

是啊, 只有那个人,那个总是把当火影挂在嘴边的人,那个也曾背负所有的黑暗的人,哪怕与全世界冲突,哪怕向雷影下跪,哪怕佐助自己都放弃了自己,那个万年吊车尾,那个漩涡鸣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对佐助有过一丝放弃。

是鸣人 照亮了佐助。

所以大概只有鸣人能够陪在他身边吧,而且除此之外,佐助也不需要别人了,因为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要问为什么?

大概就像鸣人那誓言一般的答案一样

“因为我是那个唯一。”

小樱收回目光,露出了微笑,重新迈开步子,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

自己还有家呢。小樱想。而那两个已经失去家的人,彼此,是互为归宿的吧。

嘛~,我也应该向前看了呢。樱花般的笑容在夕阳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倾城。

今天的夕阳,似乎格外炽烈呢。





评论
热度(103)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