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鳴】爸爸-09

冰希羽: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九-離家出走


在忍心衝出去後不久,嵐看著佐助緩緩坐了下來,說實在話,這個老爸的表情實在太一號了,根本猜不出他現在正在想什麼。


「老爸,套你說的誰保證那些傢伙不會過來,我們不去追她嗎?」


「……先讓她靜一靜,之後再說。」如果她的個性是遺傳鳴人的話,暫時的冷卻會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但是這些佐助並沒有跟嵐說。


嵐將毛巾放在頭上,抬著頭看著佐助起身回房,再看了大門。


她的個性也太衝了吧,好歹也想想我們是不是會擔心她。


嵐嘆口氣的起身要回房去整理剛回來的行李,經過佐助的拉門,卻發現他正拿著跟鳴人小時候的合照。


他輕輕的摸著鳴人的位置,眼神卻是異常的溫柔,嘴裡喃喃的說著:


「你說,我該怎麼辦……」


嵐拉下毛巾,再次睜開眼簾是異常的堅定。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著,直到天出現魚肚白時,嵐拉開佐助的房門,對於自家老爸還沒睡並不感到訝異,因為他也是。


「老爸,晚上都過了,所以我要去找她。」


佐助盯了鳴人的照片一會,放了下來拿起忍包。


「一起去。」


之後他們把木葉忍者村分成了兩半,一人各找一半。直到街道上開始有人在走動時,他們在小公園集合。


「爸爸,你那有嗎?」


佐助搖了搖頭。


「我剛才有問出哨站,他們說一整晚都沒有人來過。」


「難道忍心有可以瞬間移動,或者是快速移動的秘術?」


佐助直直的盯著嵐,突然他揉了揉他的頭。


「長大了。我們去找卡卡西。」


「什麼啊。」


嵐沒有問為什麼要找卡卡西,但還跟著佐助一起移動。


「跟我借忍犬?為什麼啊?」


嵐跟佐助對看,頓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


三人間沉默的一會,之後嵐在佐助眼神示意下簡單扼要的跟卡卡西說起昨天發生的事情,而安靜聽著的卡卡西在嵐說完後輕敲佐助的頭。


「你還真有待加強呢。」


佐助瞪著他,卻沒有反駁。隨後卡卡西就很大方的召喚出帕克,但是隨著帕克的出現,暗部的人也出現了。


「暗部?」


「火影大人緊急通知各位,聽說有曉的人出沒在村子裡,請留在村子的忍者到各處巡視。」


佐助皺著眉,拍了嵐的肩膀。


「你就跟卡卡西一起行動,我跟帕克去找忍心。」


「可是……」


「我才不想跟小鬼頭一起行動。」


帕克在一旁邊搔癢邊說,讓嵐瞪了過去。


「我才不想跟你這隻狗行動,麻煩。」


「你這個臭小鬼!」


「臭也沒比你臭,不洗澡的臭狗!」


他們一隻狗一個人開始無視在一旁的三位大人槓了起來。


「好了,你們兩個,夠了。」


卡卡西把嵐拉過來,佐助則是拎起帕克跟他視線相等。


「嵐就麻煩你了,卡卡西。」


「趕快去找她吧。」


看著佐助的背影往間裡奔去,嵐的眼神很黯淡。


其實他也很想去找她。


希望爸爸能跟她溝通無誤。


先回到家的佐助立刻到忍心的房間,拉開她的拉門卻不由得一愣。


任何東西連動都沒有動過的痕跡,頓時間讓佐助很心寒,他隨意的拿了忍心的衣服給帕克記錄味道。


「怎樣,這樣可以嗎?」


「嗯……可以了,說真的,你要好好管管你的小孩。」


「……好。」佐助拉上拉門,嘆口氣,「我們現在可以去找她了嗎?」


「……嗯……有了!」


說完帕克立刻往門外跑去,而佐助隨後趕上,兩人跑過大門,經過商品街,繞過火影塔,之後佐助看到出村的門。


「在村外?!」


「我是跟著味道走。」


帕克邊聞邊回答,佐助心越焦急。真的,不要給我出事!


而帕克最後停下腳步的地方,卻是讓佐助震驚的地方──終結之谷。


「味道就在這裡沒有了。」


一人一狗環顧整個環境,完完全全沒有看到任何一絲跟人有關係的東西。


忍心,妳究竟在哪裡?


 


奪門而出的後,忍心完全下意識的使用秘術,而且是接連的使出,直到她精疲力盡的時候,她所在之地已經超出她的認知範圍了。


她大口喘著氣,腦海自動的浮現當她一進門後,桌上擺著碗筷及晚餐,椅子上還坐著像是放空但更像在等她的人。


那不是她一直很想要的家嗎?


腳微微向前移動,卻軟了下來的跌坐在地上。


在她懂事之後,回家後是冷冷清清的,連晚餐還要自己先準備,偶爾香月阿姨會在她回家之後出現,不過那也只是幫她煮飯而已。


而鳴人呢?卻是忍心已經上床睡覺,要她強忍住強力的睡意等到他悄聲開了她的房門後,這時候才有是爸爸回來了的安心感。


從小,每當忍心站在祈願池她都會許下「能回家看到爸爸」的願望。但是這個願望一直都沒有實現,每天開門都是空蕩的,冰箱內的食物都是她採買的。


家事自己做沒有關係,晚餐自己吃沒有關係,但是她希望只不過是在她回家時有人會跟她說你回來了。


這個願望好難實現喔。


眼淚不自覺的開始落了。低著頭的忍心看著泥地上有個一滴、兩滴的水珠,好一會才後知後覺那並不是下雨了,而是她忍不住淚。


為什麼說了那些話會讓她這麼想哭?


後悔?還是……一吐為快?


還是她對鳴人的控訴,但卻全發洩在一個毫無相關的人身上?


她不懂,也不想懂。


坐在地上休息一會的忍心,之後還是站了起來。她沒有大哭但眼淚就是無止境的流著,停不住。


她環顧著四周的樹林,最後藉由上空的月亮來分辨方位,最後直直往前緩步走著。


「沒想到……我竟然想不到要去哪裡……」


說完眼淚依舊掉不停,反而有加劇的情況。


「我……就這麼沒有容身之處嗎……」


出了樹林,她看到兩個高大的石像佇立在一到很長的瀑布旁,對立著。


她還在懷疑這裡是否是木葉的時候,突然她的身體一震。


糟糕!


忍心摀著右眼,她的世界開始由彩色漸漸褪色,最後火紅的讓她眼球劇動。


身上的溫度開始下降,她發冷的環抱自己的身體,藉由紅色的視線沿著水源邊艱難的移動。


絕對……不可以被發現……


她用盡身上的力量躲進終結之谷瀑布後方的洞穴,縮成一團。


快消失,這不是你該出現的時候,給我安份一點!


忍心一直在心裡唸著,臉貼著石穴裡的地面,卻發現自己的體溫已經比石面來的更低。


她咬緊牙齦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就算冷死,也不會讓你稱心如意。


『傍晚後一定要回到我所設定的地方,否則沒有特殊的結界會讓妳崩潰。』


鳴人的聲音在這時出現在她耳邊,而忍心搖著頭。


可是回到沒有人的空間才會讓我崩潰。


忍心縮成一團,眼淚溫熱的灼傷她肌膚。


我……想回去……


 




沒有人會在乎妳的存在,只有我,才是一直都跟著妳。


妳看,妳的爸爸,在妳進去忍者學校後,陪妳的時間有多久?


不要忘了,我,可都是一直在妳身上,陪著妳啊。


妳的生活、妳的朋友、妳的一切,我可都是看在眼裡,一同參與。


 


蠱惑的聲音一直繚繞在她的耳邊,她顫抖的摀著耳朵卻停不下那令她遊走於崩潰邊緣的話。


 


不是的、我才不要你的參與。


我討厭你,我恨你。


沒有你,我跟爸爸才不會在霧隱村,沒有你,我跟爸爸才不會有家回不得。


我知道、我都知道,爸爸是有多想回木葉,多麼想回到木葉的那個人的身邊。


沒有你,我才不會一直孤伶伶的!


 


忍心在心中怒吼完突然有股很溫暖的溫度把她從冰冷的地板抱了起來。她昏昏沉沉的半睜開眼睛,懵懂的看了前方,只見黑壓壓一片中有著鮮紅的圓圈,接著在「妳怎麼了」的聲音下,讓她安心的放鬆心情的陷入黑暗。


 


其實佐助只是賭賭運氣的來到瀑布的後方,沒想到一撥開湍急的流水就立刻看到倒在地上神情痛苦、摀住雙耳的人,他趕緊上前抱起她,一碰到她低冷的身體再看到她有些意識的眼眸,佐助試探性的說了句話。


「忍心,妳怎麼了?」


沒想到對方竟然在他一說完後就立刻昏了過去,當下,佐助二話不說先把身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趕緊抱著她回村。


「佐助,你抱的傢伙該不會是……」


「帕克,我得趕快回木葉。」


「好。」


忍心的溫度一直再降低,刺骨的冷意讓佐助抱她的手快沒有知覺,她的臉色完全沒有一絲血色,嘴唇漸漸泛紫,連心跳都越來越慢。


抱著這樣的忍心,佐助的心不只有焦急,更多的是自責。


一進到木葉的大門後他們立刻往醫院跑去,在經過家門口後,佐助的腳突然一停。


「不是要趕快帶她去醫院?」


帕克焦慮的回過頭催促佐助,而對方卻皺著眉,再慢慢的走回宇智波宅的大門。


「你在做什麼?」


「回……回溫了?」


佐助驚愕的看了帕克。


懷裡的忍心體溫一直在下降,但是在經過的時候竟然開始升溫,尤其是在家門口前更顯的明顯。


「帕克,可以麻煩你去請小櫻過來嗎?最好是連綱手大人都麻煩過來一趟。」


「那那傢伙呢?不送醫院嗎?」


「她……開始恢復體溫了。」


「哈?」


佐助將忍心安置好就在一旁等他們過來,沒多久首先回來的是嵐。


「老爸,你找到人了!」


「噓,小聲一點。」


「忍心怎麼了?」


一進來就看到躺在床上被厚重棉被包覆著的人,再看佐助的表情就可以明白發生什麼事情。


「是遇到曉的人嗎?」


佐助搖了搖頭。


「不知道。我找到她的時候就這樣了。」


佐助拿起體溫計,36.7度,恢復正常體溫了。


之後小櫻跟綱手兩人才神情不家的進來。


「聽說忍心離家出走,你這爸爸怎麼當的啊,如果她發生什麼事情的話,你怎麼跟鳴人交代啊。」


一進來小櫻披頭就是訓話,佐助嘖舌一聲。


「知道了,趕快幫我看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哈?什麼怎麼一回事?」


佐助不理會有些被憤怒迷失的小櫻,轉向一直沉默的綱手。


「我找到她的時候體溫異常的低溫,但是回到這裡卻開始升溫,氣色也都回來了,我覺得很奇怪所以想請您看一下。」


綱手沉思的將手放在忍心的眼睛上,再看了屋外的結界。


「我覺得……應該是要問她本人,或者是鳴人。」


她指了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內有忍術的痕跡,但是我並不知道那是什麼,總之等她醒來問她是目前的方法。」


「連綱手大人都不清楚的忍術。」


「我推測,可能是秘術的一種,畢竟世上的秘術千奇百種,能熟捻的運用目前我想只有忍心了。」


小櫻摸了摸她的頭。


「佐助,她是不是很久沒有吃東西了,我覺得她好像有些營養失調。」


「……」佐助想起她晚餐沒吃就跑出去了,現在又已經是下午了。「大概……有一天了。」


「一天?你不是已經養過一個小孩了,多一個就不知道怎麼養了喔?」


「不、才不是!」佐助驚慌的擺著手,最後煩躁的搔著頭。「我又沒有養過女孩……」


這話一出,讓在場的人一愣,接著笑了出來。


「好難得佐助這麼誠實。」


「原來老爸也有這一天。」


「哎啊,好害羞啊。」


「夠了喔,你們。」佐助微微一瞪他們。「不要再打擾病人休息了,你們可以回去做你們的事情了。」


綱手戳了戳他的眉間。


「小鬼,當人爸爸你還早得很呢,成熟點。」


「嘖!」


送走了其他人,嵐剛好要去火影塔確認明天的任務就順便跟綱手一起走,頓時間房間就剩下昏睡的忍心,跟佐助兩個人了。


他拉張椅子坐在她床邊,輕輕的撫著已經恢復溫度的臉頰。


現在忍心恢復變身前的模樣,金黃色的長髮披灑在枕頭上,臉上唯一跟鳴人不同點在於她沒有六道鬍鬚,但是佐助知道她睜開眼後一定會是個美人胚子。


女兒啊……之前都沒有想過除了嵐他們還會有第二個小孩。當初得知鳴人懷孕的時候,說實在的讓他們兩人錯愕許久,給綱手檢查後才知道原來鳴人的生孕能力竟然跟九尾息息相關,九尾的查克拉跟自然有很大的關連,以至於影響到鳴人身體的構造,進一步讓他有了跟女人一樣懷孕的構造。


只是……


佐助輕輕點了點她的鼻頭。


好險兩個小孩都跟九尾沒有扯上關係。


「但是……妳的個性到底是遺傳誰的呢?」


佐助輕輕摸著她的頭,眼神越發溫柔。


 


忍心睜開雙眼看到眼前的景象時錯愕了。


她,什麼時候回家了?她伸出手來要撐起身體,卻發現棉被扎扎實實的蓋在她身上,這時她疑惑的環顧四方,最後視線定在坐在椅子上熟睡的佐助身上。


難道……是他帶她回來的?


她睜著水藍色的眼眸看著他的睡臉,突然佐助張開眼睛讓她防不勝防的被逮著正著。


忍心不知所措的在床上把頭緩緩且生硬的轉了回去,看到她有些可愛的舉動,佐助伸出手摸著她的額頭。


「肚子餓了嗎?」


忍心小幅度的搖著頭時,棉被裡傳來咕嚕的聲音頓時讓她紅了臉。


「因為妳太久沒有吃東西,所以只能先吃流質的食物,我有先幫妳準備粥。」


佐助把手收了回去去拿床頭擺著的保溫瓶,忍心摸了摸還殘留著佐助體溫的額頭,咬了咬唇。


感覺壓在床上的重量減輕後,忍心才慢慢的轉過去,看著在矮桌旁乘著粥的佐助,再看著佐助把她拉了起來。


「小心,慢慢吃。」


佐助把碗放在忍心的手裡,便坐回椅子上。忍心盯著手中的碗,遲遲沒有動手。


這是……第一次……


忍心慢慢的一口接一口的吃起來,清粥沒有什麼味道,但卻讓她吃得很溫暖。


「還要嗎?」


「謝……謝謝。」


佐助起身揉了揉忍心的頭髮,用手輕輕拭去她嘴邊的粥再拿走碗去幫她再添一碗。


「不用客氣,多吃點,我有煮很多。」


「為……為什麼……」


「哈?」


佐助微側著頭看著忍心,有些不懂她的問題。


「我對你發脾氣,你應該是要生氣啊,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佐助沒有回答她,而忍心低下頭抓緊棉被。


「我還賭氣不回來,你……你為什麼還要找我……我、我又不是你的什麼。」


佐助嘆口氣,拿著碗坐在床上。忍心緊張的閉起眼睛,等待著佐助下一步的懲罰,但是佐助只是摸摸她的頭。


「對一個病人生氣,這樣太過份了。」忍心不敢置信的看著佐助的側臉。「因為我們的觀感不同,有爭執是正常的,如果要我生氣的話,我應該是對自己沒辦法跟妳溝通的感到挫折。」


佐助輕輕的說著,視線卻看向遠方。


我……一直無法跟人好好溝通……對吧,鳴人。


「再說,妳是我的女兒啊,有家不回當然就是要去找妳啊,如果妳在外面出事情的話誰負責啊?」


忍心第一次見到溫柔對她笑著的佐助,她愣愣的跟他相望。看她一瞬也不瞬的盯著他看,佐助把她拉進懷裡,安撫似的摸著她的頭以及背。


「很抱歉在妳成長的時候我沒有參與到,我知道只有一個人的感受是什麼,我不能說鳴人做的都是錯的,因為他一定也是想早一點回家看妳,把妳拋著孤單一個人是我們的錯,但是,至少從現在開始,讓我對妳好,好嗎?」


忍心的腦袋突然一片空白,她唯一能感受到的就只有她心臟噗通噗通的跳著,等佐助把她眼角的淚拭去時她才發現她哭了。


從來沒有人……因為他的錯而對她好,這個懷抱太過於溫暖了,爸爸也是這樣想的嗎,所以才沒有帶我回霧隱村?


「可是……我……」


「不要想太多,妳先好好休息,什麼事之後再說也不遲,是吧。」


忍心眨了眨眼,有那麼的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好幸福。佐助摸她的手跟爸爸的不一樣,很大也很冰,但都給她安全感。


突然忍心在佐助要起身下床時,快速的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再迅速躺回床上背對著他,佐助愣愣的摸了被親的地方,笑了。


「午餐好了我在進來叫妳起床。」


忍心沒有說話,只感受到背後有人幫她拉好棉被,在長髮的遮掩下,佐助離開前並沒有發現她發紅的耳朵。


她在衝動什麼勁啊!


忍心雙手摀著臉,企圖要降溫。






-----作者的話------


沒有人的家真的讓人沒有安全感.....
因為體驗過,所以寫起來真的感觸許多。


可憐了忍心,為了讓他們能早早的離開霧隱村,鳴人犧牲了跟忍心相處的時間;辛苦了佐助,在不懂忍心之前發生的事情下,身為爸爸,除了接受還要包容。


爸爸付出很多,但往往是默默的,儘管會讓孩子誤會還是要做,這就是我所認知的爸爸。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14)
  1. Yvonne.T冰希羽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